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20a1

当年,纳吉改组内阁时,马哈迪讥讽说:“只有纳吉以为新内阁好料,但民间绝对不会同意纳吉的看法”。

其实,林冠英领导的槟州行政议会,在槟城人眼中何尝不也是一批尸位素餐者?

不过,也难怪10名行政议员“行行企企、食饭几味”,因为林冠英非但不时干预各行政议员的职务,在每周三或周五召开的州行政议会上,林冠英更是惟我独尊,只有他讲,行政议员们只有听以及附和的份儿。

在这种情况之下,试问,10名行政议员怎会有作为?

所以有人说,槟州行政议会根本就是林冠英一个人的行政议会。

且看看10名行政议员如何“行行企企、食饭几味”;

彭文宝:掌管槟州的环境事务,却任由林冠英的金主们破坏槟州的山与海,结果他自己的行动党同僚丹绒武雅区州议员郑雨周会在2015年檳州行政议员关键绩效指標中,只给他48分,也是最低分的行政议员。

林峰成:掌管极重要的基本设施部门,一年365天都没召开记者会交代其部门的事务。整天只会缠着房屋发展商,软硬兼施的要他们给予他购买的房屋打折扣。

章瑛:之前是以为弱势的中性人争取权益的斗士姿态出现,可是在坐进光大行政楼后马上换了另一张嘴脸,在郑雨周好不容易争取到成立“跨性别委员会“后,章瑛因为担心会引起回教徒不满,竟然拒绝领导这个委员会。除外,就只因为槟城青年理事会主席林瑞木是马华党员,她就终止给予该理事会自1987年起所获的常年拨款,造成该理事会23个会员组织,包括拥有百年历史的童军协会、女童军协会、圣约翰救伤队、佛教青年团共逾20万名会员的多个活动受到影响。

罗兴强:撞板多过吃饭,2008年10月及11月办的“东南亚文化及美食展”以及“世界网球王锦标赛”已是笑话了,2010年将龙舟比赛从水坝移师到暗流汹涌的五条路海域、更导致钟灵中学损失6条宝贵人命!而原本每年办2次的槟州国际龙舟赛,因国内外参赛队伍从35队减至18队,而不得不改成每年只办一次。

罗兴强惟一的“成功”,就是养出一个在吉隆坡一家高级夜店开100瓶香槟庆祝生日的儿子!

拉玛沙米:整天只是针对扣留犯猝死在扣留所事件,开记者会炮轰警方及内政部,对本身所掌管的事务全不理,包括槟州资讯自由法令的资讯申请费,每项高达100令吉不闻不问。

佳日星:对发展商在可负担房屋里附加“隐藏费”视若无睹,且非但只批准文秀及宏升集团可在公开市场售卖他们所建的2万5000个可负担房屋单位的30%给不符合资格的人士购取,且还允许林冠英的这两名金主在每英亩土地兴建160个单位,比所规定的87单位多出73单位!

阿都马烈:因为很会“婆”林冠英,而被人称为“阿都马烈BIN林”。由于只懂HALAL的东西,所以开记者会永远只是讲HALAL,搞到非但中文报,连马来报也不采访其记者会,结果只好“TUMPANG” 林冠英的记者会开记者会。

莫哈末拉昔:因胆小怕事,给林冠英欺上头。在公正党5名后座议员放弃投票事件上,针对林冠英硬指公正党闹兵变,党鞭王敬文此举是要抢第一副首长职一事,拉昔在发文告澄清时竟不敢斥责林冠英挑拨离间,甚至连林冠英的名字也不敢提 ,只弱弱的说“报章报道有一股势力欲夺我副首长职,是完全不正确的。。。”

阿菲夫:对林冠英也唯唯诺诺、敬若神明,林冠英明明对5 名公正党后座议员恶言相向、破口大骂,阿菲夫却睁着眼睛说瞎话,指林冠英并没有指责5名公正党议员,只是媒体抄作。

无论如何,10名行政议员中,还是有一人的表现是值得一赞的,此人就是曹观友了。

在曹观友管理下,槟岛市政厅的财政状况年年都有盈余,威省市议会更反亏为盈呢!

曹观友除了工作表现佳,他也可说是10名行政议会中比较有良知的,他不久前更在他的《友情友义》专栏 –《决定就是决定 》里直言,购买马赛地官车给首长、妈祖岛的争论和秃头山事件,都是错误的决定!

除外,他更不畏惧林冠英的金主们,在5月间召开的州议会里建议州政府,考虑严惩非法开发的发展商,一旦发现,将所申请的计划冻结5年至10年!

他甚至建议城市和谐、房屋及地方政府部,研究及修改1974年道路、沟渠及建筑物法令,提高刑罚,将罚款提高至百万令吉,以及监禁5年至10年,以便更有效对付非法开发土地的发展商。

不过,随着在槟州行动党党选时,自己的将员个个被林冠英派系砍下马,只剩下自己孤军一人后,曹观友不得不低头,在槟岛南部填海事件上充当林冠英的马前卒,诚为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