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自《星洲日报》

作者:副执行总编辑 郑丁贤
2012-08-28

“公元2014年9月,民联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在国会提呈伊斯兰刑事法……“
民联爆发分裂,伊斯兰党议员全体支持这项法案,行动党议员集体反对,公正党的穆斯林议员和非穆斯林议员闹分歧……

“反对党国阵也立场相左,巫统国会党鞭表示,作为穆斯林,巫统议员必须支持伊斯兰刑事法……

“马华、民政、国大党反对无效,宣布退出国阵……

“国会投票表决,伊斯兰党和巫统议员全体支持,通过三分之二门槛,伊斯兰刑事法案通过……

“哈迪阿旺感谢议员们的支持,表示这是通过民主程序所达致,马来西亚实现伊斯兰国目标。

“随后,伊斯兰党和巫统宣布组成联合政府……”

2014年还未到来,我也不是写政治预言;以上的情景,不是天马行空,更非耸人听闻。

政治学和管理学中,都有一门课程叫着“情境模拟分析”(scenario analysis),综合现有的形势,推演将会产生的局面,最好会是如何,最坏又会怎样,然后,拟定不同的对策。

以上的景象,纯粹是模拟未来可能出现局面;当然,情境模拟要有一定的根据。

哈迪阿旺在该党的政治局和选举局会议之后,发表声明,宣布一旦执政中央,将会通过民主程序落实伊斯兰刑事法。

伊斯兰党的立场很清楚,不再含糊,绝对符合情境分析所构成的条件。

更何况,早有前例。1993年伊斯兰党在吉兰丹州议会已经通过伊斯兰刑事法,在表决时,巫统州议员也支持通过。

在宗教责任和信念之下,党派的区别只是一条细线,不是鸿沟。

只是当年这项法案抵触联邦宪法,未能实施。然而,换个情境,一旦它执政中央后提出,同样获得巫统的支持,届时,联邦宪法这道最后防线将会崩溃。

1993年的伊斯兰党,和2012年、2014年,或是2020年的伊斯兰党,会有什么区别?

对国家而言,伊斯兰刑事法不仅涉及立法和司法层面,它足以改变马来西亚立国的精神,也会扭转大马建国以来奉行的原则。

一旦通过伊斯兰刑事法,意味大马将和现代世俗国永别,成为名符其实的伊斯兰国。

华人社会不能再迷糊看待,抱着船到桥头自然直的心态。

民联的结构,固然有其执政目标,但是,对于执政后的权力分配,施政理念,依然缺乏共识。3党对国家的终极目标,是以各自的意识形态,以及各自的选民基础为依归;友党能否制约伊斯兰党?大家只能双手合什,加强念力了。

国阵内部也面对这种矛盾,一旦涉及宗教信念和政权存亡,它是否又能够经得起考验?

目前的关键,在于谁打开这个缺口,就是一发不可收拾。华人社会应该看出了这个情境,如何应对,就看有没有集体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