骇手机传逼宫短讯 林家犬陷害忠良

因又重提首长两届制,郑雨周再次冲犯“神”,结果手机被骇,遭人冒名广发“曹观友比林冠英更干净、更适合担任首长”的短讯给行动党基层党员,差点变行动党公敌!

早已被林冠英视为眼中钉的郑雨周,最近因马哈迪那个留“困”字型胡子的宝贝儿子慕克里兹,指一旦土著团结党夺下执政权后将实施首相两届制,而被报界要求回应时,又再重提起首长也应该与首相只一样最多只能做两届,且还叫林冠英当个“先知者”,而不是“后知后觉”,像慕克里兹般下台后才谈两届制。

郑雨周之前一直叫林冠英做两届就好下台,林冠英都已发火的通过他的金主陈国平教训他,借“秃头山”事件起诉郑雨周,要郑雨周闭嘴了,没想到郑雨周还是“死牛一片颈”,又咬住林冠英不放,一有机会就重提首长两届制,怎不惹毛最近被贪污案搞到食不甘味,寝不安席的林冠英?结果当然是“吹鸡”,Call齐人做嘢啦!

那么,是林冠英的那一条“靓”接下这道号令,骇郑雨周的手机呢?

老火箭这样告诉《槟城头条》:你只要细读郑雨周在他面子书上的留言,就可找到蛛丝马迹。

郑雨周在其面子书上是这么写的:

“朋友,要陷害他人,毁谤他人的科技太多了。您是熟人”,“朋友,提醒您一点,您于今早十时许所发出sms的名单中,有许多是非常基层的党员及人士,他们的电话不在我手机内,也有不认识的。我劝您收手吧!”

请问,谁可拿到行动党非常基层的党员手机号码?

郑雨周之前曾出任槟行动党组织秘书,跟各支部领袖都有联系,可是却也没有这些非常基层的党员手机号码。那么谁比组织秘书更容易拿到非常基层党员的手机号码呢?

答案已呼之欲出啦!当然是槟行动党内务总管,即州秘书也。

槟行动党现任州秘书是林冠英的妹妹林慧英,但骇入他人手机以陷害人这种有损阴德之举,林冠英应该不会叫自己的妹妹去干,所以看来看去,行动党槟州前秘书,林冠英的名种狗黄伟益是不二人选。

虽然曹观友是槟行动党主席,但行动党总部现在已全由林家军操控,现任州秘书是“林郡主”林慧英,前任州秘书“林家犬”黄伟益虽已降级为宣传秘书,但仍继续负起看门重任,而组织秘书更是林冠英政治秘书黄汉伟,除外现在还多了一个林老太爷的前助理林芮光在槟总部呼上呼下,黄伟益要取得行动党非常基层党员的手机号码,根本就像吃生菜般容易。

结果,郑雨周这才再叫林冠英做两年就好下台,三天后其手机就被骇,写著“CKY(曹观友)更适合担任首長!我們全力支持CKY治理槟州!槟政(政府)需清洁的领导人”的短讯,就在行动党基层党员圈子里满天飞。

此一石二鸟之招极恶毒,一来可陷害郑雨周,让基层党员们误以为郑雨周是趁林冠英病,攞林冠英的命,在林冠英面对贪污罪时,号召党员打落水狗,一起造反,以拥护曹观友篡位。二来可陷曹观友于不义,让基层党员误以为曹观友急不及待的要取代林冠英,林冠英贪污案都还没有过堂,曹观友就急着推倒林冠英以坐上槟首长宝座。

在林芮光故意安排下,行动党基层党员之前就已看到曹观友当林冠英“冇到”,高姿态的以“准首长”架式走遍林秀琴的双溪槟榔州选区展开“聆听之旅”了,现在还通过郑雨周号召基层党员一起向林冠英逼宫,曹观友的野心未免太可怕了吧!这种趁火打劫的人如果让他坐上首长宝座还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