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财工具得罪不得 王耶宗撑执法员到底

很多人都不明白,不但罗兴强当场道歉,并拨款一万令吉当补偿,而最会PLP林冠英的彭文宝也跳出来声援慧音社,甚至连林冠英最凶恶的“名种狗”黄伟益也突然头顶冒现光圈,指责岛市政厅的执法员拆毁慧音社的敬老慈幼晚宴交通指示牌,是不合情合理、判断失准的不好示范,为何偏偏只有王耶宗一人仍硬撑执法员,认为他们完全没做错?

王耶宗非但在事发当晚受报界访问时就表明执MBPP执法员是公事公办,没有做错,在第二天再接受记者访问时,还是坚持MBPP执法员没有做错,硬撑执法员到底,措词强硬的指千错万错全是慧音社的错。

究竟为什么王耶宗不愿像罗兴强、彭文宝及黄伟益般,做做戏以消一消慧音社诸公的怒气?为什么他宁可得罪慧音社上上下下,也非要力挺MBPP执法员不可呢?

根据《槟城头条》探悉,王耶宗这样做主要是因为,他还要靠MBPP执法组人员“揾食”!

《槟城头条》之前已揭露,王耶宗与槟城三几家新的广告牌公司有“瓜葛”,那些不是由他的朋党广告牌公司承包的广告牌及布条,他都会通过他的“傍友”,即槟岛市政厅建筑部主任尤瑞祥,出动MBPP执法人员拆下,然后向商家介绍他那几家“懂得规矩”的广告牌公司,以改用后者们重新安装广告牌与重挂布条。

在王耶宗和尤瑞祥联手支配MBPP执法人员下,目前槟城80%的路边广告牌及布条都已落在他朋党的广告牌公司手中。

非但如此,王耶宗更已与MBPP的执法人员讲掂数,由他朋党广告牌公司张挂的广告牌及布条都会做记号,MBPP执法人员一看到这些记号都会识做,即使广告牌及布条的准证已逾期,也不会动手拆除。

既然与MBPP执法人员有这些勾当,王耶宗那里敢像罗兴强、彭文宝及黄伟益般站出来骂MBPP执法员?

他当然必须力挺MBPP执法人员到底,以免这些如狼似虎的执法人员翻脸不认人,对他朋党广告牌公司张挂的广告牌及布条也来个依法办事LAW BY LAW,像处理慧音社的交通指示牌那样,先拆除后一刀两段,那岂不是断了王耶宗的财路?

其实,王耶宗利用MBPP执法组人员找食,在槟城广告界已是众所皆知的事。

之前“布条王”的东主曾文宗在揭露他当年因不愿给予行动党某领袖印制竞选布条30%回扣,而一直被针对抹黑后,王耶宗就马上对“布条王”赶尽杀绝,非但滥权的把“布条王”列入市政厅的黑名单,更宣判禁止“布条王”所有张挂布条的申请。

王耶宗非但是广告界的公敌,更令人不齿的是,已有妻有室的他竟然还与一名目前已离职的“百年老报”女记者搞暧昧。去年不是闹出冲冠一怒为红颜,闯“百年老报”、拍总经理桌子的闹剧吗?

就因为王耶宗“上面”“下面”都“偷吃”,所以虽然他在308大选后已崛起成为行动党的“新人王”,并明明已是双溪槟榔州选区的“准候选人”,但最后还是因为恶迹斑斑而被刷下,结果只好回到槟岛市政厅,继续与尤瑞祥拍档,指挥MBPP执法人员拆招牌拆布条捞钱揾食,然后有空就溜到武吉占姆乡村俱乐部挥杆打18个洞为乐。

Tags: