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15b1

槟城著名的人权与社会运动份子,也就是醒觉运动财政阿尼尔聂多(Anil Netto),最近在《大马内幕者》新闻网站撰写了一篇名为“我反对槟州交通大蓝图的7个理由”,在槟城舆论界引起热议。

由于阿尼尔聂多的论点鲜明,论据确凿,论证严密,这篇鸿文目前已在社交网上疯传,被反对槟州交通大蓝图,特别是反对填海计划的环保份子奉为圭臬。

阿尼尔聂多反对槟州交通大蓝图的7 个理由是:

人权与社会运动份子阿尼尔聂多(Anil Netto)
人权与社会运动份子阿尼尔聂多(Anil Netto)

1.成本不断膨胀:槟州交通大蓝图的耗费270亿令吉,原本就已是一个天文数字。但林冠英最近接受THE EDGE访问时却表示,成本将涨至350至400亿令吉。而这还不包括耗费63亿令吉的海底隧道。阿尼尔聂多因此质问,我们不是曾指责马哈迪好大喜功,一直醉心于建庞大工程吗?而现在是谁要建海底隧道的?

2.大规模的填海:由于成本如此高昂,填海的面积必须高达4500英亩(比早前宣布的4200英亩更多)。

3.承诺遙不可及:土地换基建的承诺,对槟城及未来的行政单位来说太遥不可及,如果交通大蓝图是合理的,且没有破坏环境,那么它不是一个问题。但是,如果不是呢?它将阻碍未来的行政单位选择更持续性、综合性和成本效益的经济实惠模型。

4.不均衡的计划:开始时说的总耗资270亿令吉,是包括170亿令吉的道路基建,而90至100亿令吉则是公共交通,但最后却变得不均衡,要建更多道路。槟州政府聘请的Halcrow顾问公司都认为,应该先开始推行持续性的交通计划,至于海底隧道计划,应该在2016年年中才开始检视其可性,不宜将之列为须优先推行的计划

5.低效的多元模式:Halcrow是建议为槟城增多巴士与电车,但现在却被改成包括单轨火车、跨海吊缆,升旗山吊缆。这种多元模式系统意味着我们需要兴建和维修不同类别的基础设施,需要不同的专业技术、人员和备件,而所有这一切可能会导致更高的成本。

6.不要单轨火车:据我所知,SRS联盟有意把Halcrow建议的七条电车路线中的两条(丹绒武雅至阿依淡路线)以单轨火车取代。除外,单轨火车还会从拉惹乌达及北海驶往大山脚,这也等于取消Halcrow建议的威省七条电车路线。专家指出,在发达国家,大部分城市已弃用单轨系统,并选择了电车。所以为什么我们还选择单轨火车? 况且这并不是Halcrow所建议的。

7.夸大人口统计:槟交通大蓝图的倡议者似乎认定槟城人口在2030年会激增至250万,比人口统计局所预测的190万还多。实际上,槟城的生育率和人口移动率都下降,这也是为什么到了2020年,人口年均增长率只有1.4%,此后每年的增长率也只有0.7%。这比2000年至2010年的人口增长率的2.4%还低。高估槟城人口的数据将导致须耗更高的成本以兴建超额的交通基建。

而阿尼尔聂多的结论是:现在是时候放弃这些遥远、不确定的宏伟想法,相反的,我们应该提出一个真正持续性的槟州交通大蓝图,并且可在未来数年内完成。

社运分子周泽南
社运分子周泽南

除了阿尼尔聂多的上述7 个理由,《槟城头条》也附上曾因揭发巴贡水坝对社会影响,而被国营电视台开除的社运分子周泽南,过去2个月对槟州交通大蓝图与填海计划的异议,以将非政府组织成员反对槟州大蓝图的理由凑足10个:

1.这项涉及超过4千英亩的填海计划,势必对环境生态、海洋资源、渔民生计、社区完整性,以及人文景观产生明显的影响。

填海工程将渔民的生计断绝,摧毁原有的海床,海岸线和人文景观;这等于用慢性的方式屠杀槟榔屿浓郁的风土人情。而这是在马六甲长大、从商、对一切事物只会从经济数字衡量的首长所拒绝理解的。

换句话,将槟榔屿改造成没有个性的高级休闲住宅区和消费场所的政客,并不知道自己亲手埋葬和典当了什么有价值的事物和人情。只有槟州子民的觉醒才能挽救这万劫不复的厄运。只有古迹,虾面,laksa和游客带来的钞票的槟榔屿,是不完整的,也是浅薄的。

2.填海不但是对槟岛的生态浩劫,也将摧毀见证华人和马来人落腳脚槟榔屿的早年聚落遗迹,严重危害州內丰富而多样的文化遗产、旅遊资源。

3.填海工程最引人诟病的弱点是,将两个项目——即填海和交通蓝图合併成一个发展配套,以致导出这样歪曲的逻辑:反对填海即反对改善公共交通蓝图。殊不知,改善交通不一定要填海,或可以只填一小部份,而估计耗资270亿的填海工程却准备用交通蓝图来合理化其计划。面积高达四千英亩的填海计划必须呈交详尽环境评估报告,而决定环评是获准的关键项目之一,是必须为发展计划提供合理解释。很显然,南区填海计划旨在为了筹集交通蓝图的发展资金,换句话,填海只是手段,而非目的本身。一旦填海项目的环评报告通过,将意味着任何发展项目都可以破坏环境(包括填海)为集资手段,而手段本身无需经过环境和社会影响评估。

周泽南也提醒槟城人,别以为填海真是为了舒缓交通,如果只为了交通蓝图,为何填那么多?为何需要人造岛?炒房价?以后我们的子孙买得起这些高级公寓?

“不要傻了。人家用交通拥挤吓一吓你,你就要支持填海,支持交通大蓝图,支持别有居心者将属于公众的海岸填成政府地,然后卖个私人炒房价,而断送了自己和子孙的未来? 海岸是大家的,鱼虾是大家的,不要让有私心的人给lut完了。”

周泽南不是槟城人,但他对槟岛的土地和人文的热爱,却足于令槟岛土生土长,但对填海计划漠不关心的市民感到汗颜。

正如他说,乔治市的古迹已经被壁画和各种各样的消费活动占领了,如果我们还在意留给槟城人的后代子孙一个原汁原味的自然和人文景观,我们就得努力为自己的土地,社区和景致,尽点绵力,勇敢的站出来,大声的向林冠英的槟州交通大蓝图以及填海计划说: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