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招惹林冠英金主加巴星之子扮犬子

谁说虎父无犬子?日落洞之虎加巴星的长子佳日星,分明就是犬子!

说起佳日星这个负责管槟州房屋委员会的行政议员,很多人都会猛摇头,因为他总是对房屋发展商不遵守房屋条例的问题不甚清楚,每次都是在有事情发生后,才知道购屋者所面对的问题,然后就是叫投诉者前往其办公室与他见面,他才私下替他们解决。

不过,有些人则为佳日星抱不平,虽然他是律师出身,但之前一向是替毒贩、杀人犯、强奸犯等各类罪犯打官司,协助他们脱罪,免于受到法律制裁,从来没处理过房屋买卖事务,是林冠英乱调派,叫外行的佳日星负责管理房屋委员会,害到佳日星经常让人笑话。

佳日星最新的笑话是,不清楚发展商要求申请到可负担房屋者,交1万令吉支票给发展商指定的律师楼。

根据《槟城头条》探悉,《星洲日报》的一名记者最近在申请到可负责房屋后,就接到发展商的通知,要他必须马上交1万令吉支票给发展商指定的律师楼才可抽签。

这名记者认为不合理,于是就趁采访佳日星的记者会之便 ,向佳日星投诉。

而佳日星当然又是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啦,然后惯性的叫这名记者拿文件到他办公室给他,他会私下为这名记者解决。

现在的问题是,受影响的购屋者,不只是这名记者而已,其他没向佳日星投诉的数百上千名购屋者,不是要照付1万令吉的支票给发展商指定的律师楼?

而由于认为这是《星洲日报》记者的个人问题,各语文报记者当时都没写这则须交1万令吉支票给发展商指定律师楼的新闻,除了《星洲日报》。

不过,《星洲日报》却不敢写出是那一项可负担房屋发展计划、那一个发展商,所以,就算该房屋发展计划的其他购屋者有阅读《星洲日报》,也不知佳日星叫他们各自携带文件上他办公室找他,如此一来,绝大部分的购屋者还是被迫付1 万令吉支票给发展商指定的律师楼。

说佳日星不懂房屋问题,是没冤枉他的,比如交1万令吉给发展商指定的律师楼这事件,佳日星竟然指这1万令吉是律师费,购屋者在向银行申请贷款之前须交上。

实际上,根据正规的房屋买卖程序,任何律师费其实应该是待申请者取得银行贷款后,并与发展商签署房屋买卖合约时才缴付的。

除外,购屋者也有权自行找律师来处理房屋买卖合约,佳日星却好像不知道,对有关发展商叫购屋者交1万令吉支票给指定的律师楼完全没有异议。

不过,《槟城头条》在深入探听下却发现,佳日星很可能不是不了解房屋买卖的程序,而是他在装傻。

原来那个指示购屋者须马上交1万令吉支票给其指定律师楼的发展商,就是林冠英的新金主–Ideal Property宏升集团的总执行长黃继梁。

《槟城头条》之前曾报道,黃继梁在与林冠英搭上后,非但获林冠英批准在木蔻山建主题公园以及1000间高级豪华公寓的大型计划,林冠英最近更批准黃继梁与文秀集团及金务大集团,从槟城大桥附近填海直到峇都茅,面积达逾6000依格!

而在面对林冠英的金主黃继梁,佳日星岂敢扮虎子?当然只好摇摇尾巴当犬子。
的份儿,那里敢吼叫?

最好笑的是,《星洲日报》记者在带文件上佳日星的办公室后,佳日星真的有为他争取到成果:1万令吉的支票可延迟到月尾才付,但还是必须付给黃继梁指定的律师楼。

出动到州行政议员,也只是争取到延迟两星期交所谓的律师费,佳日星的窝囊,如果他老爸加巴星泉下有知,知道自己的虎子在林冠英金主的淫威下变犬子,不知会不会气得在阴府击鼓、一告林冠英、再告黃继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