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09a1

编按:《槟城头条》接到一名自称是单亲妈妈的林女士致给槟首长林冠英,有关其车子在某个晚上被市政厅执法人员拖走后,她所面对的种种问题的公开信。本网站特此将这封公开信原文照登,希望能引起林冠英或槟岛市政厅的关注。

尊敬的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先生,

您好,我姓林,是一名独力抚养一名年方一岁半幼子的单亲妈妈。

我写这封公开信给首长您,并不是要指责槟州政府或槟岛市政厅,只是想让您了解,我们这些小市民,特别是单身女人在晚上车子被拖走时所面对的种种问题。

我是在不久前的一个晚上近10点才发现孩子的奶粉已喝完,于是就匆匆忙忙的抱着孩子,驾车到车水路GIANT超级市场买奶粉。

首长先生您应该知道,我们单亲妈妈的收入不多,为了省几块钱的停车费,是不会把车子驾入GIANT的停车场的,所以我当时就转入NAGORE ROAD找路边停车位,可是因为这一条路餐厅林立,周六晚上食客很多,整条路的路边停车位都停满车,结果我只好转入新世界饮食中心旁的道路找停车位,可是同样的,这条路的所有路旁停车格也停满车辆。

由于已近晚上10点,GIANT超级市场快要关店了,我在情急之下,只好铤而走险,将车子停放在没划上停车格的马路旁(不是消防栓前面),然后抱着孩子快步走向GIANT超级市场。

而当我买了奶粉,抱着孩子走回去取车子时,发现我的车子已不见了。

我当时以为车子是被人偷走了,吓得惊惶失措,过后才发现我停放车子的路上贴着一张纸,写着:我的车子因违例停放,已被市政厅执法人员拖到加马超级市场后面的市政厅执法组办公楼,我必须到上述地点缴付罚款才能领回车辆。

倒楣的是,因为匆忙出门,我忘记带手机,无法即刻向家人朋友求救,而且我身上又不够钱拦德士,加上我怀中的孩子因过了喝奶时间而正开始闹着,结果我只好硬着头皮,抱着孩子往加马超级市场后面走去。

所谓屋漏正逢连夜雨,当我们母子俩才走到车水路的马电讯公司处,老天竟然下起雨来,虽然雨势不是很大,但试想想,在一个下着雨的晚上,一个女人抱着一岁半的幼儿走约2公里的路,是多么的悽惨啊!

首长先生,坦白说,我当时是又急又气,我在想:我又不是犯上什么淘天大罪,槟州政府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虽然州政府每年都有给我100令吉单亲妈妈援助金,但无法弥补这一晚上的创痛。

还有,首长先生,我在市政厅执法组那儿借电话打给家人,以取钱来领回我的车子时,一个来自吉隆坡的家庭老中少5名家族成员也正在那儿付款索回车子。

这个陈姓家庭游客向我埋怨,他们是把车子停放在车水路的小巷,然后到青屋吃槟城著名的福建面,回来时发现车子不见了。

他说,由于人生地不熟,不知道市政厅执法组办公楼在那里,结果只好扶老携幼的冒着雨,一路走一路问人,好容易才摸到这儿。

虽然我和吉隆坡陈姓一家都承认,我们将车子停放在没划上停车格的路旁是我们不对,但我们在想,槟州政府及市政厅难道就不能以比较有人性的方法来解决问题?

我的车子与陈姓游客的车子,都不是停放在大路,我们只是停放在没有划上停车格的小路及小巷旁,根本不会阻碍交通,市政厅为何不能从轻发落,如锁上车轮惩罚,为何要将整辆车子拖走,令我们摸黑冒雨走一两公里的路去取车?

我们都认为,在无法为驾车人士提供足够的停车位情况下,槟州政府就任由市政厅采取严厉的拖车行动,甚至连晚上、在小巷也照样拖车,是很不近人情的做法,完全不理会车主在车子被拖走后求助无门的恐慌,以及在路旁等候亲友前来施救时,生命与财务面对威胁的情况。

身为一名单亲妈妈,我对槟州政府每年有盈余而可以派送100令吉资助我而感恩不已,不过,首长先生,如果州政府的盈余是从鱼肉人民而来的,我宁可不要这100令吉。

由于我是在极度失望、痛心下写这封信给您,行文用字可能有对您不敬之处,但希望首长先生您能见谅。

并祝,政安

林女士上

2015年12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