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10a1

希望联盟在砂拉越选举输到“扑街”,特别是行动党更输到变“7 UP”,除了是因为“阿德南效应”之外,其实还有另一个原因:受林冠英这个票房大毒药所累!

如果林冠英不是票房大毒药,为什么同样都受“阿德南效应”冲击,公正党却成功守住3席,即便是落败选区,得票率也有所增加?反观行动党却输到“妈妈不认得孩子”,竞选31席狂输24席,其中7名候选人更失去按柜金。

最惨的是,行动党连原本所拥的其中5席也失守,只保住7席,结果被人讥笑是“7UP”。

行动党在砂州变成“7UP”,可说是没口德的报应。

在505全国大选,马华因只赢得7国11州议席时,行动党就讥笑马华是“7-11”,而现在,风水轮流转,行动党在砂州只剩下7 州席,马华还不笑回行动党是“7UP”?

说回林冠英这个票房大毒药。

林冠英好像不知道满身都是屎的自己,已变成票房大毒药,竟然还跑到砂拉越拉票站台,结果连累到自己的砂州兵马个个输到灰头土脸。

林冠英应该知道,自己不是一般的行动党领袖,因为他也是槟州首席部长,砂州选民会拿他治理槟城的政绩,与他们自己的首席部长阿德南的政绩来做比较。

而这一比较,砂州人民就会发现,林冠英连阿德南的脚毛也不如!

林冠英这8年来在槟城干下的“彪炳政绩”,顺手拈来就有:与发展商勾结,任由发展商鱼肉人民、破坏槟城的山林与沿海区;一直调高各项收费,如水费、门牌税、停车费及小贩执照费等;给予回教与非回教的拨款严重偏差。

还有,整天口口声声说不吃钱的林冠英,却以280万令吉买下市价600多万令吉的大洋楼充“林宫”,结果林冠英跟他的太座,以及因爱慕他而半卖半送大洋楼给他的P小姐,在砂州选举投票日前一天被反贪污委员会请去喝一整天的咖啡,这看在砂州选民眼里,试问他们还会再像上届砂州选举时般,大力支持行动党吗?

除了满身屎的从槟城跑来砂州,惹砂州选民厌恶之外,林冠英在砂州选举竞选期间也讲了不少令砂州选民对行动党反感的话。

比如林冠英口口声声表明维护砂州主权,可是却对砂州的移民自主权大加鞭挞;除外,林冠英虽然一直大骂消费税,可是却不敢接受阿德南的挑战,一旦执政砂州就废除砂州消费税。

而除了林冠英这个票房大毒药,行动党的西马小啰喽也在砂行动党变“7UP”,做出一些“贡献”。

比如,林冠英名种狗黄伟益养的“侏儒狗”SKYZE WONG,在面子书上炫富的指到砂州当行动党的监票员,除了有飞机票及住宿提供,还有大马身价最贵的鱼–“忘不了”享用,以及把印尼乡区学童攀爬绳索及破烂木桥以渡河上学的相片,捏造成砂州学童面对这种惨况,引起砂州人民普遍的不满。

对于行动党在砂州大选输到“扑街”,这里转载前报人周泽南的妙论让大家欣赏:

报道说在野党,特别是民主行动党不进反退,我以为退步的不单单是他们的战绩,还包括他们改朝换代的诚意。一个党魁在自己执政的州属施行违反民意,牺牲少数族群的暴政,甚至不管遭公害残害的子民,能用什么信念来说服人民继续支持你们改朝换代?

不是国阵赢得漂亮,而是行动党输得活该。。。行动党平时不烧香,临选才派老人行千里路,用自己的媒体炒作有多艰辛多伟大,一切离不开自恋自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