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怕伊党不相挺 推黄泉安出去挨乱棍一见到伊斯兰党发烂渣就马上脚软并“闪屎”,林冠英明知黄泉安被“屈”,还是公开痛骂黄泉安,并推黄泉安出去给伊党“爆菊花”。

当哈伦丁在美国治疗心脏病手术失败而逝世后,林冠英的前幕僚长黄泉安在其TWITTER上转载一名网友SIDEK KAMISO揶揄哈伦丁的推文,嘲讽哈伦丁“生前贩卖符水治病,但却在美国三蕃市医院病逝“”,黄泉安还加一句:“再见哈伦丁,愿世间和平”,结果引起轩然大波,特别是伊党青年团更到警局报案,针对“再见哈伦丁,愿世间和平”这句话,要求警方调查黄泉安。

而在报章的面子书上看到伊青团报案的新闻后,林冠英的信徒们纷纷在留言怒骂伊青团,包括:“再见什么时候变成侮辱?”、“神经病啊,愿世间和平这句话有什么问题?哀悼人去世时,英文是这样写的啦”、“请问是他们的英文有问题吗?”,“我今天才知道在伊党里是不能说再见的,这样也犯法?”

好笑的是,虽然林冠英的信徒们个个都对伊青团报警破口大骂,偏偏林冠英却漏夜发文告,认同伊青团对黄泉安的指责,认为黄泉安不敏感,伤害了哈伦丁家属的感受,并与黄泉安划清界限,指黄泉安的言论不代表行动党立场。

当自己的将领受到背叛自己的前盟友围剿时,非但没有站出来相挺,反而还刺自己的将领一刀,然后把他推出去给敌人乱棍痛打,林冠英果然真是好领袖!

连自己的信徒们都不认为黄泉安的这句话:“再见哈伦丁,愿世间和平”有什么问题,为何林冠英却认为黄泉安做错、该死呢?

更何况黄泉安在面对围剿时已清楚说明,虽然他确实不喜欢哈伦丁,但他并没有侮辱哈伦丁,他只是向哈伦丁道别,因为哈伦丁曾是民联一份子。

非常明显的,是伊青团刻意放大并渲染黄泉安的推文,从而达到政治目的,奇怪的是,林冠英的信徒们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反而林冠英却看不清楚。

其实,林冠英怎会看不清,怎不知道伊党故意政治化此课题?林冠英是不敢得罪马来人,所以他就叫黄泉安委屈,硬生生逼黄泉安呑下这只死猫。

而如果说黄泉安对有政治分岐者出言不逊,那么请问,伊党在与行动党断绝关系后,又何尝对行动党有好言过?

伊党主席哈迪阿旺之前不是把行动党的反对声形容为“狼嚎狗吠”,以及说“宁放牧巫统的牛,不放牧行动党的猪”吗?

被伊党这样公开打脸,又叫狗又叫猪的,又不见林冠英漏夜发文告反击,反而明明知道黄泉安只是向哈伦丁道别,却被伊党扭曲,林冠英还是认定黄泉安做错该死,漏夜发文告谴责并与他划清界限,让黄泉安孤立面对责难,这种秘书长,岂不叫行动党党员及支持者心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