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04a2

跟阿德南比政绩输到“嗅没烟”,林冠英竟然还敢脸皮厚厚的跑到砂拉越献丑!

同样是一州的首席部长,阿德南才上任2年就有53项的政绩,深得砂州人民的爱戴,进而赢得“全民首长”的美誉。

反观林冠英,坐镇槟城7年余毫无建树,政绩满江红,且还与发展商勾结,让发展商占尽槟城人的便宜之余还破坏槟城的环境与风水,结果连累槟州行动党被讥为“槟州发展协会”(Development Association of Penang)。

7年政绩只能与阿德南的一根脚毛相比,林冠英应该自惭形秽的躲在槟城反省才是,可是他却脸皮厚过厕所板,恬不知羞的一直往砂州飞助选,更对槟城人民正面对的种种问题,如槟城多处山林被发展商非法开发、第一泛槟岛大道(PIL 1)影响哥德路及湾岛头12间学校等机构、槟州15个非政府组织联署点出槟州交通大蓝图缺乏远景的问题,以及轻快铁太靠近3所学校,令3校的师生面对噪音、安全及健康的问题完全不理会。

由于阿德南执政2年就政绩彪炳,林冠英找不到课题攻击他,只能一直攻击阿德南对反对党领袖发出禁足令。

不过,林冠英没告诉大家的是,阿德南非但对反对党领袖发出禁足令,连土权主席依布拉欣阿里、改信回教后数典忘宗,整天在专栏里骂华人的郑全行、红衫军领袖嘉马及部落客PAPAGOMO这些亲国阵的极端份子,也一样被阿德南挡于砂州大门外。

还有,林冠英说阿德南虽然让他入境,却只让他逗留在砂州直到5月5日。实际上,不只林冠英,国阵的助选员,如槟民政州委陈嘉亮,也一样被阿德南下令须在5月5日之前离开砂州。

对于阿德南向西马的政治人物与极端份子发出禁足令,有人说这么妙喻:“砂拉越州选就好比家庭会议,关隔壁老王什么屁事?”

该选择谁
点击放大图片

除外,还有人列出阿德南53件政绩中的其中三项来揶揄林冠英:

1.当阿德南宣布承认独中统考时,林冠英马上跳出来说,他7年前就已经承认统考,因为他让统考生邓晓璇出任槟州绿色机构总经理。

好笑的是,林冠英所谓的承认统考文凭,原来是这7年来只承认邓晓璇一人。还有,槟州绿色机构究竟是以邓晓璇的英国英吉利亚大学发展学硕士专业资格为标准,还是以她的中学生程度聘请她为总经理呢?

2.林冠英在308大选前曾承诺,一旦执政槟州就废除双溪育的收费站,可是到今天,双溪育的收费站仍屹立着。反观阿德南才上任两年就废除全砂州的大桥收费站,并将全砂州的单程渡轮服务费降至1令吉。

3.林冠英执政槟城7年一直不停的调涨各项收费,如产业交易手续费猛涨200%、门牌税调高4.45%、巴刹及小贩中心档位租金调高100%、调涨海产养殖业及姓氏桥的临时地契收费200%、调涨圣安纳节庆典摊位申请表格手续费100%、向门牌税单位业者征收50令吉的转名手续费,以及向饮食业者征收露天桌椅费。

除外,林冠英政府更先后调涨水费三次,最近还偷偷摸摸的调高切断水源后重新驳水源的费用。

还有,在308大选前,行动党曾承诺废除周六周日的停车收费,结果非但没兑现承诺,还变本加厉的将停车收费时间延长至午夜12点,且一年365天无休收费。

反观阿德南执政的砂劳越,周六及周日没收停车费,且在每天午休时间一个小时免收停车费。除外,阿德南还降低门牌税及水电费,他更做出承诺,只要他执政的一天,绝对不会涨小贩租金。

其实,林冠英在放下槟州的政务不管,跑到砂州诓骗砂州人民之前,应该先回答阿德南于3月间向他抛出的下面10个问题:

1)槟城山坡秃顶,是否是槟州政府管理素质低等?

2)槟州土著及非土著商贩,有无受州政府公平对待?

3)槟州政府出售土地给外国公司,是否做到透明化?

4)槟州的门牌税、泊车费、水费及商业执照费涨价,有无听取民意?

5)槟州政府进行的工程投标,有无做到公平及透明化?

6)关于伊党一领袖指行动党取得12亿政治献金,为何行动党不回应也不起诉对方?

7)槟州前任策划官员莫哈末扎里指行动党有不良企图,为何行动党没有回应?

8)行动党也有土著党员,却不受重用,是否党内也有沙文主义?

9)行动党是否不认同宪法第153条文(关于马来人特权)?

10)行动党已故砂州领袖黄和联罹患重病时,砂国阵政府拨款,为在新加坡治病的黄和联缴付医疗费;请问行动党是否有实际行动,帮助为该党作出贡献的黄氏及其家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