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授廉价屋给竞选队队员 黄汉伟也是廉价屋黄牛党

让本身的竞选工作队队员插队获得廉价屋,林冠英政治秘书黄汉伟也是“廉价屋黄牛党”!

正当行动党槟州妇女组主席兼双溪槟榔区州议员林秀琴包庇父亲充当“廉价屋黄牛党”丑闻闹得风风火火之际,《槟城头条》接获一名读者投书,指林冠英的政治秘书,也是行动党亚依淡区州议员黄汉伟也曾将只供低收入者申请的廉价屋,私授给自己的大选竞选工作队队员。

这名读者透露,此事发生在黄汉伟还是担任槟州房屋委员会主席期间,根据这名读者透露,这名获黄汉伟私授廉价屋的人士外号叫阿BOY,是一名印裔人士,他是槟岛市政厅官员,也是行动党党员,更是黄汉伟的大选竞选队里的重要人物。

阿BOY原本早已分配到发林的廉价屋,但黄汉伟还是再拿廉价屋来奖赏他,特地绕过槟州房屋遴选委员会,直接安排阿BOY再取得威南BATU KAWAN的廉价排屋。

20160905b1不过,阿BOY因为工作上的方便,婉拒威南BATU KAWAN的廉价排屋。

其实,《槟城头条》之前已报道,行动党国州议员在他们选区的房屋发展计划中享有数个房屋单位的配额,一些行动党议员是将这些房屋单位分配给自己的支持者,一些则交给自己的父母兄弟、姨妈姑姐,或特别助理,以将这些屋子转手卖出去,比如林秀琴就是交给自己的老爸林吉祥做买卖。

所以,黄汉伟安排自己的竞选队队员获得廉价屋,是一点也不值得惊奇的事。

而可耻的是,随着爆发林吉祥贪污,收取“咖啡钱”事件后,行动党因担心其他也曾付了“咖啡钱”却拿不到屋子的受害人,一一跑出来指证行动党议员们的父母兄弟、姨妈姑姐,或特别助理是“林吉祥2.0”,所以通过槟州房屋委员会主席佳日星,恐吓这些曾付“咖啡钱”的人,如果查出他们曾付“咖啡钱”,将会把他们列入黑名单,终身不能再申请可负担房屋!

是终身不能申请可负担房屋啊!

试问曾付“咖啡钱”给行动党议员父母兄弟、姨妈姑姐,或特别助理,却拿不到屋子的人,谁还敢造次,再叫爱国党青年团团长刘耀辉充当调解人,与对方谈判?

如此一来,行动党领袖,包括他们的父母兄弟、姨妈姑姐个个都是不吃钱,人人都是圣洁,头顶上有光环的,只有林吉祥一人是老鼠屎。

而当林吉祥被治罪后,槟城又再天下无贼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