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佛邮展请许子根惹祸 慧音社犯天条遭”神谴“

办“邮游佛国”邮票展时请许子根开幕“犯到神”而受“神谴”,慧音社敬老慈幼慈善晚宴会场交通指示牌非但被拆除,更被折成两截!

《槟城头条》获悉,慧音社办敬老慈幼慈善晚会前,在会场附近放置的交通指示牌被槟岛市政厅执法员拆下,更腰斩两段,即使付50令吉赎金拿回也不能再用,是因为慧音社上个月“冲煞”到“林神”林冠英,结果林冠英就指示在全国大选时因天天用电单车载他到处拜票有功,结果受委为市议员的黄顺祥“做嘢”。

据了解,在槟城各佛教团体中,除了极乐寺,林冠英最看重的就是慧音社,这是因为,慧音社在308之前与民政党前总秘书谢宽泰关系极密切,谢宽泰当年宁可背负“缺席王”的恶名,不出席民政党的会议,也要参加慧音社的活动。
而林冠英自308后非但年年都出席慧音社的敬老慈幼慈善晚会,甚至连慧音社办献血运动,他也照样出席,并且年年都拨款给慧音社。当年慧音社建新大厦时,林冠英也拨款资助。

林冠英对慧音社这样豪爽,当然是因为有“征服感”–槟民政党当年四大天王之一的基地,给他攻陷占领了嘛!
由于林冠英这8年来,每当慧音社办活动时,他总是人到钱也到钱,给足慧音社理事们脸,所以慧音社理事们也识做,8年来从不敢邀请许子根出席该社的任何活动,包括新大厦在2008年动土时,以及2010年落成开幕时。
可是,慧音社在今年5月15日办“邮游佛国”邮票展时,却不知为何突然不识DO起来,竟然请许子根开幕,结果触怒“天威”。

据了解,由于“肚懒”慧音社这么不识DO,林冠英在慧音社办敬老慈幼慈善晚会当晚,赌气的跑到雪州大港的双溪勒曼回教堂,宁可与当地马来人一起坐在地上手抓饭开斋,也不愿与来自槟威36个慈善团体逾千孤寡老弱坐在一起享用晚餐。

以林冠英的性格,他不会只是赌气的不出席敬老慈幼慈善晚会就这么罢休,他当然会给慧音社理事们一点颜色看,让不识DO的他们知道“冲煞”到“神”的后果是很严重的。

结果,在全国大选时因天天用电单车载他到处拜票有功,结果受委为市议员的黄顺祥就领旨“做嘢”,给慧音社的交通指示牌来个先拆除、后“腰斩”。

另外,在慧音社的交通指示牌被拆除并被拆毁成两截事件上,也让人见识行动党少壮派的不近人情与”LCLY”。

没经过行动党308之前苦况洗礼的行动党少壮派,如王耶宗与王宇航,当被记者问及市政厅执法员拆除慧音社的交通指示牌事件时,马上就摆出官僚的嘴脸,指一切错在慧音社,因为没向市政厅申请准证,执法人员只是依法行事。

依法行事?棺材佬在丧府附近的路口钉“XX府治丧处”交通指示牌时,有先向市政厅申请准证吗?又不见执法人员拆除然后给指示牌一刀两段吗?

反而行动党老将如罗兴强与彭文宝就圆滑一点。

罗兴强非但在慧音社的敬老慈幼慈善晚会上当场向慧音社理事们道歉,然后诉苦指市政厅的“小拿破仑”难搞,还当场宣布拨一万令吉给慧音社当赔罪。

彭文宝呢,则在第二天发发短讯给慧音社负责人,以表歉意,并说:“若说此事谁错,就怪我吧,我愿意负起责任,因为我是掌管爱心社会事务的行政议员。”

虽然彭文宝假得令人作呕,但至少比口口声声LAW BY LAW,但当自己的主子没依法行事,如违例泊车时却不敢LAW BY LAW的行动党少壮派,没那么令人看了就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