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01a1

人也是他,鬼也是他。宏升集团老板黄继梁一边厢拨地建华校,另一边厢却图谋华校校地!

虽然林冠英在槟华被征地事件告一段落(但扩建时必须遵守SET BACK ORDER献地事件仍未解决)后,才“假招商、真探望女儿”,从澳洲回来,放马后炮说,州政府不曾说要征地,他也没签过任何征地文件,但曹观友于1月29日亲口说要征用槟华校地是铁一般的事实,各报在第二天都有白纸黑字清清楚楚的写出来,不容林冠英抵赖,林冠英也别想狡辩。

要不是一批槟华校友勇敢的站出来发动反对征用校地的运动,槟华的33尺校地早就落在宏升集团与文秀集团合组的SRS财团手中了。

《槟城头条》上篇已谈过图谋槟华校地黑手的林建成,这篇就谈谈另一只黑手黄继梁。

黄继梁这些年来以热爱华校的发展商姿态出现,包括献地给中华中学以及恒毅中学,以在湖内及峇央峇鲁建分校。但查实他所献出的地,其实是发展计划下必须保留充学校用途的地段,黄继梁只是做顺水人情而已。

请相信老祖宗的一句话:“无商不奸”,天底下没有任何发展商会白白送一块地给人的,他们在送出地后,总会从中捞回一些油水的。

就说当年有大慈善家之称的骆文秀吧,他当年豪气的以每平方公尺10令吉(比市价少5令吉)的优惠价,售卖其位于丹絨武雅水池路的地段给槟城拉曼学院,虽然表面上是少赚近一半的钱,但实际上他最后赚回来的,何止之前少赚的那一半?

因为拉曼学院建好后,水池路的地价暴涨,从当年的每平方尺15令吉飙升至至少80令吉以上!

黄继梁虽然在任何一方面都不及骆文秀,但毕竟也是唯利是图的发展商,许冠杰的歌《半斤八两》都有得唱:“出咗半斤力,想话攞番足八两”,打工仔都会在出了半斤力后,想拿回八两,“算死草”的发展商出了半斤,要拿回的何止八两?

其实,黄继梁在他所谓捐献给自己母校中华中学,以及恒毅中学建分校的地段附近,都有房屋发展计划,所以一旦中华中学分校及恒毅中学分校分别在湖内及峇央峇鲁建起来,他在这两区的房屋,还不卖得彭彭声?所以他“捐”出来的土地,还不连本带利的全拿回来?

其实,黄继梁与他的好拍档,骆文秀外孙林建成一样,在房屋买卖方面不老实。

林建成是以附加装修及停车位为名,強迫分配到文秀集团所建的售价7万2千500令吉中廉价组屋的人士,须以16万令吉高价购买。而黄继梁则是违例的强迫申请到他所建的可负担房屋者,须交1万令吉支票给他指定的律师楼才可抽签。

身为金主,黄继梁最主要的任务当然是协助林冠英解决金钱上的烦恼,但他偶尔也会替行动党的议员排忧解愁。

比如不久前闹翻天的行动党彭加兰哥打区州议员刘敬亿向“成龙”借20万令吉不还事件,黄继梁就曾出手解救刘敬亿。

据知,刘敬亿除了向“成龙”拿20万令吉,做为安排“成龙”拿到八条路网寮的重新发展工程的酬劳之外,他也向另两名拿督级人士拿钱,可是八条路网寮的重建工程最后却给“驸马爷”,林冠英妹妹林慧英的男朋友陈楷棕的金主,大华集团总裁方炎华半路拦劫去,结果害到刘敬亿无法向“成龙”及另两名拿督交代。

不过,幸好黄继梁出手相救,替刘敬亿搞掂这两名拿督,安排他们拿其他工程,他们才没像“成龙”般跟刘敬亿纠缠,不然刘敬亿真是一个头两个大,别说雷尔,就说卡巴星复生也救不了他。

而众所周知,刘敬亿是曹观友的爱将,难怪曹观友会这么卖力的为黄继梁“劝告”槟华女中,要嘛就接受SRS财团的征地(有得赔偿),要嘛就遵守SET BACK ORDER献地(没得赔),不然不准扩建校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