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13a1

只须在香港用“PENANG”车牌的马赛迪大房车载送林冠英,并为林冠英“钱赚钱、钱生钱、钱洗钱”,谢清海不必功在槟城,还是能捞到拿督斯里荣衔。

享有“股壇金手指”和“亞洲巴菲特”美誉的谢清海,虽然是槟城人,但在1974年就移居香港,在那儿发迹并落地生根,数十年来对槟城没有任何贡献,但他却因为林冠英每次到香港时,用“PENANG”车牌的马赛迪大房车负责载送,加上又替林冠英“钱赚钱、钱生钱、钱洗钱”,就是功绩彪炳、功标青史、功高盖世,所以在槟州元首于2013年庆祝华诞时,获林冠英推荐受封DSPN拿督勋衔。

而在这次的槟州元首华诞,谢清海又再名列建功榜,获林冠英推荐受封槟城最高级的勋衔–拿督斯里(DGPN)!

数十年来不曾在槟城立下一寸功,连一个PAN也没捐献给槟城人,却可在短短3年内拿到槟城最高级的勋衔,谢清海怎不“恨死隔篱”?

想想那些长年对槟城贡献良多,为慈善教育出钱又出力的人,需三五年封一个PJM,再等三五年才领到PKJ,然后又得苦等多三五年才封PKT;而要受封准拿督DJN,又是三五年后的事,这么前三五年,后三五年,再三五年,又三五年的,等到两鬓斑白、牙齿脱落,小便已射不到墙壁时,身家也捐献了一半后,才拿到拿督勋衔。可是想再升一级,领拿督斯里勋衔,恐怕等到百年归老,骨头都打鼓,始终也不能如愿。

就以一生以服务社会为重的已故陈火炎老先生来说吧。

陈老先生是在1972获封PJK勋衔,并在6年后的1977年才再封PKT勋衔,然后在1981年受封拿督。而他老人家的拿督斯里勋衔,是在18年后–看好,是18年后的1999年才拿到的!

陈老先生生前不论在社会公益、慈善,或者是教育事业,都出钱出力,从不落人后,深获各界人士的尊敬和爱戴,尤其是把近一半的身家用来捐助南华医院、病老院、菩提、槟华、中华等华文学校,却要等到18年后才能从拿督升级为拿督斯里。

别忘记,陈老先生还是槟前首长许子根的夫人,已故徐嘉平的亲生父亲呢!

不过,许子根并没有因为陈老先生是自己夫人的亲生父亲而徇私。他没在老人家于1981年受封拿督后的第3年,即1984年再推荐陈老先生受封拿督斯里。陈老先生是要苦等18年后才能NAIK PANGKAT。也幸好陈老先生长寿,才能在有生之年领取这个对他绝对是实至名归的勋衔。

清水不如清海
槟岛市政局前主席陈清水更可悲,他于1983年加入槟岛市政局成为产业估价部的估价师,过后升任为产业估价部主任,并于2008年出任为市政局秘书,而在2009年出任槟岛市政局主席,可说是半生都贡献给槟岛市政局及槟岛人民,可是林冠英非但什么勋衔都不赏他,还在他上任不到一年就将他逼走,以便让与巫统关系良好的芭达雅出任市政局主席。

反观谢清海,数十年不曾为槟城人做过什么,只是在香港用“PENANG”车牌的马赛迪大房车载送林冠英,并为林冠英“钱赚钱、钱生钱、洗钱洗钱”,立马就有个拿督头衔,并在短短三年后再领槟城最高级的勋衔拿督斯里,套用林冠英老爸林吉祥老先生于308大选前在槟城出席政治座谈会时,常用南马福建腔说的一句话:“这个MANA有公平?”

难怪槟城的拿督圈子里有这么一说:要升拿督斯里,别“siao siao”的拿一半身家捐献慈善教育啦!只要在林冠英常去的国家,如澳洲啦,新加坡啦,以及台湾啦,买一辆马赛迪大房车,再弄一个“PENANG”字眼的车牌,当林冠英驾临时,用来载进载出,最重要的还是,再为林冠英“钱赚钱、钱生钱、钱洗钱”,拿督斯里的勋衔,三年内就有着落了,不必像王宝钏苦守寒窑十八载般,要苦等18年这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