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16a1

外姓孙干预《百年老报》编务,损集团声誉并造成家族分裂,骆文秀家族不堪其扰,准备脱售《百年老报》!

根据《槟城头条》探知,由于已故槟城首富骆文秀的外孙林建成在与林冠英搭上后,被对方利用来操控《百年老报》的编务,令到《百年老报》的“立场超然、不偏不倚”编辑方针成为大笑话,这除了令到骆文秀家族无辜受到《百年老报》员工与读者迁怒,在骆文秀家族里也掀起巨波,当中,刚在去年升任集团总舵手的骆文秀长子嫡孙骆坚聪,更是不齿林建成这个外孙的所为,也与他的这名表哥闹翻。

据了解,除了骆坚聪,骆文秀家族的其他家族成员也都不认同林建成的这种只利他自己,不利家族与集团的行为,因为与林冠英有这么多的瓜葛,只会令文秀集团被标签为亲行动党的集团,这对文秀集团在槟城以外地区的庞大业务极为不利。

骆文秀家族不想卷入政治是非,即不想得罪国阵,也不想被行动党利用,所以目前正找买家脱售《百年老报》,以保文秀集团的金字招牌。

据《槟城头条》了解,文秀集团不久前就已与一家集团接洽,不过谈不拢。

消息向《槟城头条》透露,骆文秀的长子嫡孙骆坚聪其实一直都不认同其三姑的儿子林建成把人民喉舌的《百年老报》,变成林冠英喉舌的胡作非为之举,但因为文秀集团之前一直由其二姑骆清燕掌管,加上林建成的父亲林绪通又是《百年老报》的董事主席,骆坚聪不便插手。

而在去年,随着其二姑骆清燕将骆文秀的企业王国交还给骆家之后骆坚聪后,骆坚聪才能着手匡正祛邪,不让其表哥林建成砸毁祖父骆文秀所辛苦创立的文秀集团金字招牌。

骆坚聪在其祖父仍健在时,虽然年纪尚幼,但他还是知道其祖父骆文秀生前即使参政,是马华的党员,甚至曾是槟州马华财政,可是却从不干预《百年老报》的编务,不曾指示《百年老报》只可报道马华的新闻,不可让反对党,以及与自己关系不甚融洽的时任槟首长林苍佑的新闻在《百年老报》上出现。

骆文秀更不曾发出以“民代”来取代州议员的名字这么荒谬的指示。

所以,骆坚聪在掌权后,对其表哥林建成沾污《百年老报》,进而令其祖父声誉受损,开始有所行动。

除了不齿表哥干预《百年老报》,骆坚聪也对表哥林建成的另一些胡作非为非常不满,比如林建成以附加装修及停车位为名,強迫分配到文秀集团所建的Centrio Avenue中廉价组屋人士,须以16万令吉高价购买这个原本才7万2千500令吉的中廉价单位。

更甚的是,由于林建成还私下将至少50%的该中廉价屋单位分配给高收入人士,高收入人士就转租给外国的莺莺燕燕,令到Centrio Avenue中廉价组屋变成淫窟“炮房”,令文秀集团蒙羞。

虽然林建成与林冠英勾结后,在耗资270亿令吉的槟州交通大蓝图计划上有为文秀集团挣到几十亿令吉,但却也因为闹出欲呑噬槟华女中校地、指示《百年老报》全面封锁上千渔民反对填海计划的新闻,以及接受林冠英金主宏升集团出钱买下《百年老报》的版位,然后以假造的民调及专访误导槟州人民,让槟州人民以为96%人支持填海及建轻快铁与单轨火车,令文秀集团得不偿失。

据知,林冠英大金主陈国平最近起诉郑雨周败诉的新闻,林建成原本准备重施故技,下令《百年老报》全面封锁的,但因为骆坚聪已表明极不认同对他一再干预老报编采部,林建成才不得不让老报刊出这则新闻,不过,只可塞在报屁股里,郑雨周胜诉欢呼的相片不可登。

据知,也因为有骆坚聪,郑雨周的三个字才能重新出现在《百年老报》上,而不再是“民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