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17a1

非但只字不提槟城论坛(Penang Forum)代表在视察秃头山修复工程时提出的种种不满,以及与州政府代表在语言上起冲突,《珍珠快讯》更以一片青葱的相片来掩盖秃头山的光秃情况恶化至满目疮痍的事实!

林冠英挥霍槟州人民数千万令吉公款而出版,专为其政权涂脂抹粉的《珍珠快讯》(BULETIN MUTIARA),最新一期的封面版标题竟然大刺刺的写着“GREENING BUKIT RELAU”/绿化湖内山(秃头山),莫不令曾在1月27日到秃头山视察的人士,特别是各语文媒体与槟城论坛的代表们震惊不已。

如果重翻各语文报1月28日的报道即会发现,每一份报纸,甚至连民联的“官网”《当今大马》都是报道槟城论坛代表在视察秃头山后,不惜顶着炎阳,针对修复工程连番责问行政议员曹观友,甚至还与槟岛市政厅工程部副主任拉詹德兰当场起口角。

可是在最新一期的《珍珠快讯》,无论是英文版还是中文版,这些责问与争执,一个字都没有提到。

除外,各语文报刊登的相片,都是一片片满目疮痍的黄土,而《珍珠快讯》的相片却是一片翠绿,图片说明还写着:在经过修复工程后,湖山山(秃头山)已逐渐恢复翠绿了。

《珍珠快讯》的英文版新闻开头是风花雪月的报道,曹观友与市长率领市议会官员、非政府组织槟城论坛代表、民联议员、各语文媒体到秃头山听取地主请来的岩石工程师邱昆泰汇报工程进展,然后还郑重的说,地主已花了2000万令吉进行修复工程,修复总额估计达5000万令吉。

《珍珠快讯》这样的写法,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地主,也就是林冠英的金主陈国平慷慨的拿出5000万来修复秃头山,不知道湖内山其实是被陈国平铲成秃头山的,所以陈国平再花5亿来修复也是应该的。

无论如何,《珍珠快讯》的新闻中还是有出现“不满意”的字眼的,不过却是轻描淡写的这么写着–“公正党的峇都蛮州议员再雅巴兰不满市政厅一直没安排他视察修复工程进展,而市议员林马惠同意再雅巴兰的说法。针对此,槟岛市政厅工程部副主任拉詹德兰解释,之前没带任何人上山视察是因为安全理由,市政厅的厦大门其实一直开着。”

实际上,林马惠不只是不满没被安排视察修复工程进展而已,根据各报的报道,林马惠当时还这样激动的回应:–我曾多次在市政厅中提起秃头山课题,多次要求实地视察也不受理会,直至现在才成行,那你说,市政厅大门究竟是开还是关?”–当然,林马惠的这些话,《珍珠快讯》无论是英文版到中文报都找不到啦。

连林马惠只是不满市政厅迟迟不安排上山视察的谈话都简化了,他与槟城论坛的其他代表更“激”的谈话,当然更不会在《珍珠快讯》上出现啦,比如:

林马惠质问:秃头山从一开始就是非法开发,它应该被还原,必须种植很多树木以令森林原貌重现,可是为何地主没这样做?
梁粤广质问:这样的修复法,一旦完成,秃头山岂不是有良好的通道以进行屋业发展?
甘钻萍质问:修复最基本是对环境敏感,但为何目前看来,秃头山较像要发展多于修复?
丽贝卡质问:既然声称是进行修复,为何却打造出高成本的道路及沟渠等设施,看似为了日后发展而做的修复,并非让山坡恢复原貌。
巫统州议员沙里夫质问:秃头山出现宽敞的通道,不就意味这个山坡将永久秃头?

除外,《珍珠快讯》当然也没有刊登槟城论坛针对修复(Mitigation)及复原(Restoration)字眼与曹观友起争议的情况。

槟城论坛代表是因为林冠英早前在对话会中是说秃头山将进行“复原”工程,可是现在却变成“修复”而质问曹观友,但曹观友却指“复原”字眼是槟城论坛的说法,州政府向来援用的是“修复”字眼,结果引起槟城论坛代表不满。

还有,当曹观友表示,修复后不能阻止发展商提呈发展计划,虽然尚未接获发展商提呈的发展计划,不过若发展商提呈则会加以考虑。当曹观友“考虑”的字眼一说出,引起槟城论坛代表又跳起来,质问是否代表秃头山最终还是会被发展?

面对槟城论坛代表的这番质问,曹观友只好讪讪的表示,所谓的“考虑”亦包含了计划面对否决的可能性。–这些,《珍珠快讯》当然都没有报道啦!

所以说,1月27日的视察秃头山,场面其实是极具火药味的,可是却一一被《珍珠快讯》美化成,在林冠英的金主陈国平不惜耗资5000万令吉修复下,秃头山已渐渐恢复翠绿了!

林冠英挥霍槟州人民的钱办的《珍珠快讯》,果然是为他及其金主涂脂抹粉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