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衫军尽是华裔林冠英猛飚冷汗

净选盟大集会的黄衫军80%是华裔,马华及民政看了大冒冷汗?

非也非也!真正大冒冷汗的,其实是行动党和公正党!

很多人都在说,净选盟这次搞的大集会,80%出席者是华裔,而靠华裔选票维生的马华与民政,可要大吃惊风散了!

其实,华裔选票倒向行动党与公正党,在308及505大选时即已显露无遗,所以这次被行动党与公正党骑劫的净选盟大集会,华裔出席者极踊跃根本就是预料中的事。

从华裔,特别华裔青年极踊跃出席这次的净选盟大集会,可预见行动党及公正党在来届大选于华裔选民占多数的选区仍可继续再胜,不过,两党在这些选区原本就已固若金汤,加多一批年轻的华裔新选民的选票,也只是在这些选区的多数票增多而已,没有实际的意义,也对整个大局起不了重大作用。

而出席净选盟大集会的巫裔锐减,则可窥探出公正党及以末沙布为首的所谓伊斯兰教开明派,来届大选在马来选民居多的选区选情不乐观,进而影响行动党与公正党的选情。

林冠英原本以为没有了伊斯兰党,但还有末沙布这个护身符,来届大选还是可以继续保行动党以及公正党在混合区平安过关,而末沙布的“人民诚信党”更可在马来区大斩获,如此一来,新民联即有希望可夺下大马政权。

可是从出席净选盟大集会的巫裔锐减情况来看,他这个如意算盘是打不响了,这也显示出末沙布只是银样蜡枪头,根本没有号召力。

如果出席净选盟大集会的巫裔锐减,可反映出槟城马来选票在来届大选会回归巫统,林冠英的首席部长宝座恐怕就会动摇。毕竟行动党在槟城赢到完也只是19席,无法单独执政,何况行动党的19席中,有不少是马来选民颇多的混合选区。

其实,林冠英不只冒冷汗,相信也暗捶不已,因为他这些年来一直对伊党党员及回教徒阿谀谄媚、万般讨好,可是他们始终还是视他如敝屣,完全不领情。

就说拨款,在国阵执政槟城时(2008年),槟州政府给予州回教事务的拨款每年只是2549万令吉,而在林冠英主政后,州政府给州回教事务的拨款却年年猛增,到2014时已翻倍到5117万令吉!

至于给非回教事务(华人庙、兴都庙及教会组织)的拨款,在2014年(截至7月)只有区区47万7500令吉,比回教事务所获的拨款连1%也不到。

除外,当林冠英与伊党闹翻后,我们才从公正党籍的槟州第一副首长莫哈末拉昔口中惊觉,原来虽然伊党在槟城只赢一个州席,却在槟州拥有1100名可领官饷的乡村发展及治安委员会委员。

莫哈末拉昔还酸溜溜的说,全槟的乡村发展及治安委员会委员共有4000余人,而伊党党员竟占了1100人!

更甚的是,虽然已与伊党闹翻,但伊党的这1100名乡委会委员,林冠英竟然一个也不敢撤除,他们到今天仍继续一边领官饷做村官,一边在全槟各选区,特别是在马来选区里与巫统眉来眼去。

除了在拨款及官职上讨好回教徒与伊党之外,林冠英还指示他的幕僚长黄泉安与他一手拉上来的浮罗池滑区州议员叶舒惠,在马来人开斋节时一身马来人打扮向马来人拜年,极尽谄媚为能事。

可是,净选盟的一场大集会却可暴露出,林冠英对回教徒与伊党所做的一切,根本是白做了,因为他们根本就不“屌”他,只是把他当“老衬”而已。

另外,《槟城头条》探知,由于净选盟大集会第一天的80%出席者是华裔,林冠英与公正党领袖都急得跳脚,结果连忙掏钱,到附近甘榜大派钱,在一人200令吉重赏下,好容易才拉到5000名马来人,赶在第二天乘坐100辆巴士出席大集会凑数。

虽然如此,林冠英还是不信邪,认为他在槟城为回教徒与伊党党员付出这么多,他们没理由不卖他的账,于是就指示他的马仔,通过社交网络号召要槟州人民出席8月30日分别在卡巴星道、旧关仔角、大山脚及北海举行的声援净选盟集会,可是同样的,出席的黄衫军,还是以华裔居多,马来人几乎一个都没有。

所以说,林冠英的汗还从额头流到脚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