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19a1

槟州各姓氏宗祠联委会主席当头棒喝,黄伟益是否能顿悟,戒除贪婪之心呢?

槟宗联委会主席拿督叶谋通最近不客气的斥责槟州政府,把属于民间的文化活动–槟城新春庙会,交托给一家活动策划公司负责策划与筹办,令人感到心痛。因此他希望槟州政府把原本由民间发起的新春庙会活动交还予民,让真正了解本土民间文化的人士,主办具有特色的庙会。

叶谋通还这么说:“常说‘兼听则明’,做为英明领袖,纵然本身是十项全能,十八般武艺样样皆精,也要学习弯下身子去听不同声音,以不同角度来考量问题,才能做出更明确和周全的决策,让更多人受惠。”

叶谋通这句话,分明是在说林冠英嘛。

不过,林冠英是吃死猫,因为真正骑劫新春庙会的人不是林冠英,而是林冠英的“名种狗”黄伟益。

黄伟益这几年也真贪得无厌,到处骑劫抢掠他人的东西,赚到脑满肠肥,豪宅买了一间又一间。

说到新春庙会,大家应该都已知道,黄伟益是将这个民间文化活动从各姓氏青联委手中抢过来后,交给他的朋党TLM公司董事经理黄继升筹办。而黄继升呢,就是黄伟益在骑劫槟岛市政厅的土库街无车区后,改成商业化的“占领土库街”的负责人。

而在今年的初九天公诞,黄伟益在怂恿林冠英骑劫姓周桥桥民办了百多年的天公诞庆典后,又交给黄继升去搞文化表演。

除了骑劫民间文化活动,从州政府那儿捞取经费后与黄继升分赃,黄伟益也不时插手多个组屋及公寓的管理事务,即使这些组屋公寓不是在他的丹绒国会选区,他也照样登堂入室,然后在骑劫这些组屋公寓的管理权,交给他太太所开,没有向估价师、评价师与产业代理局注册的New Island 产业管理公司。

这也是为什么黄伟益太太的New Island 产业管理公司才经营短短2年,就已是超过25个组屋及公寓的管理公司。

不过,可能就是因为太贪,像土匪般四处掠夺,黄伟益这些年来惹来的是非与笑话不断,搞到形象极差,且身体状况也亮红灯。所以,如果他再不收手,继续四处骑劫掠夺,恐怕迟早会出大事。

黄伟益这些年惹来的是非与笑话如下:

-叫公正党下地狱,但后来改口叫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下地狱。
-把郭氏槟城郭氏汾阳堂晚宴当成谈政治讲座而被喝倒彩。
-骂青联委“大不孝”,但后来无条件收回并及道歉。
-被垄尾绿园组屋居民拉横幅抗议插手该组屋共管机构事务。
-拒付5令吉停车费大閙购物2小时。
-在餐厅用餐后拒付服务费,更在餐厅的告示上打叉,结果引起公愤,被多间餐厅列为不受欢迎的客人。
-马航MH17客机在乌克兰被击落时,其太太竟然在面子书上骂大马:“这是什么烂国家?”,结果被围剿。
-在面子书上LIKE“免费的A片看到爽”专页给人截图广传。
-假冒内政部官员私扣外劳准证,欺负外劳被记者质问时,竟说:”管他这样多,外劳!”
-当“林宫”事件爆发时,拍主人的马屁却拍到马腿上,竟指林冠英是会计师,不是估价师,所以不懂得房价,令人笑翻,结果被林冠英下令噤声。
-被高渊前国会议员陈智铭指是一只“洛威乐”狗时,竟然还引以为荣的说:“他说我是洛威勒,至少这是一只名种狗”。
-其助理“侏儒狗”SKYZ WONG在砂大选期间炫富,指行动党监票员可享受大马身价最贵的鱼“忘不了”,并把印尼乡区学童攀爬绳索渡河上学的相片,捏造成砂州学童面对这种惨况,引起砂州人民普遍的不满。

黄伟益相信是四处掠夺而引来的恶果如下:

-在砂拉越大选期间,从砂州飞往吉隆坡机场,并准备从吉隆坡转机返槟时,突然晕眩及欲呕吐,被紧急送往布城医院治疗。
-4年前被电单车撞倒后失过6小时的记忆。
-在百年老报写专栏被举报,结果被控上庭面对煽动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