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31a1

因为怕马来人知道后会不爽,林冠英给独中拨款,以及拨地给华校时总是鬼鬼祟祟、偷偷摸摸。

相信很多人都不知道,林冠英每年移交拨款给独中,以及发放回馈金给独中教师时,都是只邀请中文报记者出席采访,不会通知马来报及英文报。

根据中文报传出来的消息,林冠英每次在通知中文报,他将移交拨款给独中以及发放回馈金给独中教师时,都会在电邮上特别注明:全程以中文为媒介语,只邀请中文报采访。

林冠英的理由是,移交拨款给独中以及发放回馈金给独中教师,只关系到华教与华社,马来报及英文报没兴趣采访,所以才没邀请他们前往采访。

如果林冠英的这个理由可以成立的话,那么为何他移交拨款给宗教学校、宗教学校教师以及回教堂时,虽然这只关系到马来社会,他却邀请中文报记者采访?

比如他最近宣布拨款180万令吉给威北At-Taqwa回教堂洗肾中心,这根本就无关华社的事,因为非回教徒的肾病患者根本不可能进入回教堂洗肾的,但林冠英还是邀请中文报记者采访。

所以说,林冠英拨款给独中及独中教师时不邀请英巫文报记者采访,不是英巫文报记者没兴趣采访,而是他不敢让马来社会知道。

至于拨款给宗教学校、宗教学校教师及回教堂时,却敢邀请中文报记者采访,是因为林冠英完全不怕华社不爽。

林冠英知道,很多华人到今天还把他当神来拜,虽然他这8年来施政不公平,拨款不均衡,重巫轻华,可是很多华人见到他时还是照样高喊“CM,I LOVE YOU!”

林冠英非但在移交拨款给独中,以及发放回馈金给独中教师时偷偷摸摸,鬼鬼祟祟,不敢惊动马来社会(就好像怕老婆还娶“细姨”的窝囊男人,每次给“细姨仔”钱时,都是偷偷的塞,以免大婆和大婆仔们知道后会吵到家无宁日),他甚至连把发展商交给州政府的学校保留地转交给华校时,也一样不敢叫英巫文报记者采访。

就说最近他把湖内学校保留地移交给益华小学吧。

林冠英当天就是只邀请中文报采访,英巫文报全被蒙在鼓里。

值得一提的是,这块学校保留地,除了供益华建新校舍,还有一部份是充建残障儿童学校用途的。所以在当天,林冠英是分别移交学校保留地给益华小学董事会以及残障儿童学校的负责人。

而令人看了很不痛快的是,林冠英过后在其个人面子书及推特上,只用马来文贴文指自己移交校地给残障儿童学校,只字不提他同时也有移交校地给益华小学。

虽然林冠英有转载《珍珠快讯》报导益华小学获校地的消息,但却是中文版的,马来人看到也不知是什么冬冬。

尽管林冠英把华校当“细姨仔”,移交学校保留地给华校时偷偷摸摸、鬼鬼祟祟,像做了亏心事般,不过诚如上面所说,华人还是照样把他当神来拜,照样对他高喊“CM,I LOVE YOU!”,难怪林冠英这么LCLY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