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26a1

歪曲他人善意批评,自我为中心! 林冠英患偏执型人格障碍症

对他人深度不信任和怀疑、歪曲他人的善意批评而敌意以对、完全以自我为中心,林冠英恐如希特勒般,患上“独裁者的病”–偏执型人格障碍症(paranoid personality disorder)!

《槟城头条》根据林冠英这几年来的言谈举止请教槟城一名刘姓心理病专科医生时,刘医生认为,当一些人在突然拥有绝对的权力时,很可能会患上这种心理病。

他说,古今中外很多独裁者,如第二次世界大战头号战犯希特勒、苏俄大独裁者史达林,以及日本侵占亚洲的主要推手丰臣秀吉,都患有偏执型人格障碍症,所以此心理病也称“独裁者的病”。

刘医生说,患上偏执型人格障碍症者会有以下症状:

1.表现固执、敏感多疑、过分警觉,心胸狭隘,好嫉妒;
2.受到质疑会出争论,诡辩,甚至冲动攻击和好斗;
3.常有某些超价观念和不安全、不愉快、缺乏幽默感;
4.经常处于戒备和紧张状态之中,寻找怀疑偏见的根据;
5.歪曲他人的善意批评而敌意以对;
6.极度自以为是,并且完全以自我为中心。

刘医生向《槟城头条》表示,从上面6个症状来看,他几乎可以诊断,林冠英确实很有可能已患上偏执型人格障碍症别,因为前4项症状,林冠英无一不缺乏。

至于第5项:歪曲他人的善意的批评而敌意以对,更是有例可寻————林冠英把所有英巫文报,甚至连一向支持他的中文报都视为国阵媒体,完全不能接受任何媒体的批评,一批评他就被指是国阵媒体!

刘医生告诉《槟城头条》,林冠英有这种心态,除了是因为他一夜之间从一名“监趸”,变成拥有绝对权力的一州首长,结果患上偏执型人格障碍症之外,相信也与林冠英认为自己曾坐过“冤狱”而深感委屈有关。林冠英认为,由于自己坐过“冤狱”,每个人都亏欠他,所以沒有人可以批评他。

实际上,林冠英非但把所有批评他的传媒都标签为国阵媒体,甚至连自己的行动党领袖批评他,他也标签他们亲国阵。

比如黎汉明就因为批评林冠英而被林冠英形容为“披着火箭外衣的国阵”!

黎汉明虽然是曹观友的人,但对行动党忠心耿耿,当年行动党在槟城输到“扑街”,找不到候选人上阵行动党特黑区彭加兰哥打州选区时,黎汉明为了不让国阵在这个选区不劳获,连续两届大选(1999年和2004年)昂然的上阵充当炮灰。

可是林冠英却不珍惜黎汉明的牺牲,就只因为黎汉明对党候选人遴选机制提出看法,林冠英就容不了这个“二郎神”,把黎汉明当成“披着火箭外衣的国阵”来打,令黎汉明一世都不能翻身。

当黎汉明针对林冠英送他这顶“大帽子”而抱屈的在面子书上贴文指“秘书长的言论是一个充满恶意 ,歪曲党员以事实批评和无法令人接受的行为”时,行动党丹绒武雅区州议员郑雨周因为在黎汉明的面子书上留言,指“不良示范领导言论、缺乏信心与民主精神”,结果也触犯“神明”。

最糟的还是,郑雨周又整天喊首长两届制,以及大力反对林冠英金主们的山坡发展计划,特别是一再痛骂林冠英“大护法”阵国平锄出一个秃头山来,更令林冠英对郑雨周从头憎到落脚,所以当郑雨周指有集团没放弃在槟城设立赌场的念头,林冠英马上就大骂郑雨周如巫统党员般,发表诬赖的言论。

林冠英除了有偏执型人格障碍症的第5项症状,他还有第6项症状,即:极度自以为是,并且完全以自我为中心。

每个人都知道,林冠英无论对行动党领袖及党员,或对自己同僚下属,总是目空一切,狂妄自大、独裁专政,但很少人知道,原来他对自己的太太也如此。

最近面子书上有流传一篇题为“重新认识林冠英”的文章,就指林冠英对自己的老婆也跟对他的党员同僚下属一样呼呼喝喝。

林冠英老婆周玉清是一名执业律师,学历比只在会计系毕业,但因没经过实习,不算是会计师的林冠英高很多,但林冠英却视她如无知的愚妇。

根据有关文童,当年周玉清代林冠英守住马六甲榴槤老溫州议席后每次召开记者会时,全程都是由林冠英发言,周玉清只有陪坐的份儿。林冠英还在记者会上特别交代记者,重要课题必须以他名义发表,至于小课题就写是周玉清说的。

这篇文章更爆料说,有一次晚宴,周玉清受邀上台演讲,林冠英突然走到台下,指著周玉清破口大骂,指她不该这么说說,应该跟他这么说,令全场人士都傻了眼。

刘姓心理病医生最后通过《槟城头条》劝告林冠英,有病须从浅中医,因为偏执型人格障碍症的经过是漫长的,有些患者终生如此,有些患者恶化变成患上妄想/偏执型精神分裂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