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31a1

曹观友一句:“I am ready”,林冠英越想越惊心,马上拉“handbrake”防兵变,不敢搞闪电州选了!

虽然林冠英声称他是因为公正党不同意才决定不搞闪选,但根据从行动党内部流出来消息,真正令林冠英缩沙的其中一原因,是因为曹观友的一句话:“I am ready”。

消息透露,林冠英是把早在公正党还没反对闪选前,就纷纷表明反对闪选的槟行动党领袖们,与曹观友的“I am ready”联想在一起后,越想越不对劲,于是就拉“handbrake”,以防这批人在闪选后,当自己蹲监牢时发动兵变。

陆兆福都已承认,在林冠英被控贪污罪当天,当行动党几名中央领袖与槟行动党议员们开会商议搞闪选时,不赞成的声音比赞成的声音多,甚至连林冠英本身当时都对闪选没有明確的立场。

林冠英是在开斋节期间出国回来后,才突然说要搞闪选。

林冠英在外国期间发生了什么事、跟什么人密谈,令他突然对闪选有明确的立场,这个不得而知,不过,当林冠英登高一呼,说要搞闪选时,除了自己的“头马”彭文宝一人站出来支持之外,其他的行动党议员竟然全都不吱声,分明是在搞无声抗议。

更甚的是,当罗兴强发了一篇PLP林冠英的文告,闹出把“支持解散州议会”当成“议员集体辞职”的笑话后,行动党的这些议员们却群起发难,纷纷通过WHATAPPS痛骂罗兴强,并要他马上撤回他这篇PLP林冠英的文告,这看在林冠英的眼里,当然感到极不对劲。

最令林冠英感到不妙的还是,曹观友虽然自他被控贪污罪以来一直在撑着他,如公开宣布支持他继续担任首席部长,还为他发动“一人10块,与林冠英同在”的筹保释金运动。除外,曹观友更于7月23日在其面子书上贴文大谈闪选,当谈到一旦林冠英被入罪,谁会是替代首长时,顾左右而言他,不敢说“I am ready”。

可是在陆兆福接受《东方日报》专访,指首长人选肯定来自现有的槟城领导团队后,曹观友隔几天接受《百年老报》专访时竟然说出:“假如林冠英真的罪成,我心理上已“ready”带领槟州面对“后林冠英时代”的挑战”,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来!

行动党内部消息说,对林冠英来说,曹观友的“I am ready “是居心叵测的,摆明是要跟林冠英的老豆林吉祥老先生争槟首长宝座,特别是当自己出事后丝毫没露出觊觎首长宝座的曹观友,突然公开说已心理上做好接任槟首长的准备,似乎是向林冠英“晒冷”,自己已获所有不支持闪选的行动党领袖们,甚至公正党的支持,准备拿回在308大选时,原本就是属于自己的首长宝座。

就是因为曹观友有持无恐的喊出大逆不道,可灭九族的 “I am ready”,林冠英越想越惊心,才决定不冒险搞闪选。

林冠英当然不能说出取消闪选是防兵变,所以就将罪状推到公正党头上,指是因为公正党硬要行动党让出至少2个州席才肯支持闪选,所以他只好忍痛放弃原本“可以挽救马来西亚”的闪选。

总之千错万错,全是“惊输”的公正党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