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05a1

林冠英掩盖因豁免一级地契持有者开采土地时申请4C准证,导致槟州政府须赔偿采石厂千万令吉弊案!

根据《槟城头条》探悉,林冠英政府于2013年2月27日与WENG LEE采石厂在一宗土地诉讼案中败诉,被法庭谕令须赔偿千万令吉,可是林冠英这两年来一直都掩盖着,只字不提。

即使有议员在2013年12月份的第13届第1季第2次州议会上询问林冠英,自2008年执政以来,槟州政府或代理机构共面对多少宗已判决的民事诉讼,以及所涉及的赔偿额及堂费分别有多少,林冠英也完全不提因自己过失,导致州政府在与WENG LEE采石厂诉讼的案中败诉。

林冠英当时虽然有在书面回答中一一列出槟州政府、市政局及土地局从2008年至2013年共面对的12宗诉讼案资料,但没有一宗是WENG LEE采石厂的诉讼案。

据《槟城头条》了解,WENG LEE采石厂是因为受孟光水坝扩建工程影响,而被征用土地。

由于WENG LEE采石厂发现,他们所持的是一级地契,而在林冠英的皇恩浩荡下,这类地契持有者拥有绝对的权利,不受制于禁止采矿的法律,

更可在不需申请4C准证下就可进行采矿,也不必付税金给政府,所以就与槟州政府对簿公堂,将威中土地局列为第一答辩人,槟州政府则被列为第二答辩人。

而讽刺的是,豁免一级地契开采土地时申请4C准证,是林冠英执政槟城后不久推行的“仁政”,而林冠英最后却因为此“仁政”而须赔偿大笔公帑给WENG LEE采石厂。

WENG LEE采石厂在诉状上指出,他们是自1972年起开始作业,而这40年来都有根据土地法典第4C条文缴付开采准证费及税金给州政府,但是根据他们所持有的一级地契,他们其实是可以不必缴付开采准证费及税金的。

可是,威中土地局在征地时,只肯退还们从2010年1月至6月的税金,WENG LEE采石厂当然不接受,认为威中土地局应该退还该厂从1972年起缴付的开采准证费以及税金,并加每年8%的利息,即共达1535万8773令吉44仙。

结果高庭在2013年2月27日判决,威中土地局及槟州政府必须退还852万6902令吉73仙的税金及4万7000令吉的开采准证费给WENG LEE采石厂。

而这857万7390令吉20仙的退款,还不包括威中土地局征地所给予WENG LEE采石厂的686万5303令吉40仙赔偿金。

这千多万的赔偿金,当然不是从林冠英爸爸的口袋里拿出来,而是由槟城的纳税人“埋单”!

其实,当年林冠英豁免一级地契开采土地时申请4C准证,就已引起议论,曾是行动党高渊区国会议员的吴庆发当时就痛责林冠英的这项“仁政”是引发威省一带山区被泛滥开发的主因。

他说,4C开采准证是一项对环境以及对人民有保障的条例,林冠英却让槟州土地矿物局主任在2009年5月发公函通知全槟5个县的县长,所有一级地契皆豁免申请4C开采准证。

据了解,林冠英当然不会这么菩萨心肠,他当年通过槟土地矿物局主任豁免一级地契申请4C开采准证,主要救公正党领袖刘子健。

当年,公正党威省市议员吴俊益与另4名市议员率领市政局执法员前往华都村取缔一家被怀疑非法采沙的矿场,而这家沙场的老板是刘子健的“金主”,刘子健被人剃眼眉当然大怒,于是就向时任槟州第一副首席部长曼梳投诉,指责吴俊益发电邮给林冠英诋毁他。

吴俊益在受尽委曲下,愤而宣布辞去由刘子健担任主席的公正党峇都加湾区部执委,以及新邦安拔暨武吉淡汶乡委会志愿巡逻队秘书两职。

虽然在事件闹大后,州政府委任包括刘子健在内的三人小组调查这起非法采沙案,但刘子健却被人揭发,与这家采沙厂老板关系极密切,更曾与采沙厂老板并肩出入澳门赌场。

当时林冠英的办公室、公正党高层及基层党员、各社团以及各家报馆都接到一封写着“公正党大丑闻”的匿名信,指目击刘子健和非法采沙案的受调查者在澳门赌场“出双入对”的,至少有7个人,包括威南1名黄姓殷商、公正党大山脚区部财政拿督陈从福,以及一家报馆的北海区经理。

不过,由于当时林冠英刚上任,根基仍不稳,他非但不敢动被视为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爱将的刘子健,更下令豁免一级地契者开采土地时申请4C准证,以放过刘子健的“金主”一马。

但这是2010年的事了,现在的林冠英已升上“神台”了,他不会再卖公正党的账,刘子健如有痛脚给林冠英捉住,别说旺阿兹莎,连安华也保不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