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31a1

因白云山路丰盛园的发展计划被林冠英扣在手上,“五粒苹果”许岳金拼老命为林冠英护驾,连已剩无几的节操也出卖!

曾担任槟州代首席部长的许岳金,在林冠英因为“林宫”与山竹园事件而被万箭穿心之际,跳出来为林冠英护驾,指林冠英的“林宫”最多只值396万令吉,更说宾鸿路是“歹仔区”,当地的产业不值钱,莫不令有识之士瞠目结舌,纷纷骂他“狗腿”。

不过,如果知道许岳金已接下发展及改造丰盛园的任务,就会对他不在家里养老,却急巴巴的跑出来替林冠英解围一点也不惊奇。

20160331a2许岳金在去年曾召开记者会宣布,他将与中国财团合作,以在5年内令面积达59英亩的丰盛园改头换面,他当时更指林冠英与曹观友都非常认同他的这项计划,只是基于此计划所涉及的层面非常庞大,受影响的家庭更超过500户,所以林冠英仍在扣住这项发展计划没放行。

就因为被林冠英“揸住”,许岳金不惜出卖老脸,林冠英做任何事,他都第一个冲出来喊:“好!”

不久前,许岳金就公开表明支持林冠英填海,因为填海的成本低。

除外,他也公开支持林冠英砍树,因为建路就不能避免砍树。

更可耻的还是,他在林冠英的金主欲征用槟华女中校地时,竟然砌许子根的生猪肉,指林苍佑时代原本是推行“后山政策”,可是许子根上台后把建议中的槟岛外环公路的路线设在槟华女中前面。

实际上,许子根的槟岛外环公路,根本不像林冠英的槟州交通大蓝图般,征用槟华校地。

说到许岳金这个人,老一辈的槟城人,特别是打枪埔区上了年纪的人都会呸一声吐口水,因为此人心术不正,更是劣迹昭彰,《槟城头条》这里就说出他的花名“五粒苹果”的由来。

在上世纪80年代,一名家境贫困的华裔妇女因为一直申请不到廉价屋,就请教他人,有人教她送礼给当时是槟州行政议员的许岳金。

于是,这名华妇就买了五粒苹果放在礼篮里,送到许岳金的家里,许岳金下班回家看到礼篮里面有5粒苹果后,竟然指这名华妇贿赂他,就向反贪污局投报,可怜这名华妇最后受到法律的对付。

许岳金这样陷害这名可怜的贫妇,当时引起公愤,结果他在1986年的大选竞选升旗山国会议席时败选,特别是在打枪埔区更是输到脱裤!

除了陷害可怜的贫妇,许岳金还做了一件更可耻更恶毒的事,而此事与林冠英用了8年时间也无法将白蚁消灭完,只好就向P小姐租洋楼住,最后更以低过市价370万令吉买下来充“林宫”的槟州首长官邸有关。

话说有一年,时任槟首长林苍佑出国,当时被林苍佑委为代首长的许岳金竟然恶毒的借故修首长官邸的厕所,以破坏首长官邸的风水,企图篡位。

许岳金当时是假借一批通过学生交換计划到槟首长官邸访问的学生,在进餐后突然肚子痛,但官邸只有一间厕所,造成他们需排队为由,指示公共工程局在首长官邸建多几间厕所。

可是在施工增建厕所期间,许岳金竟然也“顺便”改灶炉,以破首长官邸的风水,图谋陷害林苍佑以便自己可以坐上首长宝座。

而当其诡计被识破时,他还强辩说:“我改灶炉就是破风水?我都不相信风水的,也沒住过首长官邸,更不知道煮饭的地方在哪里。”

许岳金非但为人心术不正,在政治上也是一只青蛙,他在退出民政党后曾加入马华,而在马华旗帜下出征大选失利后,加入东马的团结党,但由于其名声极坏,也一样败北。

不过,据说许岳金当时虽然竞选失败,却比选胜更多油水,因为他从团结党百林那儿捞了一大笔钱竞选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