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自《光华日报》
作者:陈嘉亮
2013年5月17日

随着马华民政面对这届大选七零八落的战绩,两党无颜见江东父老坚持不入阁之后,新届内阁阵容华裔面孔只有首相署部长拿督刘胜权,及教育部副部长拿督叶娟呈女士勉强支撑着一个大马金漆招牌。

内阁有没有华裔代表,重要吗?往微观的一面去思考,就可能非常紧张刺激,毕竟有许多只有自家族群才能解决的问题,不知该如何委托友族部长代为仗言。但从宏观视野来说,最重要的是首相纳吉唯才是用,在一个大马旗帜下贯彻去种族化施政,让大家以马来西亚人为荣,总好过种族政治阴魂不散。

这届大选所带来的内阁组合,相信会为东马带来崭新的发展契机,我那远在砂拉越斯利阿曼的好朋友黄期望先生常说:“你们西马就好啦,发展多又快,我们东马只有贡献的义务,享受不到发展的权利”,这下可好,东马正副部长增加到14位,希望我们这些东马部长在更全面的参与中央执政后,能够在公平照顾全国各地之余,也把沙巴砂拉越推向先进州地位!

在目前这个大是大非的时代,国人需要思考的是如何尽一己之力,为国家为家园带来积极的一面,而不是沉湎在相对狭义的“有人在朝好做官”迷思,如果无法做到全面发展,就算任何一个族群获得辉煌成就,都无法为国家带来长治久安的太平盛世,一样的道理,只要纳吉政府公平对待各族,大家获得平均发展机会,人人吃得爽疴得顺,那由谁来当官,对我们这些老百姓来说,又有什么分别?

就以上届槟州政府为例,林冠英首长带领的第一代槟州民联班子,以华裔为行政骨干,招商对象也以中国两岸三地及韩国为主,但根据马来西亚工业发展局(MIDA)数据,过去3年州内主要外资还是来自美国、日本、德国及荷兰等原有旧投资,并没有因为州政府是华人班底而获得更多华资进驻。

冀带来透明兴革效应

特别是2012年,槟州11亿2654万9317令吉外资之中,中国台湾总共只占3930万3434令吉!而韩国方面,虽然大家常看到幕僚长黄泉安先生频密穿梭韩马,但早在2011年后就不再有新韩资,就算在2010年,也只有区区的182万令吉,还买不到一间高级公寓。

这说明什么?这代表说,就算给你一样的脸孔,你也未必赚到一样的天空!相反的,一些掌权者为了获取其他族群的支持,反而会提供比对自家人更好的服务,这种状况在华裔政客身上更见显著,槟州就是一个好例子,在林首长领导下,州内伊斯兰教组织获得6400万拨款,其他种族组织,合共只获不到1000万!

话说回来,外资不是看你的执政团队人种肤色,而是依据掌权者的能力意愿与发展大蓝图,来决定投资走向。而人民方面,大家要的是安居乐业的太平国度,纳吉政府迫切需要展示的是如何提高人均收入、减低贫富鸿沟距离,别再与敌对阵线比赛派钱,与其你派钱,倒不如让百姓有更友善的经营环境,把独乐乐变成众乐乐。

少了马华民政人联党华裔内阁成员,多了人权组织《大马国际透明组织》主席拿督刘胜权先生、兴权会主席瓦塔慕迪先生,希望会在未来5年带来更透明的兴革效应。

看到这届的内阁阵容,最失落的应该是民主行动党,有咖啡店老友说,打麻将千万不可找林首长,他的牌品是打输翻桌、打赢连麻将台都扛回家的,这次马华民政等愿赌服输不再上桌,一下子少了这些“老战友”,叫那从来不骂纳吉、习惯了赢拿输跳的林先生,日子要怎么过?有机会倒要问问首长夫人,林首长有否憋出口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