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自《东方日报》
2015年05月08日
作者:杨善勇

经过伊斯兰刑事法的课题之后,民联三党关系不如从前,更别提在来届大选入主布城的前景。

“林冠英是一个很聪明的人,然而,林冠英终究是受英文教育的人,他不懂得伦理道德。事实上,他也不是一个维护女权的政治人物。他其实比一般男人更大男人主义。”

咦,谁说的?不是对岸的政敌,也不是街上和网上的路人,而是曾和林冠英在槟城行政议会一起共事的王国慧的点评。点点滴滴,字里行间,明明白白,说的都是林冠英的要害。

“缺席国会防恐法案表决投票,以他的性格,他绝不会道歉。”果然,到底是名门之后,从小到大看的场面多,个人的见识自然也随之增长了。说实在话,知冠英者,王国慧也。

但是,几经思索,王国慧这一回合出口,毕竟还是有所保留,仍然愿意给林冠英的匪夷所思,留一点情面,留一条退路:“这也不能怪他,我相信,林冠英会这样,是因为他之前入狱失去一切。”

因为那一段段苦涩的经历,王国慧解释:“对人失去了信任,也可能从当初的一无所有,到现在什么都有,所以他更不能失去一切;或许需要专业之士,出来窥探他的内心世界。”

王国慧的剖析,刀刀见血。说到底,一无所有而什么都有之路,原本就是一面照妖镜:为政以德,那是上位之前的标语和口号;为政已得,想法和主张,往往就迥然不同了。

日久见人心

王国慧所经历,正是佐证:308大选行动党意外夺得槟州政权那个晚上,大家围在一起互相鼓励,相互取暖;那是一个今生忘不了的记忆。然而,“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眼前的斗争,让她看得越来越清晰。

国阵彻底无望,民联也逐渐变质了。内部的争权夺利,根本在重复着敌对政党的旧路。回首党修理前柔佛州联合委主席巫程豪医生的那些手法,读者自可感受了“外斗外行,内斗内行”的不可思议了。

王国慧说的,大家想必都深深认同:凭靠2013年505大选带动的雷霆万钧气势,民联也没有办法推倒国阵,执政中央,入主布城;很明显,民联下一届也不可能完成这个目标。

吉兰丹伊斯兰刑事法一经提出,民联三党的未来犹是艰险。但是,领袖似乎都不愿承认这个事实,而是继续遮遮掩掩,自欺欺人。可是,身在网络的大时代,谁骗得了谁?

追究到底,缘由何在?王国慧一说,就把这点玄机完完全全点破了,要怪嘛,都是宦臣当道。林冠英既然身在高位,围绕在YAB的当然不乏阿谀奉承之徒,出口全是不吝溢美之词。

那些年的积弊,这些年的缺点,王国慧火眼金睛,全看到了,坦然道之:“林冠英身边有很多不说实话、煽风点火的人,也造就了他高高在上的自我性格。”犹为不幸的是,纵然林冠英做错了,也没有一人正其衣冠。

民联失民心?

由始至终,行动党还是不愿正视这些弦外之音。恰恰相反,江湖一有异见冒现,表达忧思,则马上群起围剿。检视面子书上一则则护驾的留言,足可知之。造神如此,他们是否才会觉察自己犯下的那一匹布长失误,已经彻底背离民心、民情和民意。

行动党的高层和基层难道不懂,拥趸雷霆万钧的支持,粉丝一柱擎天的赞语,不是必然的?任期届满,如果民联的领导不能交出成绩,摆在他们面前的,将是什么,思之自明,迨无异议。

何况,三党领导所思,梦床异梦,行情大不一样。要是林冠英走在峇东埔的大街,还是没有feel,翻查柔佛振林山的选民结构,自当可以体会,林吉祥下届大选留守原区的非常风险所在。

难得王国慧临走之前,念旧之余,总算决定送出这一面明亮的镜子,映照政权的兴替,明说林冠英的得失。首席部长一旦听在耳里,不论是否有所领悟,两处补选的选票流向,当是振聋发聩的叮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