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01a1

伊斯兰法庭兴建工程延迟竣工就“哭父哭母”,巴刹工程延迟竣工令老贩商倒贴棺材本却“你死你事”,林冠英施政不公又一明证!

正当林冠英的前度老相好哈迪阿旺在国会下议院提呈的伊斯兰刑事法私人法案动议,获巫统部长放行,而在华社掀起轩然大波之际,林冠英竟不顾华社的感受,率大批官员浩浩荡荡的前往槟州政府拨地(价值8000万令吉呢!)兴建的槟州伊斯兰法庭建筑工场,对工程延迟完工暴跳如雷,大骂工程局官员:“你们要我怎样向人民交代,要我怎样回答!”

全人类都知道,哈迪阿旺提呈的动议,是旨在修改伊斯兰法庭法令第二章,即有关伊斯兰法庭刑罚事项。林冠英没理由不知道,“伊斯兰法庭”这五个字在目前这个风头火势的时候,对华社是非常敏感的,可是他却故意在这骨节眼的时刻,连与伊斯兰法庭毫不相关的中文报记者也邀请来,看他“哭父哭母”的下令槟州工程局必须確保承包商在6月30日前竣工。

林冠英此举诚如《槟城头条》上篇所说的,他根本就不怕华社会因为他特别关心伊斯兰教与马来人事务而不满,因为林冠英知道,即使他再如何重巫轻华,绝大部份的华人还是会对他高喊“CM,I love you !”

所以,即使90%贩商与顾客是华人及印度人的吉宁万山的提升工程多次延误,造成工程成本增加167万令吉,更导致贩商生量额大跌50%至80%,不得不倒贴棺材本,林冠英也没率大队官员浩浩荡荡的前往吉宁万山,痛骂槟岛市政厅官员:“你们要我怎样向人民交代,要我怎样回答!”

同样的,之前峇都丁宜巴刹提升工程、七条路巴刹提升工程、升旗山多层停车场拆后重建工程、峇都兰樟道路扩建工程、大山脚宋万庆路扩建工程,以及光大八爪鱼天桥提升工程延迟完工时,也不见林冠英去“哭父哭母”。

甚至连他的首长官邸“莲花苑”的捉白蚁工程,捉了8年仍捉不完,他也没有这么激动的破口大骂工程局官员:“你们要我怎样向人民交代,要我怎样回答!”。

除了对伊斯兰法庭延工“哭父哭母”,最近的三单事件也反映出林冠英是多么的关心伊斯兰教与马来人事务。

第1:由林冠英领导的槟州政府最近下令全槟120家传统养猪业者,必须马上把他们的养猪场改为封闭式运作,否则将被州政府关闭。

第2:槟州政府每年赞助逾千万令吉给槟州足球队。

第3:截至今年4月,林冠英给予伊斯兰教的拨款已达5653万令吉。

林冠英领导的槟州政府虽然知道,约大多数猪农所成立的排污过滤设备完全符合标准,足够过滤污水至少于50生化需氧量,并知道我国不是四季国家,不适合兴建封闭式养猪场,但还是强迫猪农必须改为封闭式运作。

而养猪场改封闭式要耗费超过百万令吉,但槟州政府却表明完全不会资助猪农,这无疑是要赶绝槟城的猪农,以令槟城变成“零养猪场州”。

至于每年通过不同机构赞助千万令吉给槟州足球队,包括给予外援球员的月薪高达7万令吉,本地球员的月薪也是数以万计,其他球类却没获这么多的资助,还不是因为足球是最受马来社会欢迎的运动项目?

去问问被视为华人运动项目的篮球和乒乓球的公会和州手们,他们每年获州政府多少赞助金?他们有没有上万令吉的月薪拿?

而根据林冠英最近在槟州议会上的回答,槟州伊斯兰教的拨款,已从2008年的2558万令吉,翻倍至今年的5653万令吉。

值得一提的是,5653万令吉只是到今年4月而已,这已迫近去年的全年拨款总额(5881万令吉),到了今年年尾,林冠英对伊斯兰教的“孝敬金”肯定会破6000万令吉!

那么,林冠英给予非回教事务的拨款有多少呢?有劳那些对林冠英高喊“CM I LOVE YOU” 的华人,代我们问问他们的“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