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12a1

学雪兰莪前州务大臣基尔当年购买“基宫”招式,林冠英以280万买下市价420万的“林宫”

根据《槟城头条》接获的一份机密文件显示,原来林冠英是早在去年8月中就已悄悄向其屋主彭小姐买下他一家大小租住了6年的宾鸿路独立式大洋楼,而土地转换手续则在去年10月21日才完成。

当中最值得关注的是,林冠英所呈上的官方文件虽然注明,估价师是将该洋楼的市价定为420万令吉,但林冠英真正付给彭小姐的,却只是280万令吉。

这印证了《槟城头条》日前所指的,“林宫”的原主人彭小姐是以“友情价”,半卖半送的将洋楼转让给林冠英。

而林冠英的这个手法与基尔当年以350万令吉购买原价650万令吉的莎亚南SUASA 7/1L路第8及第10地段的两片土地,以及一栋房屋以建“基宫”,根本是同出一辙。

除外,“林宫”与“基宫”还有以下另一个共同点。

当年也是雪州发展机构主席的基尔,是向该机构属下的承包商DITAMAS有限公司的董事三苏丁购地买屋以建“基宫”。

而林冠英现在则是向购下槟州政府位于再纳阿比丁路山竹园人民组屋地段的发展商彭小姐,买下其独立式大洋楼充“林宫”。

这也是说,“基宫”的原有地主与屋主三苏丁,以及“林宫”的原有屋主彭小姐,明明知道本身与作为公务员的基尔以及林冠英有公务关係,但他们还是分别以低过市价售卖地段与豪宅给基尔与林冠英,这难逃行贿之嫌。

不过,林冠英的“林宫”与基尔的“基宫”还是有一个不同的地方。

“基宫”的原地主与屋主三苏丁,是被迫以低过市价卖地卖屋给基尔,所以他最后获得控方撤消控状,并转为污点证人指证基尔,结果基尔最后被判罪名成立,监禁12个月,而其“基宫”则被充公。

现在,如果“林宫”事件不幸闹上法庭,就不知道林冠英的“头马”彭文宝,是否能说服他的堂妹彭小姐,别转为污点证人指证林冠英?

不过,彭小姐似乎不是被逼以低过市价将本身的豪宅卖给林冠英,因为林冠英过去已给了彭小姐不少的好处,比如山竹园地段的市价,当年每平方尺是600令吉,但林冠英只以每平方尺250令吉,将该地段贱卖给彭小姐。

除外,林冠英也在未公开招标的情况下,将槟威两地的四个外劳村工程交给彭小姐呢。

《槟城头条》之前已报道,林冠英已批准彭小姐及其哥哥彭亦骢在峇都茅两块地建各拥5000单位的外劳村,并在峇都加湾建一座拥3000单位的外劳村,以及在柔魯建拥1万2000单位的外劳村,两岸四地共建2万5000单位的外劳村。

而彭氏兄妹在槟威两岸四地所建的外劳村,据知每单位将以300令吉的租金租给外劳居住。如果一个单位住10名外劳,那么彭氏兄妹每个月就可狂收近7500万令吉的租金!

所以说,林冠英的“林宫”是他与彭小姐在“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情况下转手的,与三苏丁被迫以低价卖地卖屋给基尔建“基宫”是不同的,林冠英一旦不幸出事,彭小姐本身恐怕也难于幸免,不能转为污点证人。

相信很多人都不明白,林冠英不是一向很精明的吗?他怎会犯下这么低级的错误,明明知道彭小姐与自己有公务关系,为何还敢以低过市价向她买下豪宅充“林宫”?难道林冠英忘了基尔的前车之鉴?

不过,既然林冠英一直口口声声指自己“从不吃钱”,我们就且等着他一旦不幸被控上法庭时,看他怎向法官解释,他是以280万令吉,还是420万令吉买下“林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