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31a1

首相纳吉应该慨叹,为何不是行动党的党员,因为如果是行动党党员,他就不会因为继承子犯错而被促下台。

父母做错,孩子不该承担,是林冠英的前幕僚长,也就是行动党日落洞区国会议员黄泉安说的。

因为一年至少有6个月逗留在韩国,而有“韩国议员”谑称的黄泉安说,如果父母做错,孩子必承担,这与大耳窿没分别。

根据黄泉安的逻辑,那么,因继子里扎涉及挪用1MDB的资金而被美国司法部起诉,包括行动党在内的希盟却叫纳吉下台,难道不也一样是大耳窿作法?

是不是“祸不及家人”只有行动党领袖才可享有,其他人却是一人犯错就要诛九族?

除了“韩国议员”,槟州行动党主席曹观友也一样好笑。

他说,由于林秀琴的爸爸林吉祥不是行动党员,所以行动党不会调查林秀琴。

林吉祥虽然不是行动党党员,但如果他女儿不是州议员,特别是执政槟城的行动党议员,他有办法安排他人通过后门购买廉价屋吗?

林吉祥肯定是挞其女儿,甚至是其他行动党议员的“朵”做买卖,行动党查也不查就说,收取“咖啡钱”事件与林秀琴无关,怎令人信服?

特别林秀琴在其父收取“咖啡钱”事件一曝光时,马上誓神劈愿的说,她对其父亲为何会出现在谈判的视频里,以及做了什么完全不知情。可是她第二天接受《中国报》独家访问时却“鬼拍后尾枕”,承认之前确实有人曾告诉她,其父亲有收取“咖啡钱”,她过后有质问其父亲,但其父亲否认。

这证明,林秀琴很早就知道其父亲在外头收取“咖啡钱”,但她为何却在谈判视频传开时推说完全不知情?林秀琴有必要给人民一个交代。

还有,既然林秀琴早已知悉其父亲收取“咖啡钱”,那么去年的那个双方“吊水”谈判,是不是林秀琴在背后一手安排的?

林秀琴与其父收“咖啡钱”事件是脱离不了关系的,曹观友岂能轻描淡写的说,因为林吉祥不是行动党党员,就不查林秀琴?这对数千上万名苦等数十年以购买廉价屋的人士公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