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20a1

在海啸高风险区填海,又破坏光大摩天楼风水,外来首长林冠英管你们槟城死人冧楼!

当林冠英去年宣布准备在槟岛南部填海以兴建三座人造岛时,我国地震与海啸风险管理委员会海啸预测与模式研究小组成员郑淑艳博士就做出警告,勿在海啸高风险区建人造岛,以免造成填海区的沙石散开,而酿成地陷,危及大众。

也是马来西亚理科大学数理系副教授的郑博士当时更揭露,受槟州政府委任以负责测试南部填海计划的丹麦水力研究所所应用的二维水动力数值模拟模式(MIKE 21-HD),不足以推测槟岛南部海岸的海啸风险,该模式其实只能预报潮位。

她认为,槟州政府应用中央政府所拥有的海啸推算模式来推测海啸,以避免日后出现难以弥补的错误。

可是,林冠英却把这名专家的劝告当成耳边风,虽然槟岛南部在2004年南亚大海啸时曾是重灾区之一,但他还是坚持要在那里填海建人造岛,并认为他委任的丹麦水力研究所所应用的二维水动力数值模拟模式没有问题。

其实,林冠英这种心态是可以理解的,第一,他不是槟城人,而且他的孩子个个都已跑到澳洲留学了,槟城日后有什么“冬瓜豆腐”,死的又不是他的至亲,他才不理与他没有任何血脉关系的槟城人死人冧樓。第二,填海可以让他的两个金主文秀集团与宏升集团赚到盆满钵满,而他则可从中受益无穷。

如果海啸真的把整个槟岛呑噬掉,他就返回他的老家柔佛,天天数钞票,反正他不是生于槟、长于槟,怎会葬于槟?

除了槟岛南部的填海会引发风险之外,北岸的填海也一样会为槟城人带来大灾难。

针对最近短短一周内,亚太地区多个国家与地区包括日本、厄瓜多尔、东加王国及台湾相继发生强烈地震,联合国海啸研究小组成员辜福来博士研判,环太平洋火山地震带已进入活跃期,并不排除东南亚在1至2年内随时将迎来强震。

也是理科大学数学系教授辜博士说,地壳活动一般以200年为1大周期,10年为1小周期;而目前距离2004年南亚大海啸已有12年,他因此推测本区域近年内随时发生强烈地震,并可能引发海啸。

辜博士更指出,虽然槟城在地理位置上已处在海啸高风险区,但遗憾的是,槟州政府还是决定在最高风险槟岛北岸展开葛尼水岸大型填海工程。

他说,填海工程将改变沿海地形,影响海潮流向及抵御海啸冲击的能力。

他更不客气的指责由林冠英领导的槟州政府,不该抱持侥倖心态,认为区域内海啸是很久才发生一次,也未必会波及槟城,毕竟这是攸关人命的事件。

同样的,林冠英也把辜博士的告诫当着耳边风,继续让他的金主在当年也是海啸重灾区的新关仔角大事填海。

林冠英除了不理槟城人的死活,在槟岛南北两处都大事填海之外,现在连槟城人引以为傲的光大摩天楼,他也一样任由发展商乱搞,结果不但破坏光大摩天楼的美观,更损毁槟城的风水。

Komtar
光大摩天楼外层多一块遮羞板

光大摩天楼是圆柱形建筑,在风水学来说,圆柱形的楼因为气可以在圆形中流转,代表生意上的货物和资金的流转,是可以带旺生意的一种楼形,加上圆柱形楼属金,土能生金,圆柱形楼大旺之极,无论做生意和做办公楼,都是一流、上等的格局。

可是林冠英却不加理会,允许World Equipment有限公司在光大摩天楼外层添加结构,造成光大摩天楼不再是圆柱形建筑。

最糟的是,World Equipment有限公司原本说好要在光大摩天楼外层装置透明式升降机,可是最后却变成一条长方形的“遮羞板”–原来透明式升降机已改换成封闭式的升降机!

根据林冠英领导的槟州发展机构的子公司PDC Setia Urus总执行长洪祖丰解释,职业安全与卫生局是基于安全理由,即曝露在外的电缆会因强风吹而导致整个升降机摇晃,无法让人舒适地乘搭,所以指示World Equipment有限公司把透明式升降机换成封装式升降机。

komtar_2910_600_397_100林冠英不是很英明神武的吗?为什么当初World Equipment有限公司说要建透明式升降机时,他没有想到这个安全隐忧?

林冠英自己的前幕僚长黄泉安也看不过眼的在面子书上这么酸他的前主子:。。。奇怪的是,几张Power Point幻灯片就让商贾登堂入室,长官(林冠英)跟他一起晕坨坨。。。

其实,很多槟城人都认为,圆柱形的光大摩天楼犹如一支插在乔治市的大香,以遥遥的敬奉极乐寺的观音圣像,而现在,光大摩天楼外层因多了一块“遮羞板”,不再是圆柱形了,也不再像一支大香,不能再形同敬奉观音圣像的大香了。

对观音如此不敬,不知林冠英会不会学他太太那样,跑到观音圣像前剃光头谢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