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24a1

连亲密战友安碧嘉也认为应该请假待查,足于证明林冠英会在“林宫”事件上面对反贪污委员会调查时会做手脚!

安碧嘉不是等闲人士,她曾领导随时可动员数十万人走上街的净选盟,她更荣获美国国务院颁发国际妇女勇气奖,所以她讲的话绝对是掷地有声的,而既然她也认为林冠英应该请假,显见她非但认为林冠英在“林宫”事件的诸多解释,都难于令人信服之外,她也担心林冠英会利用职权之便,在反贪会进行调查工作时做手脚 , 毕竟, 林冠英除了是首长, 还在行政议会里更是掌管土地事务, 他要令山竹园的土地买卖交易文件遗失一两页, 是易如反掌的事。

林冠英当然知道安碧嘉叫他请假的杀伤力极强,所以他刻意只字不提安碧嘉,只针对伊党与巫统要求他请假事件大作文章,指这两个政党是有政治动机的。

伊党与巫统有政治动机是不必说的,但安碧嘉肯定没有政治动机吧!

其实,除了安碧嘉,大马律师公会主席史帝文也一样认为林冠英必须请假。

同样的,史帝文与安碧嘉一样,是没有政治动机的,他既然也认为林冠英须请假,可见林冠英在“林宫”事件上已陷入四面楚歌之窘境。

实际上,林冠英非但身陷四面楚歌之境,他更面对陷众叛亲离。

如果有留意会发现,自从“林宫”事件爆发后,除了一会儿是P小姐的堂哥、一会儿变成P小姐的远房亲戚的彭文宝一个人跳出来护驾之外,行动党槟州领袖一个个都坐壁上观,任由林冠英一个人作困兽斗。

曹观友虽然最后才不得不出来喊两句门面话,但却幸灾乐祸的泄露反贪会已摸上光大行政中心找证据。

从这除了可看出林冠英是多么的不得下属的心之外,也再次证明林冠英以280万令吉买下市价650万令吉的“林宫”,连他自己的下属也觉得不可思议,因此大家都明哲保身,不蹚这浑水,以免自己受牵连。

其实,也不能怪槟行动党领袖无情,毕竟林冠英与P小姐有利益输送的证据确凿,除了之前流传的购下山竹园地段的吉隆坡国际牙科中心背后的三家公司,即WINBOND MANAGEMANT & CONSULTANCY S/B , MAGNIFICENT EMBLEM PROPERTY S/B c 以及MAGNIFICENT EMBLEM S/B的董事及股东是P小姐之外,最新的证据是Winbond Management Consultancy Sdn. Bhd竟然是槟州政府旗下招商机构,即投资槟城(invest penang)所列举的30间人力公司之一。

这即是说,P小姐在其法定声明书中里说,自己与州政府并没有生意上的往来,根本就是谎言。

而既然敢撒谎指自己与州政府没有生意上的往来,彭丽君在法定声明里说的一切都应该打折扣,包括她说在2015年决定出售房屋给林冠英时没有考察市场价、没有在售屋的过程中从州政府获得任何好处,以及没有涉及吉隆坡国际牙科中心的公司的管理。

林冠英拒绝请假的文告中最令人吃惊的还是,一向喜欢比烂的他,在拒绝请假时竟然拿吉兰丹前州务大臣聂阿兹来做挡箭牌,指聂哈兹当年也面对涉贪指责,但却没人叫他请假。

林冠英拿聂阿兹来跟自己相提并论是可笑的。聂哈兹生前生活简朴是国人皆知的,他因为其国产将相官车经常送修,就买了一辆二手的马赛地来交替使用,不像林冠英般,才买了CAMRY不到两个月,就换全新马赛地S300L大房车来衬托自己尊贵的身份。

除外,聂阿兹的住家也极简陋,不像林冠英般住在万多平方尺的独立式大洋楼,虽然没有游泳池。

没错,聂阿兹曾被人指控接受商人的赞助前往麦加朝圣而遭反贪会调查,但他在证明自己清白后就取消朝圣之旅,不知林冠英是不是肯像聂阿兹那样,在被反贪会调查后,一旦证明清白,肯将其“林宫”退还给P小姐?

林冠英也可学学曾卷入买屋风波的行动党老祖宗李光耀,在证明自己没有违法及贪污后,把在买屋时所得到的100万元回扣,捐充公益?

林冠英在买“林宫”时所获的回扣是370万令吉,如果他肯将这370万令吉捐充公益,才真正符合他在文告所说的:“我向来推行廉政,秉持能干、公信及透明原则治理槟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