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20a1

讥笑印尼女球员像男人被揭发,槟州艺术、文化及古迹特别专员发恶,公开霸凌女记者。

对艺术、文化及古迹只“略懂”,就因为是“红卫兵”张燕芬的好友,就被林冠英委为槟州艺术、文化及古迹特别专员的《星洲日报》前记者李耀祥,日前在傍住林冠英观看奥运羽球赛混双决赛马印对战赛后,在面子书上嘲笑印尼女球员莉莉雅娜像男人,揶揄印尼混双变成男双:“今天不是混双决赛吗?为什么派男双来?”,

结果被人围剿,指他性别歧视,“特别专员”自知理亏,马上删文,并为自己的冒失道歉。

此事给《光明日报》一名女记者发现,于是就致电询问“特别专员”,而“特别专员”当时告诉这名女记者,这是他与脸书朋友的互动,小事一桩,并叫女记者跟其采访主任说,他不愿接受访问。

由于“特别专员”只说不接受访问,没说不可写成新闻,女记者就把他揶揄印尼女球员是男人婆,结果被人围剿后道歉这事件写了出来。

“特别专员”过后知道自己性别歧视的丑闻曝光后“浑身是火”,马上打电话痛骂该名女记者,更甚的是,他还在其面子书上指名道名的对这名女记者赶尽杀绝,摧毁女记者的信誉。

“特别专员”是这样写的:

“我脸书中的各位同事、政治人物、朋友,不要说我没有警告你们,请你们一定要小心光明日报这号记者,她心术不正,是一个没有诚信的记者。今天是我出事,有朝一日,可能会是你!”

根据槟城报界流传 ,“特别专员”一向以中性人同情者自居,只要有人批评中性人,特别是男男恋者,他就会把你祖宗十八代都骂翻。而这次却被《光明日报》女记者揭穿他的真面目–表面上维护中性人,实际上却歧视他们,虽然印尼女球员只是中性打扮而已。

说起这个“特别专员”,虽然他的头衔是“槟州艺术、文化及古迹特别专员”,即是说,槟州所有与艺术、文化及古迹有关的事务都由他管,可是整个光大28楼的职员都知道,此人对艺术、文化及古迹只“略懂略懂”而已,所以平日无事可做,整天只在“恶霸楼”行行企企,食饭几味,偶尔替林冠英将英文文告翻译成中文,不然就是在林冠英出席外头的活动时,拿着手机录下林冠英的谈话,以及派发林冠英的演讲稿给记者。

即是说,虽然名堂上是“槟州艺术、文化及古迹特别专员”,实际上“特别专员”做的却是林冠英的OFFICE BOY工作。

除了霸凌女记者,“特别专员”不久前也做了一件不光彩的事。就是当双溪里蒙3所学校,包括光华学校、时中分校及双溪里蒙国中因担心噪音及震动影响学生的健康和求学环境,而反对轻快铁建在靠近学校时,他以政治政治大学的情况来误导林冠英。

“特别专员”叫林冠英告诉这三间学校,台北捷运在80年代规划初期时,政大(特别专员指这是他的母校,虽然母校指的是小学或中学时就读的学校,但相信因为特别专员中学就读的恒毅中学不是名校,所以他不认恒毅中学是母校),以及附近的居民因担心捷运吵闹、空气污染、影响景观等而群起反对,甚至在公听会上差点发生全武行,结果最後只好刪掉“政大站”。而后来的政大学生(包括他本身)都埋怨由于政大没有捷运站,害他们必须浪费更多的时间搭公车上课。

其实,台湾政大与双溪里蒙3所学校的情况是不同,不能扯在一起谈。双溪里蒙3所学校范围窄狭,课室都靠近大路,如果在校前建轻快铁,学生上课时肯定会受噪音及震动影响;而台湾政大范围阔大,教室都远离马路,捷运经过所发出的噪音及震动,对其学生的影响没这么大。

再说,双溪里蒙3所学校,特别是光华学校与时中分校都是小学,两校年纪幼小的学生,绝不可能搭轻快铁上学,所以日后埋怨由于没有轻快铁站,害他们必须浪费更多的时间搭公车上课的情况,是绝对不会出现的。

“特别专员”为了助主子,好让主子的金主们可借轻快铁计划发财,竟然昧着良心引用不确实的例子,政大有此学生,真是校门不幸!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