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03a1

林冠英两金主放弃征用校地,槟华女中应该感谢老火箭与林吉祥!

一名老火箭告诉《槟城头条》,林冠英两金主–文秀集团与宏升集团放弃征用槟华女中校地以充泛岛接连高速大道用途,除了是因为林冠英政府在过去几天备受舆论的压力之外,其实他们一批老火箭也出了不少力。

这名老火箭表示,林冠英这几年在拨款方面对华社不公平、不停拆除华人神庙,以及为讨好回教徒而屠杀流浪狗,已令到原本毫无保留支持行动党的华社,开始对行动党起反感,而最近闹到满城风雨的征用槟华女中校地事件,更令华社震怒。

老火箭们知道,以林冠英的“LCLY”(嚣张)性格,他们这些遗老的进谏,他是不会听进耳朵的,于是他们就找林冠英的老头子,向林吉祥晓以大义。

这名老火箭说,林吉祥虽然一向独裁,但毕竟久历风尘,知道槟城这座江山,行动党是得来极不易,他自己本身就接连发动丹绒三役也攻不下,如果之前在槟城完全没耕耘,最后却不劳而获的儿子林冠英不加以珍惜,不断的干那些惹怒华社的事,特别是骚扰被华社视为不容失掉一寸地的最后堡垒–华校,槟城历代火箭人苦苦经营才成功打下的槟城这座江山恐怕岌岌可危矣。

林吉祥于是就叫林冠英,别让他两个金主骚扰槟华女中。

虽然林冠英”LCLY”,但面对老爸,他毕竟还是不敢造次的,只好悻悻然的指示两金主放过槟华女中。

不过,林冠英心里还是很不服气的,于是就指示他的红卫兵们在面子书上“做嘢”。

其中张燕芬与“光头飞”是责骂那些发动联署保槟华校地的槟华校友生按白造,诬赖林冠英政府,因为林冠英的金主一直以来都没说过要征用槟华的校地。

至于那个假公济私,把州政府给予文艺团体的拨款,大部分拨入本身有份成立的“路人甲表演社”的槟州艺术、文化及古迹特别专员李耀祥则负责辩称,州政府叫槟华女中交出33尺校地才能扩建9层楼校舍,是依法行事,不是故意针对槟华,因为过去就有5间学校在扩建时也交出校地。

FB_IMG_1456992659805
点击放大图片

虽然张燕芬自称曾是槟城史上最强的女记者,“光头飞”更是以台湾回来的才子自居,但林冠英两金主想呑噬槟华校地,是曹观友于1月29日亲口说出来的,各报第二天都有白纸黑字清清楚楚的写出来,事实始终是事实,张燕芬和“光头飞”的文笔再好,也无法遮盖。(注:附上转载自《中国报》的槟华征地风波演进表为证)

同样的,李耀祥虽然也一直以“黑才子”自居,但文章写得再惊天动地,也无法掩饰林冠英政府在所谓的“凡扩建就须交校地”事件上,摆明是欺负槟华女中。

“黑才子”把曹观友在记者会上拿出的5间学校于“咸丰年代”曾因扩建而出校地的例子,搬到面子书上大谈林冠英政府如何秉公处理,可是当被人反问:为何只拿恒毅在43年前献地的事来说?为何不说恒毅在5年前建大学先修班宏愿楼时,没被林冠英政府指示交出校地?

这个问题马上令到“黑才子”变“黑哑子”,在不能回答下就骂对方什么演戏什么放火的,没想到这人也不是省油灯,一记回马枪:“文化拨款经费都被某剧团独占了,这戏哪里好看啊?”,令到“黑才子”马上抱头鼠窜,逃之夭夭。

恒毅中学建宏愿楼无须遵守SET BACK ORDER,交出校地,已足于证明林冠英政府欺负槟华女中,没想到刚刚又冒出一个新的案例,再次证明林冠英政府打压槟华女中是铁一般的事实。

青草巷修道院女中董事长杨礼昭在槟州教育局长前往该校宣布SPM成绩后,被报界问及该校2年申请扩建3层楼的教育楼时,是否有被林冠英政府指示须像槟华女中般,遵守SET BACK ORDER,交出校地时坦言,该校一寸校地也没有交出。

杨礼昭说,林冠英政府是以多年前在兴建哈密顿路汽车天桥时,已征用过青草巷修道院女中校地为由,豁免该校这次再征地。

现在问题来了:曹观友不是指钟灵独中当年建立新校楼时有献出校地吗?为什么他现在说,如果钟灵独中再申请扩建,还是必须遵守SET BACK ORDER交出校地?

为什么青草巷修道院女中之前被征用过校地后,现在扩建校舍可以豁免再交出校地,而钟灵独中之前已被征用过校地了,现在如果申请扩建,还是必须再被征用校地?

是因为钟灵独中是华社办的学校,学生都是华裔子弟,就比较好欺负吗?

究竟林冠英政府还要欺负华人及华校到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