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09a1

先在公正党槟第一副首长拉昔不在场的情况下召开行政议会革除谢嘉平和王敬文,后在未召开行政议会情况下委任陆兆福接任升旗山机构董事,林冠英趁安华蹲监欺负“孤儿寡妇”,把公正党当烂泥般践踏,百般侮辱。

林冠英的狂傲、独裁、欺负弱小,在他革除谢嘉平和王敬文在官职机构的董事职事件上显露无遗。

如果不是拉昔说出来,大家还不知道,原来林冠英是在拉昔于去年12月缺席州行政议会时,撤除谢嘉平及王敬文在官联公司的董事职,而他过后也没有知会拉昔。

拉昔是在今年1月初翻阅12月的行政议会会议记录时,才知道此事。

而当整个报界都知道林冠英已委任行动党组织秘书兼芙蓉区国会议员陆兆福接任谢嘉平被革职后,留下的升旗山机构董事职时,也是公正党槟州副主席的拉昔竟然又被蒙在鼓里。

结果拉昔在受到报界询问时还不知情由的说,谢嘉平留下的空缺并未填补,指陆兆福已填补有关职位只是谣传而已,因为林冠英最近去了澳洲五天,槟州行政议会没有开会,所以并未讨论委任升旗山机构董事接替人选的问题,害到拉昔被报界在背后里偷笑:这个第一副首长真是太窝囊了!

林冠英最过份的是,在羞辱公正党副主席兼槟州第一副首长拉昔后,还放狗咬人–叫他的假马来人国会议员再里尔出来,骂公正党不满委任陆兆福接任升旗山机构董事,是短视(MYOPIC)!

如果安华今天没被困在牢笼,仍在外头指挥大军,不知林冠英敢如此造次,欺负公正党、欺负安华的“孤儿寡妇”吗?

是不是因为安华不在了,留下无依无靠的“孤儿寡妇”,加上现在有了马哈迪和慕尤丁两座新的“靠山”,林冠英就把公正党当成粘泥般,任由他搓圆捏扁?

而林冠英这样算不算欺善怕恶?

说到陆兆福接任升旗山机构董事,槟城人应该站出来问林冠英:“这是欺我槟城没有人吗?”

其实,槟城人一直都以容纳万山之水的宽敞心胸,接纳行动党的外州领袖。

目前在槟城享受槟城人“香火”的行动党领袖除了林冠英,还有曹观友、拉玛沙米、章瑛、黄泉安、杨顺兴、罗兴强、再里尔、王国慧等。升旗山区前国会议员刘镇东也不是槟城人。

林冠英是不是认为,槟城人跟公正党一样窝囊,所以就把远在芙蓉的陆兆福调过来,让他与自己一起接受槟城人的膜拜,享受槟城人的香火?

槟城人也应该问一问林冠英,他的狱友末沙布被他委为槟州供水公司董事后,在2010年时虽然非因公受伤(参加非法集会拒警方截停而翻摩多车)入院医治,却可向槟供水公司索讨住院费、手术费以及专医咨询费等一大笔费用,而刚刚被他委为升旗山机构董事的陆兆福,如果有一天在街上行走时不小心扑倒(俗称扑街),是否也可向升旗山机构索讨住院费、手术费以及专医咨询费等一大笔费用?

林冠英铲山、杀狗、砍树、填海、卖地、征校地、拆神庙、拆古迹,国阵当年犯的错他全都犯了,国阵没犯的错,他也照犯,且还声大夹恶呢!

槟城人,人家已爬到我们的头顶上大便了,我们还要容忍到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