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15a1

不肖外孙欲呑槟华校地,骆文秀泉下有知必骂“倒退子,臭BONG气!”

不说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原来槟华女中与已故槟城首富骆文秀曾有一段渊源,因为骆老在生时,曾是槟华女中的副董事长。

骆老目不识丁,连写自己的姓-骆,也写得分开,变成“马各”,而被人在背后谑称“马各文秀”,当然不是槟城名校之一的槟华女中校友。骆老是本为爱护华教与华校之心,出钱资助槟华女中而被委为副董事长。

可是在骆老仙逝多年后,他的后人却打槟华女中校地的主意,所幸槟华女中的一批校友巾帼不让须眉,发动反对侵占校园运动,这才令骆老的不肖外孙知难而退。

骆文秀的这名不肖外孙,就是林冠英的金主林建成了。

虽然骆文秀生前有参政,且还曾出任马华槟州财政,但他却不像其外孙林公子般,与政治人物勾结,被政客利用,图谋夺取华校校地,反而还捐出许多黄金土段以建华校。

骆文秀在世时,非但因热心于慈善教育而赢得大慈善家的雅誉,他名下的文秀集团所建的屋子更是信心保证,即使售价比其他发展商稍贵,大家仍争相抢购。

可是自其不肖外孙林公子接手他留下的庞大企业王国后,因与居心不良的政治人物勾结,干尽伤害华校、华文报、渔民,以及购屋者的事,非但败坏令骆老的声誉,连文秀集团这块金字招牌也被砸了。

林公子好好一个富三代、名门公子,且还是高富师,不知为何却与污秽的政客勾搭,被招揽为金主,结果搞到即使没吃鱼也惹来一身腥,除了个人名身损毁,也辱及其外祖父的英名,其外祖父文秀公如果仍健在,看到他的所做所为,一定会用惠安土话骂他“倒退子,臭BONG气!”

林公子惹来千夫指的,除了与林冠英另一金主宏升集团的老板黄继梁通过他们全组的SRS集团图谋掠夺槟华女中校土之外,还有干预其外祖父当年花了不少钱才救活的“百年老报”,令原本对骆家感恩的“百年老报”职员,现在变成有怨。

且看看将林公子如何干预“百年老报”:

1.不准刊登在林冠英金主陈国平的秃头山上剃光头以示抗议的郑雨周的任何新闻,如果非刊登不可,必须以“民代”来代替。

2.封杀曾以槟记协主席身份接受一马槟州福利俱乐部的5万令吉拨款的“百年老报”资深记者蔡昌卫,即使蔡昌卫最后已把5万令吉捐充慈善,也不能把他从冷宫里放出来。

3.接受林冠英金主宏升集团出钱买下“百年老报”的版位,然后以假造的民调及专访误导槟州人民,让槟州人民以为96%人支持填海及建轻快铁与单轨火车。

4.全面封锁上千渔民反对填海计划的新闻。

林公子还有一件辱及家门,砸毁其先外祖父所创立的文秀集团金字招牌的杰作,就是以附加装修及停车位为名,強迫分配到文秀集团所建的Centrio Avenue中廉价组屋人士,须以16万令吉高价购买这个原本才7万2千500令吉的中廉价单位事件。

更甚的是,由于林公子私下将至少50%的该中廉价屋单位分配给高收入人士,高收入人士就转租给外国的莺莺燕燕,令到Centrio Avenue中廉价组屋变成淫窟“炮房”。

虽然林公子在耗资270亿令吉的槟州交通大蓝图计划上为家族挣到几十亿令吉,但却也令家族蒙羞而惹来千古骂名,可说得不偿失,也有愧于其外祖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