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31a1

由于2015年精彩事件连连,《槟城头条》在难于取舍下“加码”,给网友多送上另两则槟城人这一年不能不知道的事。

7.只敢砍三成伊党乡委。不敢动沙力曼一条毛
虽然伊斯兰党大会在6月间通过与行动党断交的决议,但行动党却迟迟没对伊党做出相对的反击。

以林冠英为首的槟州政府是迟至11月才“指示”300名伊党槟州乡村发展及治安委会成员停职,却没革除另798名伊党乡委会成员。

尤有进者,林冠英还表示,他仍将州内唯一的伊党峇东巴西州议员沙力曼视为槟州政府的一员。

8.只因3只狗染疯狗症。林冠英杀绝全槟野狗
当玻璃州在9月间传出疯狗症后,林冠英却如临大敌般下令对全槟野狗赶尽杀绝,一犬不留!

虽然专家向他表示,猎杀野狗是不能有效疯狗症的问题,但林冠英已杀得性起,听不进耳,非要杀完全槟野狗不可,即使在事过2个月,疯狗症疫情告缓下,他还是不肯解除杀狗令。

而最后证实,全槟只有3只狗的疯狗症呈阳性,但从9月至10月,槟兽医局及市政厅共扑杀了2224只流浪狗及2只家狗!

由于杀狗令直到11月仍未解除,200名爱狗人士在11月23日中午顶着烈阳,从利华路启步,以三跪九叩的方式,一路走光大以请愿书给林冠英。

林冠英冷血的屠杀流浪狗,非但在槟城激起民怨,连香港民众也感到愤慨,并于10月4日走上街头抗议林冠英杀狗贱视生命。

9.缺席国会防恐法案投票。林冠英拒解释七骂记者
针对行动党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因缺席国会2015年防范恐怖主义法案记名投票,而在面子书作出解释,《中国报》北海记者在4月14日询问当天也缺席国会的林冠英时, 林冠英非但掉头就走,更七次大骂《中国报》女记者:欺善怕恶

当时,《中国报》记者只提到“刘镇东”三个字,林冠英马上打岔说:“夠了,夠了,我知道你要问什么”,然后连续对《中国报》记者骂了7次“欺善怕恶”。

根据陆兆福早前的解释,2015年防范恐怖主义法案记名投票时,该党37名议员当中,唯有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与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缺席,两人当时身在澳洲。

刘镇东过后在面子书上解释说,他是到澳洲布里斯本为第3届旅澳马来西亚学生峰会演讲,文中没有提及林冠英。而林冠英至今仍没有针对其缺席作出解释。

《中国报》记者和林冠英的对话如下:

记者:CM,我还可以问问题吗?关于刘镇东已经针对……

林冠英:够了…够了…

记者:CM,你应该要给Penjelasan(解释)的。

林冠英:你们不要欺善怕恶啦!
……又在欺善怕恶,欺善怕恶
……我跟你讲,你欺善怕恶
……我们都已经解释了,你不满可以再问,可是你有问其它人吗?
……欺善怕恶就是这样!

记者 :可是人家已经在FB(面子书)解释了,你呢?

林冠英:没有,欺善怕恶,就是欺善怕恶,朋友,对不对
……你一直要挖挖挖
……先登我今天讲的
……你又不是第一次问这个问题

10.公正党5议员放弃投票。林冠英挑拨离间计不成
巫统浮罗勿洞区州议员莫哈末法力于11月19日在槟州立法议会上针对槟州填海工程提出的动议,虽然在23票反对,10票支持及5票弃权下不获通过,但令人讶然的是,其中一张支持票是来自行动党丹绒武雅区州议员郑雨周,而更令人震惊的是,公正党的所有后座议员,即诺丽拉、王敬文、谢嘉平、李凯伦及再也峇兰5 人,竟然放弃投票!

五人此举当然激怒了林冠英,他非但恶意的形容这是公正党的”内部兵变”,更将矛头指向公正党党鞭王敬文,指王敬文此举是要抢拉昔的槟第一副首长官位。

虽然林冠英在挑拨公正党内乱不果后,就一直对公正党5名议员口诛笔伐,谩骂不休,要公正党对付此5 人,不过公正党始终坚持5人没做错,不对他们采取任何行动,令到林冠英气结。

10+1.三成可负担屋可公开卖。文秀/宏升集团享特权
被视为林冠英金主的文秀集团与宏升集团,非但在完全没有建路的经验下获得林冠英授予槟州交通大蓝图下的所有交通基建工程,他们更如土著般享有特权,可随时在公开市场售卖所建的2万5000个可负担房屋单位的30%,给不符合资格的人士。

民政党槟州青年团法律及公共投诉局主任卢界燊在12月2日接获投诉,指这两家发展商当中,其中一个被允许保留30%的可负担房屋单位,待屋价调涨时才以更高昂的价格将这30%的单位在公开市场上售卖。而另一家发展商则获允许聘请产业代理在公开市场售卖30%的可负担房屋单位,每个单位的售价可高达50万令吉。”

最令人不满的是,竟然有拿督级人物可购买这些原本只提供予中低收入者的可负担房屋。

更甚的还是,文秀集团与宏升集团还获准,在每英亩土地兴建160个单位。

根据前朝州政府于2007年通过宪报颁布的槟州结构大蓝图,每英亩土地只能建30个单位,而民民联执政后,于2010年把30个单位提升至87个单位。

如今,文秀集团及宏升集团更获优待,每英亩可建160个单位!

10+2.黄伟益借故弄走青联委。让黄继昇占领新春庙会
身任槟城新春庙会大会主席的行动党丹绒武雅区国会议员黄伟益,在11月15日突然向义务承办2015年新春庙会的槟州各姓氏青年团联委会发难,怒骂拒绝再承办2016年新春庙会青联委“不成体统、非常不孝”。

青联委过后召开记者会,针对黄伟益的恶言发表11项声明痛数黄伟益后,大家这才知道,原来问题出在黄伟益不满青联委动用2万令吉来慰劳义务参加槟城新春庙会的逾80个团体,以及大约300名志愿工作人员,于是就借故指因为青联委会去年办新春庙会的账目不完整,所以他才一直不发放余款(原本答应给70万令吉,最后只给68万令吉)。

不过,黄伟益最近在记者追问下不小心“鬼拍后尾枕”道出另一个原因,原来他找青联委的碴,并不是心疼拿2万令吉公款来慰劳参加槟城新春庙会的逾80个团体,以及大约300名志愿工作人员,而是他要让TLM公司董事经理黄继昇承包2016年的新春庙会,

黄继昇就就“占领土库街”的节目策划人也。

说起“占领土库街”,槟岛市政厅原本是在每个周日上午阶段将土库街及临近几条路关闭,以让市民可在那儿漫步或骑脚车,但最后却被黄伟益骑劫,然后交给黄继昇把无车区改成“占领土库街”。

黄继昇“占领”无车区后,就拼命让贩商在那里摆档做生意,而他就向贩商收费,所以黄继昇的TLM公司这几年来赚到盆满砵满,但槟城市民,特别是小孩却从此失去每个周日上午可在土库街自由自在的骑脚车机会。

而在食髓知味下,黄继昇又想染指有70万拨款的新春庙会,结果黄伟益就故意激怒青联委,令青联委拂袖而去,不承办2026年度的新春庙会,如此一来,新春庙会就被黄继昇占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