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暗中解救三金主 垄尾发展工程月内复工

林冠英暗中解除曹观友禁令,垄尾三发展商一个月内即可复工!

根据《槟城头条》从槟岛市政厅探听到的消息,虽然槟州治水委员兼地方政府委员会主席曹观友行政议员已公开的表明,槟岛市政厅于9月14日发给在垄尾区进行房屋发展工程的三家发展商的停工令,不会撤回。直到下次大雨时,垄尾路不再淹水,三家发展商的发展工程才可以复工,但林冠英却已暗中指示市政厅,不能等到下次的大雨后不再淹水时才允许这三家发展商复工,而是必须在一个月撤回停工令!

曹观友是在垄尾于9月12日大雨后大淹黄泥水时,在向市政厅及槟水利灌溉局确认垄尾区大淹黄泥水,是因在当地山坡进行房屋发展工程的三家发展商引起后,指示槟岛市政厅发出停工令给这三家发展商,谕令它们必须将排水系统做好后才可以开工。
img_3399而由于这三家发展商,即绿盛世(EcoWorld)、国云集团(PLB)及松林集团(LonePine)都是林冠英的“金主”,都持有免死金牌,他们当然没把市政厅的停工令放在眼里,对市政厅指示必须挖深及加阔蓄水池,以及挖掘另一个蓄水池,要理不睬的,能拖就拖,结果在10天后的9月23日的另一场大雨后,垄尾区又再淹黄泥水。

垄尾区在9月12日大淹黄泥水时,曹观友就已大发雷霆了,他在发给各报的文告中痛斥上述三家发展商非但导致居民诸多不便,更造成槟州政府因此而备受反对党的批评。曹观友更表示,将毫不犹豫的采取行动对付这三家发展商。

IMG_3398而在9月23日大雨后再度淹黄泥水,曹观友当然跳起来,他在两天后更亲自到垄尾巡视,并当场发出强烈的指示,市政厅于9月14日发出的停工令不会撤回,直到下次大雨时,垄尾路不再淹水,三家发展商的发展工程才可以复工。

据《槟城头条》探知,林冠英在获知曹观友准备亲自到垄尾巡视时,知道曹观友此行可能拿自己的三名金主来开刀,于是马上更改自己的日程,在9月25日当天随同曹观友一起巡视垄尾,以便能压住曹观友。

可是曹观友根本不卖林冠英的账,在巡视垄尾区时当着林冠英的面宣布,不会指示市政厅撤回停工令,直到下次大雨时,垄尾路不再淹水,三家发展商的发展工程才可以复工。

曹观友当着林冠英的面,将林冠英的三名金主绑个死死的,林冠英当然很不是味道。

林冠英认为,只要他的金主完成扩建及加建蓄水池工程,冰糖应该马上让他们复工,毕竟要等垄尾区再下如同9月12及23日般的大雨,都不知何年何月何日,曹观友根本就是故意要整死他的三名金主。

可是林冠英还是沉住气,没有当场与曹观友翻脸,只是假借与记者发言来提醒曹观友,垄尾区大淹黄泥水,不一定是他的三名金主的错。

虽然市政厅及槟水利灌溉局都已鉴定,垄尾区大淹黄泥水是上述三个发展商造成,可是林冠英却为他的三个金主“死撐”及解围。林冠英说,9月23日的大雨很反常,是一場“超級”大雨,所以州政府要找出主因,到底排山倒海的水量是从何而来。

林冠英还说,三个发展商早已接获停工令,但还是发生水災,所以州政府要查出真正原因。

林冠英言下之意,垄尾区大淹黄泥水是因为天下了反常的超级大雨,不能全怪三个发展商。

其实,垄尾区大淹黄泥水,究竟与三名发展商有没有关系,不必问专家,也不必上谷歌找资料,即使BTC(没读书)也可以知道,因为垄尾在9月12日及23日淹的不是雨水或沟渠水溢上马路,而是浊黄的山泥水,是从山上冲下来的黄泥水啊!

更何况,垄尾当天下的雨,并不是如林冠英所说的,是一场反常的超级大雨。

根据水利灌溉局的官网,当天降雨量最高的是双溪槟榔和峇都蘭樟路,这两区的降雨量高达68毫米,至于垄尾弄浪河处的降雨量只有52毫米。

林冠英为保其三名金主的利益,不惜夸大雨量,把垄尾一再淹黄泥水的问题推给老天,指降反常超级大雨的老天才是祸首,当然难于令与曹观友信服,进而收回成命,让三名发展商不必等等到下次的大雨后、不再淹水时,马上可复工。

由于曹观友拒绝对其三名金主放行,于是林冠英就暗中指示市政厅,只要他的三个金主在一个月内完成挖深及加阔蓄水池,以及挖掘好另一个蓄水池,就必须马上让他们复工。

林冠英告诉市政厅,到时他只要找个专家说,已挖深及加阔的原有蓄水池,加上另一个新建的蓄水池,即使雨再下得如9月12及23日般大也不会再淹水即可,反正槟城人都对他林冠英奉若神明,他讲什么大家都深信不疑。

至于万一日后又再淹黄泥水,林冠英还是可以解套的,他只须又夸大雨量,指下的是“反常中的反常、超级中的超级”雨,垄尾区居民要埋怨就埋怨老天吧!

不过,有一点是垄尾区居民,特别是对林冠英奉若神明者必须留意的是,曾在1998年发生巨岩从山上滚落,压毁车辆的垄尾区,这次在短短十天内连续淹两次黄泥水,已显示垄尾区的山已发出警示了,垄尾居民不能天真的以为,林冠英的三名金主建了两个蓄水池,他们就可从此高枕无忧,保证不会发生山崩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