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23b

写砍树的新闻会被起诉,写专栏则被指名道姓的公开谩骂,槟城记者被林冠英压制到连问问题也不敢!

林冠英因动辄就报馆标签为“国阵媒体”,并动不动就骂记者“欺善怕恶”,而与槟城报界的关系原本就极恶劣,但他知道华裔选民已把他当成“神”,这些所谓的“无冕皇帝”根本奈他不何,所以非但一起都不愿修补双方的关系,反而还继续对报界恶形恶状,骂不绝口,令负责采访他的记者招待会或活动的记者们,莫不提心吊胆,以防踩到地雷。

就因为林冠英一直对记者喊打喊杀,又起诉又杯葛的,各报记者为了保护自己,都自我设限,不敢问他比较“敏感”的问题,比如他买下他租下的大洋楼虽然已曝光多天,但各报记者一直都不敢问他。虽然最后还是硬着头皮问了,但因为林冠英语带威胁的说:“你们先写啦 ,写了我才回答!”,结果最后只三家报馆敢写,但也是轻描淡写,完全不敢扯到林冠英学雪州前大臣基尔的手法,以低过市价一倍买下该洋楼充“林宫”。

即使这三家报馆刊登了林冠英被传买下他租住的洋楼新闻,但林冠英过后却没守诺的向此传言做出正式的回应,而这三家报馆也不敢追问他,结果林冠英是否已买下他租住的洋楼,以及他是否以低过市价一倍的价钱买下这栋“林宫”,到今天还是一个谜!

林冠英最近再跟报界过不去的案例,是槟岛市政厅准备砍伐青草巷的数10棵老树,以及《星洲日报》首席记者洪东凯一篇题为“眼瞎耳聋心死”专栏。

对于报章大事报道槟城消费人协会主席依德里斯率众抱住青草巷大树高呼:“要砍树先砍我!”新闻,林冠英当然龙颜大怒,但碍于依德里斯在非政府组织里拥极崇高的声望,林冠英不敢向他老人家开炮,于是就将枪口转向报界,恫言:若媒体还继续报道砍树的课题,他将会采取行动,不再妥协。

他甚至还骂道:“砍树是为了加宽道路,有salah吗?如果不要用青草巷就别用!”,与之前他骂姓周桥桥民“这不是你老爸的地”有异曲同工之妙呢!

由于首席部长已警告再写就起诉,各报就只好乖乖就范,不再撰写砍树的课题。

至于《星洲日报》首席记者洪东凯的“眼瞎耳聋心死”专栏,林冠英对这篇文章的反应之激烈,令槟城报界莫不感到惊讶。

林冠英上星期六在北海慰问一名骨痛热症死者家属时突然当众骂道:“全威省的记者都支持轻快铁计划,只有《星洲日报》首席记者洪东凯一人反对!”

林冠英非但失态的在死者家属面前指名道姓的破口大骂洪东凯,他过后出席社团的新春团拜晚宴时,竟然也在台上指名道姓的骂这名记者。

对于林冠英在公开场合指名道姓的骂洪东凯,很多报人,特别是中文报记者都惊讶不已,因为从没发生过政治人物因一篇专栏而在公共场合指名道姓的骂记者。

一般政治人物如不满记者的文章,除了向该报老总投诉之外,最多也是起诉有关记者而已。

林冠英之前也曾起诉过多名英文及马来报记者,但他却从没像这次般,在公开的场合指名道姓的指责这些英巫文报记者。

所以,中文报记者都在心里嘀咕:“难道中文报记者就能这样公开羞辱?”

说到洪东凯的“眼瞎耳聋心死”专栏,其实他在文中根本完全没有谈到轻快铁,全篇文章都找不到“轻快铁”三个字。

洪东凯谈的是:

1.槟州政府一直出售土地。

2.槟州政府不把非法开发山区的发展商列入黑名单。

3.槟州政府使用无法遏止狂犬病的不当手法捕杀野狗。

4.州政府没帮助人民得到真正的中廉价屋,还任由发展商欺压购屋者,导致购屋者心痛地付出比7万2千500令吉多一倍的价钱,来购买一个面积700方尺的中廉价组屋单位,更甚的是,州政府还不断批准这些欺压购屋者的发展商各种发展计划。

5.州政府“给”3名在新春灯会中值勤的RELA成员每天的伙食费,高达524令吉80仙。

6.槟州政府准备展开会破坏海洋生态的大规模填海计划。

可是,林冠英却面不改容的捏造事实,硬喂洪东凯吃死猫,砌洪东凯生猪肉,指洪东凯在“眼瞎耳聋心死”专栏里反对轻快钦计划。

不过,林冠英这一招确实极高明,因为他已成功转移人们的视线,大家都忽略了洪东凯挑起的上述6个问题。

为了还愿真相,《槟城头条》现特地转载《星洲日报》于2月16日刊出的洪东凯“眼瞎耳聋心死”专栏。如下:

《眼瞎耳聋心死》

没错,槟城人是瞎的,因为他们看不到槟州政府一直出售土地,看不到槟州政府不把非法开发山区的发展商列入黑名单,也看不到槟州政府准备展开会破坏海洋生态的大规模填海计划。

没错,槟城人是聋的,因为槟城人没有听到渔民一直要求槟州政府千万别填海,以免他们的饭碗被打破;没有听到爱狗人士举出实证,并呼吁槟州政府停止无法遏止狂犬病的捕杀野狗,应该使用其他方法去遏止。槟城人也听不到那些一再提醒槟州政府停止开发高山的反对声音。

没错,槟城人已经心死,他们已经成了“活死人”,槟州政府非但无法帮助他们得到真正的中廉价屋,还任由发展商欺压购屋者,导致购屋者心痛地付出比7万2千500令吉多一倍的价钱,来购买一个面积700方尺的中廉价组屋单位。最叫槟城人心死的是,槟州政府还不断批准这些欺压购屋者的发展商各种发展计划。

还有一个槟城人所看不到数字,那就是6令吉和7令吉80仙。

这是《2012年志愿警卫团法令》通过的团员最新津贴。凡是参与值勤的志愿警卫团团员,每人每小时可得到6令吉,若是官员级别就是每人每小时7令吉80仙。

最近,槟州政府主办的槟州灯会上,大会主席黄伟益向媒体宣称,身为主办单位的槟州政府每天安排志愿警卫团的1名官员和2名团员看守花灯,这3个人每天连同伙食费要1千令吉。

因为槟城人已经眼瞎耳聋心死,他们看不见志愿警卫团1名官员的24小时津贴是187令吉20仙,1名团员则是144令吉,3个人加起来的总数共475令吉20仙。

槟城人也看不见3名志愿警卫团成员每天的伙食费要524令吉80仙。

会不会是3名成员每一餐都吃新关仔角的“加料”粿条汤的缘故,才会花费超过500令吉的伙食?

不过,黄伟益已经在脸书呼吁大家抵制加料粿条汤,所以,他肯定禁止这些志愿警卫团团员吃这档粿条汤。

既然不是加料粿条汤,3个人一天的伙食费超过500令吉又是怎样计算呢?反正,槟城人看不到为何伙食费那么贵,因为大家已经眼瞎耳聋心死,槟州政府应该需要准备更多OKU停车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