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林冠英咬人又没HOOD 商会小组由鹰犬变鹌鹑

对反对将社尾万山原址发展成为交通枢纽的非政府组织叫嚣,槟商会产业发展、建筑及管理小组够“折坠”,甘沦为林冠英的鹰犬!

林冠英的太座周玉清差一点就是其中一员的槟州中华总商会产业发展、建筑及管理小组,虽然其成员不是大老板、富二代,就是专业人士,却自甘坠落的当林冠英的鹰犬。在其中一个反对发展社尾万山原址的非政府组织领导人邱思妮出席槟州交通理事会会议时,被该理事会的一名芝麻小官三次驱赶出会议室后的第四天,被林冠英放出去,以秃鹰及猎犬之势召开记者会,对反对林冠英发展社尾万山原址的非政府组织又啄又咬。

不过,这个由林冠英金主陈国平指挥,叫他们站就站、叫他们蹲就蹲的小组,在反击非政府组织时却拿不出新的论点,只能像鹦鹉学舌般,把乔治市世遗机构总经理洪敏芝之前的论点,重炒以交货,即社尾万山原址是在乔治市世遗核心区与缓冲区范围外,所以发展成为交通枢纽不会影响乔治市的世遗地位。

好笑的是,他们明明是以林冠英鹰犬的姿态召开记者会,可是当被记者要求清楚表明,究竟是支持或反对社尾旧址发展时却马上变成鹌鹑,弱弱的说:“发展是地方政府权限,不由得商会来说。”

更好笑的是,这个明明是鹰犬,实际上却像鹌鹑的小组主席庄厥成说,既然社尾万山原址是在世遗区之外,这个地区的发展计划就应该归由槟岛市政厅管辖,槟岛市政厅拥有本身的古迹部门,他们应该能够做出自己的决定。

这就是外行人说内行话了,理科大学考古队在8月间已初步证实,社尾万山原址下方的港仔墘大水沟的前身,可能是法国霸主拿破仑于1804年发动欧洲大战时,当时的乔治市总督华盖下令,把原是一条疏通沼泽地积水的曲折水道,提升为运河水闸(Canal Lock),以作用是防护乔治市的护城河。

只要理大考古队的完整报告于11月间出炉时证实这地方真的拥有200年历史,其运河闸门也不曾在马来西亚,乃至东南亚发现过,且还和1804年的欧洲大战有渊源的话,那么对不起,庄厥成先生,这已不是槟岛市政厅这个LEVEL,甚至林冠英那个LEVEL有权做出任何决定,而是由国家文物遗产局全权决定该怎样做。

槟商会产业发展、建筑及管理小组自甘坠落,沦为林冠英的鹰犬都已够“折坠”了,没想到竟然还有人比他们更可耻。

此人就是升旗山区暨海客园庆祝大伯公千秋宝诞联欢晚宴的大会司仪。

这个大会司仪竟然无耻到当林冠英到场时高喊:“Mr.BCL”(Boh Chiak Lui,没吃钱先生)到了!并向全场喊话,指林冠英没有吃钱,多年为人民付出,较后更在上台演唱时,向林冠英多次示爱说:“我爱你!”

真是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

林冠英现在是贪污案的保外候审嫌犯,他是不是“Mr.BCL”、有没有吃钱,只有法官可裁决,不是这名恬不知羞、PLP到出脸、且肉麻当有趣的司仪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