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03a1

与“金主”有关联的学校可免费获校地,与“金主”没关联的学校却必须以地换地,林冠英施政不公又一宗!

林冠英的“金主”,宏升集团的大老板黄继梁最近因为林冠英替他将湖内一块学校保留地移交给益华小学,而摇身一变,变成热爱华教的发展商,令大家暂时忘记他有份执行的“泛槟岛连结高速大道”,曾企图呑噬槟华校地,并引起哥德路及湾岛头12个学校单位与盲人院的联署反对;大家也暂时忘记黄继梁有份执行的轻快铁计划,曾引起双溪里蒙区3所学校的抗议;大家更暂时忘记黄继梁有份执行的单轨火车,会破坏乔治市的市容而遭非政府组织非议。

不过,这个社会还是有不少“清醒”的人。

《槟城头条》最近就接到一名“清醒”的人来函,指黄继梁根本不像林冠英所说般,是捐献湖内地段给益华小学。因为这是一块学校保留地,只能供建学校用途,黄继梁根本不能卖也不能建房屋,所以他才做顺水人情,“送”给益华小学。

还有,林冠英一直都没告诉大家,发展商在进行大型的房屋发展计划时必须保留一块土地以充建学校用途,是前朝州政府订下的条规,不是他的英明决策。

不同的是,前州政府是把学校保留地全交给教育部处理,而林冠英则是把一些学校保留地直接移交给学校。

但,林冠英在分配学校保留地时却不公正,凡与他的“金主”有关联的学校,非但可以插队,后到先得,且还是免费获校地。至于与他“金主”没有关联的学校,则须把原有的校地交给州政府,才能获得新校地。

就说峇六拜中山小学吧。这间华小因为受槟城国机场扩建计划影响,很早以前就已向州政府申请一块学校保留地以迁校,可是林冠英却把中山小学相中的这块学校保留地,让其两名“金主”陈国平与黄继梁有关联的恒毅小学后到先得,且还是免费获校地。

中山小学董事会知道后当然大跳,并通过报章痛责林冠英领导的州政府不公平。而在舆论的压力下,林冠英最后才把峇六拜什公司的另一块近4.7英亩学校保留地交给中山小学,不过,不是免费的,中山小学必须将现有4.699英亩的校址地交给州政府,就是“以地换地”。

除外,公巴养正小学也面对这种不公平的对待。

养正小学的一部分校地是私人地主所拥,只有0.8英亩是学校董事部的。由于私人地主打算收回自己所拥的校地作发展用途,养正小学董事部就向州政府申请直落公巴一块州政府地以重建校舍。

可是,林冠英领导的槟州政府竟然又开出“以地换地”的条件–养正小学董事部必须把的原有的0.8英亩校地交给槟州政府。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时中正校。

时中正校申请了几十年,终于获得州政府提供学校保留地,以迁校重建新校舍。可是,林冠英又再开出“以地换地”的条件–时中正校必须将它位于爱情巷的1万4199平方尺原有校地及校舍,转至州政府名下。

而最近获得湖内一块学校保留地的益华小学,却不必“以地换地”,只须象征性的付211令吉土地费给州政府即可。

为什么中山小学、养正小学及时中正校都是必须“以地换地”才能获新校地,而益华小学却不必“以地换地”?

是不是因为益华小学的董事会主席祝友明,是林冠英“大金主”陈国平的人马,即槟州中华总商会会长祝友成的弟弟,所以益华小学不必交出现有的校地,只须付211令吉即可获4.3英亩的新校地?

还有,黄继梁的母校中华中学,以及黄继梁将掌控的恒毅中学之前各获学校保留地以在西南区建分校,也一样是不必“以地换地”,都是免费获新校地的。

我们现在最想知道的是,与林冠英“金主”没关联的国民学校及宗教学校向州政府申请学校保留地时,林冠英有没有要求它们像中山小学、养正小学及时中正校般,必须 “以地换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