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01a1

非但要征用槟华女中30尺校地,林冠英还要挖掘槟城华人祖先山坟!

可能很多人都不知,如果不是“红毛直”的浮罗池滑区州议员叶舒惠说出来,大家到今天都仍被蒙在鼓里,不知道哥德路已被纳入槟交通大蓝图的泛岛连接高速大道路线,而位于哥德路的槟华女中的校地会被征用。因为林冠英在去年12月16日宣布批准由于他两名金主–文秀集团与宏升集团合组的SRS财团所规划的泛岛连接高速大道(PAN ISLAND LINK HIGHWAY)时,只字不提槟华女中会受影响。

20160301a2槟城人,特别是槟华校友应该感谢叶舒惠,因为要不是她在今年1月11日泄露,槟华女中将会因为泛岛连接高速大道而失去30尺的校园,林冠英应该会在泛岛连接高速大道的路线敲定后才告诉大家,而那时已是轻舟已过万重山了,槟华校友在面子书上的保校专页就算获得100万个LIKE、就算有10万名校友坐在母校草场以肉身挡SRS集团的铲泥机,也保不了母校的完整,因为林冠英有征地法令在手,以及有一大票华裔做其后盾,槟华30尺校地是保不住的。

《槟城头条》在这里奉劝大家,除了关注槟华校地的进展,也必须关注叶舒惠最近又泄露林冠英的另一个机密–原来不只是槟华的校地不保,槟华中学后方白云山路的华人公冢,也一样会在泛岛连接高速大道计划下被征用!

叶舒惠是在州政府准备征用槟华校地事件引起轩然大波后,受行动党一名党员询问时证实,州政府确实也计划征用白云山路的华人公冢。

曹观友都说了,州政府是有权征用任何私人土地的,所以大家在关注槟华校地之余,也必须再关注白云山路的华人公冢,否则在该公冢里入土为安数十年的华人先贤的尸骨,恐怕将难逃被一一挖掘出来,以让路给林冠英的两名金主充建泛岛连接高速大道用途。

说回槟华女中申请扩建时被令割让30尺校地的事件。

《槟城头条》在上篇报道中,提到的恒毅中学在5年前扩建大学先修楼(宏愿楼)时,没像槟华女中般,被令须在SET BACK ORDER(割让条例)下交出30尺校地,已获恒毅中学前校长吴文宝的证实。

“百年老报”可能因为不相信《槟城头条》的报道,就跑去向吴文宝求证,结果吴文宝证实,当年恒中增设7层楼新校舍时,林冠英政府完全没有提起必须献地或征地事。

为何恒中扩建无须割让校地,槟华女中却需要这么做?如果不是《槟城头条》所指的,因为恒中董事会主席骆育民当时是林冠英金主陈国平的“烧黄纸兄弟”,所以获林冠英恩准不必交出30尺校地,就是林冠英摆明是在针对槟华女中。

说林冠英针对槟华女中,不是信口开河的,《槟城头条》这里再举出另一个扩建的建筑物却无须根据割让条例交出30尺土地的例子。

20160301a2位于五条路与崔耀才路交界处的T+酒店,就是从原本的双层排屋扩建而成的,特别是后方矗起5、6层高楼,而这家酒店也跟恒毅中学一样,虽然扩建,但却一寸土地也没减。

为什么T+酒店可以不必遵守割让条例呢?

《槟城头条》在探听下获知,原来这家酒店是曾在吉隆坡一家夜店里一口气开100瓶香槟庆生日的罗公子–行政议员罗兴强的儿子有份开的!

除外,《槟城头条》也被告之,还有多的地方的宗教膜拜场所在扩建时,非但没被令交出30尺地,且还超出原本的范围呢!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被踢爆选择性援引SET BACK ORDER,只指示非其朋党的申请扩建建筑物者必须割让土地后,林冠英政府肯定会老羞成怒而乱开刀。

曹观友不就已抢先放话,钟灵中学如果申请扩建,也必须与槟华一样,割让30尺校地吗?

在林冠英政府疯狂的向华校及华人祖先山坟开刀之前,《槟城头条》劝请槟城华社不能再置身事外,不能因为不是槟华学生或校友,以及没有先人葬在白云山路的公冢而袖手旁观任由林冠英为所欲为,大家应该在泛岛连接高速大道的路敲定之前站出来告诉林冠英政府:停止侵占我们的校园、停止挖掘我们的祖先山坟!

20160301a4最后在这里附上德国著名神学家马丁·尼莫拉被镌刻在美国麻萨诸塞州波士顿的新英格兰犹太人大屠杀纪念碑石碑上的反纳粹的忏悔文《起初他们》,与大家共勉:

起初他们抓了所有的共产党人;
我没有出声,
因为我不是共产党人。

接着他们抓了所有的犹太人;
我没有出声,
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然后他们抓了所有的工会骨干;
我没有出声,
因为我不是工会骨干。

后来他们抓了所有的天主教徒;
我没有出声,
因为我属于新教。

最后他们来抓我;
到那时候,
已经没有剩下能出声讲话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