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22a

林冠英与阿兹敏针对槟州选举首次谈判没有结果,原来不只卡在议席分配方面,还包括竞选基金与“安家费”谈不拢。

《槟城头条》探悉,阿兹敏在与林冠英谈判时跟林冠英算“婆乸数”,指公正党10名槟州议员原本至少还有一年可以每个月爽领RM11,250的薪水,可是,现在因为林冠英要搞州选,公正党10名州议员中至少一半以上可能会不见掉这一年的薪俸(总共RM135,012),这还不包括其他福利与津贴。

既然这是林冠英发动的选战,这笔“婆乸数”当然是跟林冠英讨啦!

除外,竞选是要用到很多钱的,而此战既然是林冠英要开打的,林冠英当然多少也得贡献每一名公正党候选人“一点点”竞选金。

最令林冠英脸青的还是,阿兹敏告诉他,如果非要将之前在州议会上对巫统议员动议投弃权票的5名公正党议员除名不可,那么林冠英就得给他们5 人每人一笔“安家费”。

所谓讲钱失感情,虽然林冠英新近与阿兹敏走得很密,但阿兹敏现在要他拿出一大笔钱来又补贴又赔偿给公正党的10名州议员,犹如割他的肉一样,他当然心痛不已,就跟阿兹敏阿芝阿佐,结果谈判没结果。

阿兹敏这样大开狮子口,林冠英当然一肚子火,所以第二天发文告高谈举行州选的必要性时,趁便屌公正党一下,指他与阿兹敏的谈判是机密的,却被所谓的“希望联盟消息来源”泄露了给国阵控制的媒体,破坏了谈判,而这也是蓄意让行动党难堪。

不过,据《槟城头条》所知,向国阵控制的媒体泄露林冠英与阿兹敏秘密谈判的“希望联盟消息来源”,并不是公正党,而是行动党!

据知,并不是所有行动党议员都支持提前州选,毕竟被反贪污委员会提控是林冠英个人的事,凭什么叫所有人陪他一起提早一年面对选民审判?

虽然行动党议员的选区都是华人区,风险没公正党高,但世事难料,万一一个不小心输掉,未来一年的收入,可以向林冠英讨回吗?

只是慑于林冠英的淫威,反对提前州选的行动党议员不敢公开说不,他们表面上对林冠英唯唯诺诺,暗地里却计谋破坏林冠英的大计。

据了解,这些暗中捣林冠英的蛋的行动党议员,其实早在林冠英年初委任潘俭伟出任槟城高尔夫球俱乐部董事,以及陆兆福出任升旗山机构董事,就已感受到威胁,他们知道林冠英已准备在来届大选安排他这两名哼哈二将攻打槟州席,以便中选后取代他们。既然林冠英不仁在先,他们当然可以对林冠英不义,所以一直伺机搞林冠英。

林冠英当然知道自己的议员在暗地里准备搞兵变,所以当他被反贪会提控上法庭,并知道反贪会已掌握自己贪污的证据,牢是坐定了,就搞提前州选举,以便可把自己的老爸送入28楼,以免自己进入苦窑里蹲时,这些反他的行动党领袖在28楼找到他的“数簿”,令他坐完牢出来后终身受到他们的掣肘。

其实,林冠英安排其老爸“父承子业”是必须的,因为他的金主们获他私授的各项亿亿声大工程,如海底隧道计划、填海计划及交通大蓝图计划目前都已箭在弦上了,如果他入狱后由其他行动党领袖,即使是自己的亲信当首长,恐怕这些亿亿声的大工程都会生变,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新的首长一定会有自己本身的金主,那里会应酬林冠英的金主?

而让老爸坐进28楼又不同,老爸怎样都会力保自己金主们的工程继续进行,以便林家能荣华富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