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06a1

对公正党华裔领袖喊打喊杀,对该党马来领袖却唯唯诺诺,“百年老报”标题打得妙极–“林冠英一粒也没有”!

“百年老报”在6月13日刊登的一则榴梿新闻,标题是这样打的:“林冠英一粒也没有”,殊不知,这可是年度最佳标题呢!因为把许子根讥讽为“BO HOOD”榴梿的林冠英,在马来人面前,还不一样也是“BO HOOD”?

就说闪选事件吧,林冠英一开始说到实牙实齿,闪选势在必行,任谁也阻挡不了,可是当公正党的“事头婆”二度说不之后,他却马上缩春,不搞党选了。

而在林冠英跌倒了也要抓把沙,说出不搞党选是因为公正党要求行动党让出两席后,“事头婆”马上否认有这么一回事,林冠英却不敢驳嘴,反而在蔡添强也跟着否认公正党有要求行动党让出两席时就马上发难,指示曹观友发文告痛骂蔡添强“未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而扭曲事实。”

其实,林冠英虽然平时“也文也武”,在28楼里不可一世,一副君临天下的模样,可是骨子里却欺华怕巫,面对马来人时“一粒也没有”是众所皆知的事,林冠英的信徒们当然也看在眼里,只是假装看不到而已。

说回林冠英只敢欺负公正党的华裔领袖,面对该党的马来领袖时“一粒也没有”。

上回的公正党5名后座议员在州议会对巫统议员的动议放弃投票事件,也证明林冠英“欺华怕巫”。

谁都知道,公正党5名议员在做出放弃投票这么重大的决定前,肯定是获得该党槟州主席曼梳同意的,可是林冠英不敢冒犯曼梳,只对公正党5名议员–不,只对公正党的两名华裔议员王敬文和谢嘉平赶尽杀绝,撤除他俩在槟官职机构的董事职,至于也放弃投票的马来议员,则恕他们无罪。

不过,话说回来,公正党的华裔议员也是很不争气,在被林冠英打压下,个个都不敢造次,而且一有机会就对28楼朝拜,希望也可获“神”恕无罪。

比如因为涉及默许偷沙案件,以及陪偷沙的沙厂老板到澳门搏杀的刘子健,因把柄被林冠英握住,当林冠英因贪污被扣被捕,他就如孝子贤孙般死守在反贪会与法庭前不去,更抢先第一个发文告指槟州公正党全力作为林冠英的后盾。

还有一个没骨头的谢嘉平,林冠英这头才宣布放弃搞闪电,他就马上抢先冲出来赞扬林冠英做了一个有逻辑且慎重的决定。

其实,谢嘉平再如何捧林冠英的大腿,再如何PLP林冠英也没有用啦,以林冠英的气度,以及行动党一直都虎视眈眈其植物园州选区,谢嘉平恐怕难逃植物园前州选员王康立的下场。

至于王敬文,就比较有骨气些,在林冠英被捕被控,以及放弃闪选时一直默不出声,没发文告相挺及歌颂。而王敬文这么不识趣,当然更是死罪难逃啦!

林冠英要搞死王敬文根本是不费吹灰之力,他只须在大选前重新启动王敬文选区的外劳村计划,王敬文就会受到当地居民的迁怒,含冤而死。

总之,对在马来人面前“一粒也没有”的林冠英来说,凡有POTONG的,皆可敬可畏,凡没POTONG的,皆可辱可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