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氏父子毁百年老报招牌郑雨周被斩剩“民代”两字

不容“郑雨周”三个字在《光华日报》里出现,百年老报竟以“民代”来代替!

《光华日报》于10月13日刊登行动党丹绒武雅区州议员郑雨周谈珍珠山半山大伯公庙被槟岛市政厅拆除事件的新闻,非但标题,甚至连内文也完全不写郑雨周的名字,全文都只以“民代”来称呼郑雨周,“震动”新闻界!

不只外报同行,连《光华日报》本身的编采部同行也在私底下议论纷纷,指这可说是《光华日报》创刊逾百年以来,第一次用“民代”来取代一位人民代议士的名字。

其实,大家都知道,郑雨周是因为过去一直抨击山坡发展工程,包括《光华日报》大老板,文秀集团的山坡发展工程也抨击,结果惹怒文秀集团,进而下令《光华日报》全面封杀郑雨周,完全不能刊登他的任何新闻。

至于《光华日报》之所以会刊登郑雨周谈珍珠山半山大伯公庙被槟岛市政厅拆除的新闻,主要是他替文秀集团的主子林冠英解围,指市政厅只是拆除珍珠山半山大伯公庙的非法扩建遮棚,不应被渲染成宗教对立。

虽然如此,文秀集团还是不容“郑雨周”三个字出现在《光华日报》,所以指示编采部,以“民代”取代郑雨周三个字。

据《光华日报》编采部高层传出的消息,他们当时有向文秀集团建议,或许以“该区州议员”,或“该区人民代议士”来取代,但文秀集团却不允许,只准用“民代”两字。

很多《光华日报》的老职员都唉叹,自从已故骆文秀的女婿林绪通及外孙林建成入主该报后,这家百年老报从此丧失立场超然、不偏不倚的编辑方针,违反孙中山先生办报宗旨,对于百年老报的沦丧,莫令人不禁为之扼腕叹息。

值得一提的是,这起“民代”事件,还衍生一件令人震怒的事,就是林冠英的新闻秘书,有“红卫兵”之称的张燕芬,竟然在其面子书里指这是《光华日报》编采部该死、咎由自取,因为之前不识趣的刊登太多郑雨周批评文秀集团的山坡发展工程,所以才有此后果!

“红卫兵”将《光华日报》刊登“民代”谈珍珠山半山大伯公庙被槟岛市政厅拆除事件的新闻,全篇贴在其面子书上,然后写着:最新新闻写作,民代。

而在与其好友谈论“民代”事件时,当其一名友人说,这则新闻也显示把关人的为难之处,对新闻有认知的人都不会这样做,除非是有“高人指点”时,“红卫兵”却反驳说:应该是受困于资本家vs 报道真相的自由之间吧。要避开这局面,就要有预知能力–从一开始就避开议题。早前太过大事报道,现在就难以收科了。

身为前报人,且还曾自认本身是全槟最杰出记者的“红卫兵”,竟然认为《光华日报》一早就不应该报导山坡发展工程的负面新闻,把所谓“报章是人民的耳目喉舌喉舌”、“人民有知情权”之论当成放屁!

不过,一些人认为,“红卫兵”如此高调的谈论“民代”事件,应该还有一个用意,即是意图引导大家,这是文秀集团与《光华日报》编采部之间的问题,与其老板林冠英无关。‘

其实,无论“红卫兵”如何撇清,大家都知道,“丹绒武雅区州议员郑雨周”会在《光华日报》里变成“民代”,其实与林冠英不无关系。

郑雨周非但不识趣的批评林冠英的新金主文秀集团的山坡发展工程,还在秃头山事件上冒犯林冠英第一金主陈国平,更甚的是,郑雨周一而再的在州议会上挑起首长两届论,认为林冠英在下届大选后必须让出首席部长的宝座,试问林冠英能容得下他吗?

所谓打狗看主人,既然郑雨周已成为林冠英不除不快的眼中钉,文秀集团还会对郑雨周客气?如果不是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默许,文秀集团敢指使《光华日报》编采部,把行动党的人民代议士名字,以“民代”取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