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13a1

不敢现身法庭,只在面子书上转载郑雨周胜诉新闻,还贴文:YES!,黄汉伟既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假到出汁!

当槟城高庭对林冠英的大金主陈国平因秃头山事件起诉郑雨周诽谤案做出判决当天,包括黄汉伟在内的行动党国州市议员等高阶领袖,因担心被林冠英列入黑名单,都对郑雨周抱着“你死你贱”的态度,个个都躲得远远的,不敢到现场为郑雨周打气,除了王国慧一人。

20160413a2可是在法庭宣判陈国平败诉,须承担3万堂费后,一些还有一点点良心的,如林秀琴偷偷跑去找郑雨周恭贺,刘敬亿则偷偷通过手机短讯向郑雨周道贺,黄汉伟却惟恐天下不知自己是多么的替郑雨周高兴,在本身的面子书上转载MALAYMAIL ONLINE的郑雨周胜诉新闻,并还写下欢呼字眼:YES!

这种装模作样的造假之举,正如中国大文豪鲁迅所说的:“既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

有趣的是,当黄汉伟的一名网友Hailee Harry 看到后留言他:“YES mean what?Hahahaha”时,黄汉伟却当着看不见,不敢回应。

其实,大家自己人,黄汉伟唔晒做戏啦!

谁不知道黄汉伟因之前被视为曹观友的人马,结果在505大选后没获林冠英再委为行政议员官位,就一直处心积虑要重返权力核心?

黄汉伟先是与曹观友切割关系,转投林冠英阵营,而在被林冠英委为政治秘书后,黄汉伟从此更是小心行事,处处保持低调,不像名种狗黄伟益般到处乱吠乱咬,搞到人憎鬼厌,人人喊打,最后更被林冠英遗弃。

工于心计的黄汉伟当然知道什么叫功高震主。特别是林冠英这种主子,做其下属是不能太出位的,所以黄汉伟这些年来收起锋芒,林冠英叫他走他就走;叫他停他就停,林冠英没叫,他不会擅自冲前咬人。

就比如“林宫”事件爆发时,虽然黄汉伟是政治秘书,但他并没有贸然出手为自己的主子解围,因为他知道,一个不小心讲错话,比如黄伟益的笑话:“林冠英是会计师,不懂房价”以及郭素沁的笑话:“林宫风水不好才便宜卖”,会令原本已穷于应对而语无伦次的主子,更招架乏力,所以黄汉伟选择在幕后献计,不在前台献丑。

黄汉伟是直到民政党妇女组质问,民联在第13届大选中第4项竞选宣言曾提及禁止人民代议士家人经商,可是为何林冠英夫人周玉清却可开律师楼时,才出手,指民联当时的竞选宣言只禁止议员家属跟政府有生意来往,并不是禁止议员家属经商。

心机那么重的黄汉伟当然知道,诸鬼中,“枕头鬼”是最灵的,只要牢牢的托住主母的大腿,主母在主子耳边美言两句,胜过自己低头哈腰两百次。

《槟城头条》之前曾引述一名老火箭的谈话,指万一P小姐转为污点证人,林冠英不得不返回牢房蹲时,槟州代首长这个宝座很可能落在黄汉伟手里,很多人都嗤之以鼻,说轮也轮不到黄汉伟。

其实,如果翻看槟城的政治史,就会发现黄汉伟不是完全无机会的。

在1990年大选,当林苍佑给林吉祥刺下马时,可以说,全槟城100%人都认定,接任首长职的是曾提倡“华人吃猪肉可团结”的吳清德。

谁知道林苍佑揭盅时,却是他自己的政治秘书许子根!

无论是资历与基层力量,许子根根本没得跟吴清德比,但许子根最后还是坐上首长宝座。

同样的,无论资历与基层力量,黄汉伟别说是曹观友,连彭文宝也没得比,但首长宝座位不是说资历深 ,基层力量大就可坐上的,而是原任首长要不要让你坐上去!

虽然曹观友目前已向林冠英投诚,完全归顺林冠英,但相信林冠英还是对他不很放心,所以说,黄汉伟不是不可能不能像许子根当年般,以首长政治秘书的身份坐上首长宝座的。

不过,话说回来,林冠英毕竟不是林苍佑,他没有林苍佑的高瞻远瞩与胸襟,何况黄汉伟始终是曹观友的老部将,现在又学越王勾践卧薪尝胆,性格阴骛深沉,林冠英看了周身不自在,所以黄汉伟可能心机算尽难敌命,最后白忙一场。

说回郑雨周胜诉事件。

在陈国平败诉那一天,我们从惟一到法庭为郑雨周打气的行动党议员王国慧口中惊闻,原来林冠英是如何忘恩负义!

原来在308大选前夕,当林冠英以天兵之势降陆槟城时,因人生地不熟,要找安全区上阵以保万全,而郑雨周知道后就挨义气的二话不说,马上将自己在2004年大选前就已苦苦经营,并打好根基的阿逸布爹州选区双手拱让给林冠英上阵,让林冠英打马华三流候选人陈玉钟,自己却深入敌军腹地,即许子根的丹绒武雅州选区,面对谢宽泰的哥哥谢隆泰这个强敌。

没想到林冠英在308大选获胜并自荐出任槟首长后,非但不知恩图报,反而还忘恩负义的借自己大金主陈国平的手除掉郑雨周,要在法庭上结束郑雨周的政治生命。

但所谓天有眼,陈国平非但干不掉郑雨周,自己反而须赔三万令吉。

三万令吉虽然对陈国平这个土豪来说是湿湿碎,但他在与秃头山有关的案件,却是一输再输,冥冥中似乎告诉陈国平,他破坏山林的报应正接踵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