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17a1

罗兴强印制PESTA T恤暗中A钱,罗公子今年庆生日时又可再次在夜店开一百瓶香槟大事庆祝了!

《槟城头条》接到投报,指罗兴强在去年年尾的PESTA期间印制PESTA T 恤时施了偷龙转凤一招,结果其儿子的银行存款后面又多了几个零。

来自罗兴强掌管的槟州旅游发展委员会消息向《槟城头条》透露,罗兴强在去年的PESTA前夕,在其公子安排下向一家T恤印制厂商订制了5万件印有PESTA标志的T恤,以供宣传PESTA用途。

不过,最后只有1万件T恤送出去以充宣传PESTA用途,另4万件则藏在这家与其公子有关系的T恤印制厂商那儿“备用”。

消息说,这期间,当社团组织因办活动而找罗兴强赞助T恤时,罗兴强就签发INVOICE给这家厂商,过后叫有关社团组织向厂商拿T恤。

可是,这家厂商并不是印制新的T恤给这些社团组织,而是将上述4万件“备用”的PESTA T恤拿来交给这些社团组织。

而这家厂商是每接到罗兴强开出的一张INVOICE,就向罗兴强的办公室索费一次。

即是说,如果有10个团体拿着各写着印制4千件T恤的INVOICE给该厂商,该厂商就向罗兴强的办公室索费10次,而每张INVOICE是印制4千件T恤的费用,这不包括当罗兴强一开始印制PESTA T恤时,该厂商已向槟旅游发展委员会索取的5万件T 恤费用。

也就是说,槟州政府虽之前已付清5万件T恤的费用给这家厂商,过后却还要对当中的4万件T恤再付多一次费用!

所以请想象,这家与罗公子有关的T 恤印制厂商,前后共向州政府索取多少印制T恤的费用?

据知,罗兴强在印制PESTA T恤时,特地叫该厂商将PESTA的标志印得即小且又印在T恤上不显眼的地方,以便当其他社团组织要求他赞助T恤时,可在预留下的4万件T恤上印制这些社团组织的标志。

这也是为什么这些社团组织的T恤上除了有它们本身的标志,也有PESTA标志的原因。

而既然这家T恤印制厂商与罗公子有关,那么罗公子当然有得分赃,难怪罗公子最近可拿出150万令吉,把“百年老报”旧址打造成为拥9间房,合共47个胶囊床位的酒店啦!

有老爸从州政府的财库里接一条粗大的水管出来,看来即使林冠英的金主,ewein老板尤瑞庆没赠送市价80万令吉的Audi A5名车,罗公子也有能力自己买。

令人不解的是,行动党代主席兼纪律委员会主席陈国伟能大公无私的开除由他自己一手提拔,却因滥用选区公款的行动党雪州直落拿督区州议员罗志兴的党籍,可是身为秘书长的林冠英却一直包庇罗兴强,任由罗兴强利用公职之便,令其原本搞地下赌庄搞到要“跑路”的儿子,一夜之间变成为一名挥金如土的小开?

是不是因为林冠英本身在“林宫”事件上“上梁不正”,所以就默许下属“下梁歪”,大家一起共捞共煲共富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