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20a1

为P小姐与一马发展公司除心腹大患,林冠英怒斩王敬文与谢嘉平!

虽然林冠英口口声声说,他革除公正党武吉丁雅区州议员王敬文在槟城投资机构和槟州发展机构子公司Island Golf Properties Bhd的董事职,以及植物园区州议员谢嘉平在升旗山机构的董事职,是因为他们两人去年在反填海动议风波中在他背后插刀,但公正党内部消息却透露,实际上,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罪不至死。

公正党消息告诉《槟城头条》,王敬文所犯上的杀头罪,是他一直都在支持威中柔府居民反对林冠英授权P小姐进行的外劳村计划。而谢嘉平所犯的滔天大罪,是他会在林冠英金主宏升集团与一马发展公司(1MDB)联手进行的亚依淡综合发展计划上“阻手阻脚”。

先说王敬文。

在去年年中,当传出槟州政府准备在靠近柔府新村的甘榜德苏顺(Kg Tersusun)12英亩地兴建一座外劳村,即建6栋分别12层楼高的组屋以容纳一万名外勞后,由于有关地段非常靠近民宅,只需要步行便可抵达附近多个住宅区,包括冠元园、槟榔园、芒卡园、武吉敏惹花园、福滿园等十个住宅区,因此上述花园住宅区居民当然群起反对,并在短短数天内收集到1500个签名呈给林冠英。

而王敬文当时非但没有代林冠英劝阻居民们,且还公开支持居民们,指甘榜德苏顺的地段确实不适于建外劳村,并建议林冠英把外劳村建在离民宅较远的柔府岭(Juru Height)。

最令林冠英暴跳如雷的还是,当行动党峇都加湾区国会议员卡斯杜丽及王敬文最近联袂在柔府新村三王府礼堂举办新春大团拜时,在场的逾千名居民举手表明反对在柔府新村建外劳村时,王敬文竟然也举手!

《槟城头条》之前已报道,P小姐把其市价420万令吉的宾鸿路独立式洋楼,以280万令吉贱卖给林冠英,是因为林冠英除了之前将州政府准备用来建人民组屋的山竹园地段,贱卖给P小姐以建私人医院之外,林冠英还将槟州政府准备在槟威两地建的四个外劳村计划,全交给P小姐及其哥哥负责,以投桃报李。

而现在,王敬文却在柔府新村建外劳村事件中“背后插刀”,不劝阻居民也罢,还与居民站在一起反对,这要叫林冠英如何向P小姐交代?

结果林冠英就借反对填海事件,革除王敬文的槟城投资机构和Island Golf Properties Bhd的董事职。

至于谢嘉平被林冠英革除升旗山机构董事职,公正党消息透露,是有两个原因。

第一是他谢嘉平在州议会对反对填海动议放弃投票后,还在面子书上公然张贴改篇自电影《搭错车》的插曲《一样的月光》(注1),讽刺林冠英的“能干、公信与透明(CAT)”口号,已变成“投诉、指责和扭曲(complaining,accusing ,twisting)”,并攻击林冠英的红卫兵(注2)。

第二个原因则是,林冠英的金主宏升集团已与一马发展公司暗中“讲掂数”,一起搞亚依淡的综合发展计划,而一向对林冠英冷讽热嘲的谢嘉平,一定会对此计划搞破坏。

由于亚依淡的综合发展计划的一些地段涉及谢嘉平的植物园州选区,林冠英担心,谢嘉平届时会像王敬文般与受影响的居民站在一起抗议被迫迁,那么岂不是坏了一马发展公司与宏升集团的生财大计?所以岂能不砍谢嘉平?

所以说,王敬文与谢嘉平被革除槟州政府官联公司的董事职,最大的罪状不是他们在州议会对反对填海动议放弃投票,而是他们阻止林冠英的金主们的发财大计,这也是为什么也在反对填海动议放弃投票的公正党马章武莫区州议员李凯伦,没被林冠英革除在官职公司的董事职。

公正党内部消息还透露,林冠英非但没革除李凯伦在官职公司的董事职,且还准备在王敬文与谢嘉平分别在三个官联公司董事局里“被辞职”后,委任李凯伦以及也在州议会对反对填海动议放弃投票的公正党本南地区州议员诺丽拉接任呢!

而这也再次印证,王敬文与谢嘉平的“被辞职”,与反对填海无关,他们是不识事务的坏林冠英金主的发财大计才人头落地。

注1:谢嘉平于去年12月10日在其面子书上这么写:

《不一样的月光》
未来电影《搭错脚车》主题曲

(请别对号入座,外来植入讯息,不一定代表本台立场,如有雷同,纯属人民命苦)

什么时候政治同伴都离我远去
什么时候身旁的人已不再 C~A~T
霸权的推挤 拉开了透明的距离
沉寂的山地 在静秃的夜晚默默的哭泣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规划了发展
还是发展规划了我和你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热爱着大海
还是比较热爱着填海地
什么时候官方资讯都成了机密
什么时候财团大亨如此的霸气
高楼超稠密 到处耸立
神权卫兵 把 FB 染得如此的俗气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黑箱
还是黑箱改变了我和你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推翻了独裁
还是独裁阉割了我和你

注2:

《最后恐怕我们还是死在红卫兵手裡》

在愚笨鲁莽的世界裡
略懂非懂者是巫统暴徒
还是任何政党的新红卫兵
都一样
“皇帝所言极是”
这是他们的盲从
是他们的宿命
经过再50年的斗争残害后
教科书上
换一个世纪的忏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