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20b

要smash(扣杀)槟民青团代团长卢界燊,却“cannon”(反弹)到自己的老顶林冠英,“侏儒狗”笑死宝宝!

人长得跟武大郎一样高,穿衣只能穿童装,却跟自己的主人“名种狗”黄伟益一样臭口的丹绒社青团团长王宇航,之前在砂大选期间闹了“享用忘不了”,以及“学生攀爬绳索渡河上学”两风波,害到砂行动党输到扑街,变成“7 UP”,但仍不收敛,最近针对卢界燊因紧跟海底隧道计划,而被林冠英金主–光头拿督的Consortium Zenith BUCG有限公司起诉一事,召开记者会幸灾乐祸的说:“卢界燊既然被提控上法庭,就应该勇敢面对,而不是指责槟州政府。”

看来,所谓“矮仔多计”是不准的,“侏儒狗”的智商跟他身高根本就一样嘛,因为他这样嘲笑卢界燊,也等于嘲笑自己的老顶林冠英–林冠英既然被提控上法庭,就应该勇敢面对,而不是指责反贪会。

林冠英被控贪污罪后,一直在呼天抢地的说,是受到政治迫害,然后又吵着要搞劳民伤财的闪电州选以向法庭施压,“侏儒狗”当时怎不站出来义正词严的跟顶爷林冠英说:“你既然被提控上法庭,就应该勇敢面对,由司法去证明是否有罪,而不是指责反贪会”、“你看看黄伟益、郑雨周及雷尔,他们也被控上法庭,可是他们不逃避,而是勇敢面对官司”?

不过,有一点须指明的是,“侏儒狗”举例的上述3个人中,其中的黄伟益与雷尔是因逞口舌之能,自找麻烦,诽谤他人才被人起诉。只有郑雨周才能与卢界燊相提并论,因为两人都是为了人民利益而吃官司。

郑雨周是因为抗议湖内山被林冠英的金主陈国平非法铲成秃头山,而被陈国平起诉;卢界燊则是因为揭发海底隧道计划有许多黑箱作业,结果被林冠英另一个金主,光头拿督起诉。

所以,郑卢两人都是为了槟城,为了保护槟城人民的利益而被林冠英的两个金主迫害的。

郑雨周与卢界燊还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是在林冠英默许其金主展开起诉行动下,被控上庭的。

其中卢界燊更是林冠英指示其金主光头拿督起诉的,因为卢界燊整天往光大跑,根据槟州资讯自由法,申请海底隧道的解密文件,令到林冠英烦不胜烦,于是就指示光头拿督通过司法程序来让卢界燊闭嘴。

所以说,“侏儒狗”最好别假厉害,他最好安安分分的做好他的市议员工作,特别是身为槟岛市政厅执法与公共教育常务委员会会员,以及基本建设与交通常务委员会委员的他,应该去想办法解决槟岛日趋严重的堵车问题,以及市政厅执法人员执法不公的问题,别学自己的主人黄伟益那样,是也吠不是也吠,到处惹祸四处惹笑话,搞到最后赔上自己的健康,又失忆又胡言乱语又留口水的,就不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