最新新闻

光大行政楼可吃猪肉喊饮胜?林冠英“仙”华人

光大行政楼可吃猪肉喊饮胜?
林冠英“仙”华人

林冠英非但只敢在中元宴上“仙”华人,过后不敢再公开提槟州政府的光大行政大厦允许喝酒吃猪肉,他甚至连骂禁办2017年啤酒节扫吉隆坡市政厅,也不敢在马来记者在场时骂。连骂吉隆坡市政厅都不敢让马来报记者知道,你还相信林冠英会允许非回教徒在槟州政府的光大行政大厦各层楼内喝酒及吃猪肉?

心疼林冠英被网民围剿 无耻文人骂中文报煽动

心疼林冠英被网民围剿
无耻文人骂中文报煽动

林冠英在9月15日早上,当槟城发生近年来最严重的大水灾时,他竟然还讲鸟话说:“沒有影响交通的,就不是真正的土崩”,结果给网民屌到屁股开花。因为讲鸟话被网民围剿,“红豆兵”都不敢开声,偏偏却有2名前新闻从业员却冲出来骂各中文报,恶意的放大水灾灾情,煽动民心,害到他们的神林冠英万箭穿心,前后左右被夾攻。

水灾、外劳村、污水 林神送威南三大礼物

水灾、外劳村、污水
林神送威南三大礼物

爪夷已不是第一次面对大水灾,在2015年12月15日,爪夷河也氾濫成災,水高3尺,造成槟怡公路道路中断,交通瘫痪。槟城人都知道,由林冠英领导的槟州政府绝对不会承认是因为过度发展或治水计划失效引起的。之前槟城几次大水灾时,槟州政府不是赖超级大月亮,就是赖涨潮,不然就是赖雨水量过多。而这次呢,是赖吉打河的河流暴涨,洪水流向威南所致。

阻宗联委接收名英祠产业  “义兴”好汉出不肖孙

阻宗联委接收名英祠产业
“义兴”好汉出不肖孙

根据林冠英在7月8日发出的文告,高庭于1909年1月7日裁决,爱情巷50号产业的信理员名单中,并没有Philip Chee的祖父朱春玖名字。朱春玖只出现在名英祠以及名英祠另一个位于皇后街的产业(洛168,目前为蜜枣店)的信理员名单中。而当年Philip Chee的祖父朱春玖是自愿将名英祠交给宗联委会的,不知朱春玖老先生泉下有知,会不会痛骂这个违背祖训的不肖孙Philip Chee?

安华死抱着伊党不放 林冠英挨闷棍苦难言

安华死抱着伊党不放
林冠英挨闷棍苦难言

张木钦先生说得对,安华的蓝眼与月亮其实是天然的盟友,是最佳情侣,华人只是一厢情愿的以为安华坐了几年苦牢后,就已放弃他欲建立回教国的梦。所以说,安华支持“联伊”是不令人惊讶的,而令人惊讶的是,公正党现在是公然违抗希盟最高领导层的决议,要与倾向希盟敌手巫统的伊斯兰党合作,林冠英竟讪讪的说,这是公正党的家事,他不便评论。

受教育部气却惩罚华校 林冠英度量不如沈志勤

受教育部气却惩罚华校
林冠英度量不如沈志勤

双溪里武华小是地一间全津学校,就是校地不属于学校董事会的政府学校,教育部不允许移交支票仪式在学校进行,董事长也没办法,林冠英何苦为难董事长呢?林冠英要鸟教育部,没有人有异议,但他却惩罚双溪里武华小,就令人不能苟同了。

老婆公司赚钱却骗称亏损 黄伟益迟早变彭文宝2.0

老婆公司赚钱却骗称亏损
黄伟益迟早变彭文宝2.0

一间缴足资本只有10令吉,且于2013年才成立,加上负责人又不是科班出生的产业管理公司,竟能管理53项高楼计划(一个高楼计划至少有二栋以上高楼,所以是数百栋高楼),且还设在“百万富翁街”的Penang Garden,付得起每个月8000令吉的租金,你真的相信这是奇迹?

林冠英指使文秀外孙 赶绝“风水婆”前助理

林冠英指使文秀外孙
赶绝“风水婆”前助理

陈志聪与行动党领袖的牙齿印很深,特别是郭素沁更是恨他入骨,当陈志聪于6月22日召开记者会,引用《槟城头条》的报道,指《光华日报》与《光明日报》在受到林冠英的压力下,“冷处理”金钱游戏集团MBI被调查的新闻时,郭素沁马上叫林冠英“拨个轮”给其金主骆文秀外孙林建成,指示《光华日报》找律师对付陈志聪。

反贪会随时翻查旧案 黄泉安要洗净屁股了

反贪会随时翻查旧案
黄泉安要洗净屁股了

话说槟州行政议会在2014年10月间突然委任曹观友出任槟州宽频网络事务负责人,全权负责州內宽频网络的提升工作,架空被林冠英委为槟州发展机构电讯服务有限公司(PDC Telco)董事主席的黄泉安职权,而根据《槟城头条》探悉,原来是因为黄泉案被人发现“手脚不干净”。

跌倒爬起论不只针对邓章耀 黄伟益暗损林氏父子

跌倒爬起论不只针对邓章耀
黄伟益暗损林氏父子

很多人都认为黄伟益代槟州行动党主席,也就是巴当哥打区州议员曹观友向邓章耀下战书,是要借刀杀人,协助林氏父子除掉曹观友,以便当林冠英贪污罪成入狱后,不能跟林冠英的老子林吉祥争槟首长。不过,根据老火箭向《槟城头条》分析,虽然黄伟益确实有这个心计,但他还有一层用意,就是偷偷踩林吉祥和林冠英父子一脚。

当年偷抽郭金福后腿 林吉祥假惺惺真恶心

当年偷抽郭金福后腿
林吉祥假惺惺真恶心

林吉祥当初只是叫郭金福暂时坐上秘书长宝座一届,待林冠英出狱后将秘书长的宝座交还给林冠英,没想到郭金福一坐上去就限制秘书长任期,结果在2004年大选,郭金福在竞选行动党的堡垒区马六甲市区国席时落选了。不必审也知道,要不是被党内人偷抽后腿,郭金福是绝对不可能在行动党的堡垒区败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