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29a1

处处“揸正来做、不识DO”,甚至连林冠英金主的契子也照样“郁”,槟州上诉局委员会主席杨映波迟早被林冠英“炖冬菇”,乌纱帽不保!

林冠英为了做足门面功夫,在主政槟城不久后特地委任大马律师公会前主席杨映波为槟州上诉局委员会主席,以专事处理民众针对槟威两地的地方政府的投诉。

而林冠英万万没想到的是,杨映波竟然是迂腐之辈,接到有关林冠英“金主”的案件时竟然扮白面包青天“落闸放狗”、开虎头锄,完全没人情讲!

杨映波不久前审理居民投诉林冠英两名金主的房屋发展工程案件时,就打狗不看主人,对林冠英的这两名“金主”发出停工令。

杨映波是分别向林冠英大金主陈国平的契子,即家里靠制造假酒发迹的EWEIN集团副主席尤瑞庆的City of Dream 服务式公寓发展计划,以及奉上300万令吉古迹献金给不存在的槟州古迹信托基金后,不必重建许心美故居的Tropika Klassik 发展有限公司的、在拜吉路的高楼发展计划,发出停工令。

Tropika Klassik发展有限公司只奉送区区300万令吉,被杨映波下令停工也罢,但尤瑞庆的工程竟然也被令停工,林冠英怎向陈国平交代?

实际上,林冠英过去一直都给尤瑞庆的City of Dream 服务式公寓发展计划很多很多的方便,比如虽然该区有百多名居民曾在受市政厅召见時,签名反对City of Dream 服务式公寓发展计划,但市政厅最后却指只有当中10戶居民有权反对,因为只有距离发展地20公尺以內的居民才可反对。

虽然居民们隨後马上提出上诉,可是市政厅却在居民们上诉的2天后马上批准尤瑞庆的发展准证,办事效率出奇的高!

除外,City of Dream 计划中竟然有2栋40层高的高楼,每英亩密度为75单位(共572单位),比州政府指南的限度多了近5倍,这也是槟城史上最高密度的房屋发展计划!

还有,林冠英也令City of Dream 计划创下大马史上获州政府最快批准转换用途程序申请的纪录,因为从申请到批准只用了短短的29天。

更甚的是,一般审查图测和批准的程序需要108天,但在林冠英指示下,市政厅8天内就让它通过。

林冠英一直安排尤瑞庆快速无阻的通关,没想到杨映波却装作拦路,发出停工令,林冠英情急下竟然荒谬的叫槟岛市政局代替尤瑞庆,挑战槟州上诉局委员会,指上诉局委员会无权针对City of Dreams服务式公寓发展计划发出停工令!

市政厅竟然想阉割槟州上诉局委员会,杨映波当然勃然大怒,所以他在裁决City of Dreams服务式公寓发展的案件时,洋洋洒洒的写了72面的判词,怒斥市政厅作为公共机构,理应照顾公众的利益,没想到竟然挑战上诉庭发出停工令的权力,举动让人不解。

杨映波除了宣判市政厅败诉,更谕令市政厅须赔偿2万令吉给居民代表,作为浪费时间、金钱等的损失。

其实,这已不是杨映波第一次倒林冠英的米。

以杨映波为首的槟上诉局委员会不久前也曾裁决,槟岛市政厅可以不发出规划准证给Sunway有限公司,以该公司发展它所拥的76公尺以上的地段。

林冠英在杨映波做出上述宣判时马上说,他很担心Sunway有限公司会将此案带到高庭进行司法审核,而这将造成州政府会面对高额赔偿,所以他邀请他的老相好安美嘉和马大法学教授古达星,协助槟岛市政厅在面临司法审核时抗辩。

林冠英这么做,当然是有政治目的的,因为有关地段之前曾被前朝州政府规划为可发展的土地,林冠英故意夸大市 政厅不发规划准证给Sunway有限公司的严重后果,是要指责现任州政府将受前州政府所累,面对高额的赔偿。

但杨映波却不识趣的指林冠英根本是多虑,因为赔偿的课题根本不存在,令林冠英无法再诬赖前朝政府。

一而再的倒林冠英的米,特别是竟敢动林冠英金主陈国平的契子尤瑞庆,看来杨映波这个槟州上诉局委员会主席也差不多要做到尽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