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蓝眼齐打脸林冠英

有官职没官职都连成一气,槟州公正党全体议员联手“打脸”恶霸!

很多人都知道,槟州公正党有分两个派系,一派是亲旺阿兹莎的,另一派则倾向阿兹敏,林冠英当然也知道。

所以对巫统浮罗勿洞区议员莫哈末法力在州议会上提出的反对填海动议,槟公正党5名议员选择放弃投票一事,林冠英就顺势指槟公正党”内部兵变”啦!”党中有党”啦!

不过,林冠英的离间计根本不能得逞,因为槟公正党议员,无论是行政议员、正副议长或没有官职的后座议员,也无论是旺阿兹莎派抑或是阿兹敏派,在反对填海事件上其实全都一致的剑指林冠英!

公正党消息说,林冠英说有官职的公正党议员对莫哈末法立的动议投反对票是支持他,根本就是如马来人所说的“SIOK SENDIRI”(自爽)。实际上,这4名公正党议员如果不是行政议员及副议长,他们也一样会投弃权票,而如果议长刘子健可以投票的话,他也一样的会投弃权票。

还有,公正党5名议员在放弃投票前,若不是已获得党主席旺阿兹莎的默许,公正党中央副宣传主任林秀凌敢在林冠英指责槟公正党”内部兵变”、”党中有党”后,第一时间发文告表明公正党对槟公正党5名议员在反填海动议上放弃投票感到“骄傲”回敬林冠英吗?

为什么公正党从中央最高领导,到槟州不同派系的议员会如此团结,枪口一致对外呢?

一句话:林冠英这几年来“好事多为”!

林冠英好像忘记了,他批准的填海地区,全都是公正党国州议员的选区,即槟第一副首长莫哈末拉昔的班台惹加州选区、行政议员阿都马烈的峇都茅州选区,以及沈志勤的峇央峇鲁国会选区。

林冠英让其金主们大肆填海发大财,公正党国州议员却要面对他们选区选民的责难,你说,他们气不气?

林冠英也忘了,他这几年来如何对待公正党的议员们。

先说李凯伦,当年他发起“喂首相吃蕹菜”活动而受到巫统群起围攻时,林冠英竟然无情的说:不满李凯伦应找安华,与我及州政府无关!

还有王敬文,林冠英要在其武吉淡汶州选区建外劳村,这不只令到王敬文的选民面对治安与卫生问题,也造成当地的房屋与商业单位价格狂泻。

而诺蕾拉的本南地州选区呢,连一台提款机也没有,她虽多次在州议会要求林冠英关注,但林冠英却当她唱歌,结果气到她泪洒州议会,痛诉州政府。

刘子健呢,林冠英在505大选后曾以他涉及陪同采石厂老板在澳门豪赌事件为由,阻止他出任州议长,所幸刘子健最后获得安华力保,才能安然坐上州议长宝座。

至于阿都玛力,在3.08大选后,槟州回教理事会主席这个职位原本还是由巫统议员继续出任的,但国家元首过不久改而委任阿都玛力接任。没想到林冠英为讨好伊斯兰党,不惜公然违抗国家元首的决定,借州行政议会之名向国家元首表明不同意阿都玛力出任槟州回教理事会主席,要求国家元首改委伊党的柏马当巴西区州议员沙力曼接任。

对林冠英的种种打压,新仇加上旧怨,槟公正党议员现在不跟林冠英算,又待何时?

另外,在这起反对填海动议课题上,林冠英扭曲事实的手段也令人叹为观止。

巫统浮罗勿洞区州议员莫哈末法力的动议明明清清楚楚的写着:“在没有进行详细的环境评估报告前,应暂停州内所有新的填海计划。”

大家有看清楚吗,莫哈末法力是说,应该暂停的是新的填海计划,但林冠英却扭曲成前朝政府批准的原有填海计划,然后说,如果暂停这些已批准的原有填海计划,槟州政府要赔偿数亿令吉。

一方面离间公正党有官职议员与没官职议员,另一方面扭曲动议的内容,从林冠英洋洋洒洒2000多字的文告,可看出一名政客为了自保,真的可以无所不用其极,什么肮脏手段都可以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